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暮与遥夜【短,完】

-现paro,交往中异地恋的纯情鲶骨设定,星诘日光时间线后,开放式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请慎

-个人还挺喜欢前篇的,发现就这对鲶骨一直没见面于是拎出来见一下,6.28鲶骨日快乐

 

期末临近诸事有恙,师生皆不例外。

讲厅的空调一夜没关,踏进去就是一阵让人用力扯下围巾绒帽的热。讲厅挤满了赶在最后一节课恶补考试重点的学生,教授划着期末必考的文学典籍范围,而不知谁偷偷摸摸窝在教室后面吞云吐雾,向前飘飞的火星蹭过骨喰耳廓,又翻转着灭在覆满白霜的玻璃窗上。

骨喰皱着眉头吸了两口空调风顺过来的烟灰,伸出手去推开了窗。

窗外正好是文学院那棵夏栎。枝桠上停着只松鸦,被开窗的动作惊了一惊,嘎嘎喊了两声跌飞下树。

白发的少年在茨维塔耶娃的名字上画了只鸟,呵出一口热气。

这个期末之后,学校或许就要发送就任邀请过来了。

和鲶尾分隔两地了半年多,本以为这次期末之后的长假能够在日本见面,但黑发的少年似乎早早结束了实习并定下了出行的准备,为此还颇为认真地给骨喰发了一段极长的信息。

【[语音]抱歉抱歉,见面时我会好好弥补的,骨喰就安心好好考试吧。】

【[语音]别因为太想念我而不好好复习哦?】

社交软件传来的语音一如既往充满朝气,甚至还配了一个kiss的表情。

白发的少年想了很久,只敲下了简短的文字。

【旅行愉快,鲶尾。】

复习课在傍晚告终,文学院的优等生被身后同学打断神游——叼着一截烟尾,全然陌生的烟灰制造者,开口时热气与雾气都含糊不清地飘散在空中。

[那个谁, S,Skeleton?]

[Honebami Awa……]

[Ho……哎Skeleton,有人找——我刚刚看到人发的。]

传话者吐出第二口烟圈,给了教授的宠儿一个期末互帮互助的暗示后便离开了。

骨喰后退半步避开烟灰,有些茫然。

他想不出自己在这里有什么熟人。现在时间到了傍晚,云层也沉默地涌上灰色,像是层层叠叠的潮水,挟带入窗的风过湿冷。明天开始是约等于假期的复习周,而在这样的天气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约他——在明知他独来独往的情况下。

白发的少年将围巾重新围回脖子上,戴上绒帽时点开手机接收到讯息。

【[语音]呜哇这里路到底怎么走啊。】

【[语音]我捡到了那只头上有蓝毛的鸟![图片]】

骨喰下意识地望向窗外的那棵夏栎。

手机又一次震动。

【[语音]别学习啦骨喰……我都快冻死了。】

 

骨喰正拿着杯热可可去往文学院树下。经过图书馆楼下时因那文学院宠儿的面孔备受瞩目,有些人就对着厚重围巾绒帽间露出的半张脸喊Dr. Skeleton!学霸期末帮帮忙!,而人际广通些的则看出点苗头,懒懒散散点开手机看文学院社交页面上的寻人启事。

【转发这条寻找文学院第一名Skeleton的启事,期末稳过!】

【评论这条寻找文学院第一名Skeleton的启事,不会感冒!】

【点赞这条寻找文学院第一名Skeleton的启事,恋爱顺利!】

底下转发不少,评论其次,最后是点赞。

【转发:看到了看到了,就是树下那位黑发的先生在找Skeleton?[图片]】

【转发:也是日本人?不过他真是不走运……我们“文学院未来的教授”上课不玩手机看不到消息。更何况今天的是复习课,哪怕是我都不会玩手机的。】

【转发:刚刚告知了那位先生学霸在公共讲厅!让我们祝他好运!让我们期末稳过!】

【评论:我已经看到翘毛先生在文学院绕了两圈半了,可怜的家伙,他似乎找不到路。】

原本还觉得恋爱应该和学霸没什么关系,但看寻人启事主人公刚刚过去的样子,联系一下在文学院树下的那位先生——大概就能猜到了。

希望Skeleton期末考时能伸出援手……

传话者丢掉烟蒂,将拇指移动到心形位置,迟疑片刻而后按下。

那位骨头先生看起来还真像是首缱绻又温柔的抒情诗。

 

南半球的恋人与文学院的落日同时到来。

高大稀疏的夏栎树下鲶尾正半跪在地上向松鸦投喂坚果,几乎整个人都缩在厚重外套里,远远看去就像是座黑色的小山上长出了根颜色更深一些的草来。

南半球这时该是夏天,鲶尾原本就耐不住寒冷,而这件外套一看就是下飞机后随便买来御寒的旅行冬衣。他将领口全部扣紧,只露半张脸在外面,鼻尖冻得泛红。

浅色发的少年停在他面前。

鲶尾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带着笑。

[是Dr.Skeleton吗?我来旅行啰,这里真冷。]

[……]

[诶?你不喜欢这个叫法吗,我刚刚问人都是这么叫你的……]

[因为很想骨喰,于是就决定给你个惊喜了……那个……骨喰?]

白发的少年不说话,只将围巾解开,连带绒帽一起一股脑往鲶尾头上丢。险些连热可可也要一并丢到他头上。

回答他的是个突如其来的拥抱。

熟悉的手臂搭在腰侧,下巴抵着肩膀,在一片寒冷的空气中能闻到热可可与坚果香气。

落日黯淡下去,文学院也伴随着自然界彻底沉默下来。在冬日湿冷的空气之下,橙黄色路灯慢慢地亮起。地上那只头上有蓝毛的松鸦还在蹦跳着啄食残余坚果,扑棱过身边时歪着头看了看骨喰,然后又径自飞回上树梢。

在拥抱结束时,突然罩住人的冷风让鼻尖有一股想打喷嚏般发酸的感觉。而恋人却维持着刚刚的近距离,面对面围巾蹭到了骨喰的衣领。

浅色发的少年向四周看了一眼,轻轻低下头去。

砂糖融化。湖面破冰。

[……旅行愉快,鲶尾。]

 

骨喰所住的单人公寓在文学院旁,探出头就能看到文学院全貌,左侧的圆拱型校门,中间的图书馆,以及右侧的教学讲厅。黑发的少年换上厚毛衣,趴在露台边缘只露出半张脸,一下一下自围巾缝隙间向空气里呵出热气,额发被冷风吹得颤抖不成形状。

手臂处传来毛衣摩擦的声音,侧过头时浅色发的少年穿着同样的厚毛衣也趴在了露台边,绒帽歪歪扭扭地挂在脑袋上,似乎风一吹就会掉下来。

此时已夜阑人静,露台上灯光明亮。公寓楼下只亮了一盏。

[文学院的老头子们给你发就任邀请了吗?]

沉默间鲶尾问出了那个避不开的问题。

[还没有。可能会在期末之后。]

[……那准备留下来吗?是个好机会喔。]

仿佛完全不在意的语气。

[……鲶尾会回日本?]

黑发的少年直视自己的眼睛,点了点头。

骨喰于是想起中学时代第一次见到鲶尾的时候,也正是鲶尾告白那一天。

隔壁班黑发的少年把自己堵在图书室门口,虽然满脸通红但还是在来来往往的师生瞩目中流畅地告白了,猝不及防又理直气壮。

他自鲶尾的眼中看到矿紫色绸缪馥郁的花,坦率的勇敢的。

而这一刻的鲶尾,也是当时那样的模样。

鲶尾与……文学院吗。

骨喰走回屋内,出来时带了本书。

鲶尾看了看他手上那本诗集的封面,茨维塔耶娃。

黑发的少年半是无奈半是撒娇地笑起来,[等等,我都过来啦,骨喰你该不会在这种时候也要坚持复习吧……]

[不。]

在黑发少年有些茫然的神色中,白发的少年摇头翻开了某一页。

[……你想听吗?]

文学院的夜景星月无声。

鲶尾松了一松围巾,将上身全部瘫软在露台边缘。与在社交软件听到的感觉截然不同,骨喰清澈的嗓音近在耳侧,他轻声念着茨维塔耶娃,而黑发的少年稍稍扬起了嘴角。

两人的关系曾经被说过在高中之后就没有什么进展,那么以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尽管有些事情还无法决定,但也总有些话需要传递出去。

一切都将关于爱与未来。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1]

 

END

 

*1 茨维塔耶娃的情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截取了开头两句,后面没什么关联就pass了。

28 Jun 2017
 
评论(22)
 
热度(86)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