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契合度92%【短,完】

-机战paro,驾驶员鲶&研发员骨,幼驯染开双人机甲的妄想自娱自乐开放式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萝卜片看了不少但相关描写很扯,慎

-梗来自于twi上某个对二周年祝画鲶骨的评价——世界系robot动画的主人公赞美teku亲妈

 

半个天空都在燃烧。

虚拟屏幕上红色的危险光点不断靠近又不断爆炸开,半人形半怪物的敌方机体或被轰掉半身或被一炮直击头部驾驶舱,无数钢铁碎块撕裂飞溅,带着电火花滋滋作响着翻搅轰鸣,像是刑场之上奋力挣扎的死囚。

光学视野内是一片黄昏的赭紫色,暮霭已经坠落下来,而在管辖空域内——或者说是模拟对战系统内已经找不到任何潜在的危险。黑发的少年松了口气,任凭自己往后放松在驾驶座上,稍稍扬起了嘴角。

如果是以这样的测试数据来提出申请的话,骨喰那家伙应该没办法再拒绝让他来做驾驶员了吧。

时间自上次的领空战争已经过去了十年。

十年之前的某一日,未知的敌方驾驶着高大机体从天而降,将人类引以为傲的文明多米诺骨牌一般推倒碾碎。毁灭世界的审判者一波波到来,而高楼大厦渐渐化为连绵的坟墓。

鲶尾骨喰所居的城市也未能幸免。

幼小的孩童在硝烟尸首间与亲人走散,只有身边的骨喰在颤抖着拉紧自己的手,指甲用力掐进鲶尾掌心。他们跟随慌乱的人群躲进防空洞里度过了一个充斥着对未来恐惧的夜晚,而在基地救援到来时,孩童们见到了光辉的希望,立下了要守护彼此守护世界的理想。

眼下刚刚完成的测试就是新型号的模拟实战。

骨喰新设计的机体是台双人机甲,除却格斗的灵活性与炮击的精准度此类普通数值要求之外,也要求至少一方驾驶员要有预判敌方状态和收集实时数据的头脑,并及时与主攻驾驶员进行交流——也就是双人驾驶员与机体本身相关的精神共感领域。

基地高层对新机体的实战表现抱以厚望,而到底哪两位将成为新拍档也成了一个话题。

[诶……骨喰设计的机甲……]

[那当然应该由我和骨喰来开啊。]

那时黑发的少年在一片讨论声里理直气壮地这么喊了,而那时骨喰正好走进会议室。白发的少年在青梅竹马格外自信的笑容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给出了拒绝的答复。

黑发的少年摊开掌心,骨喰那时所掐下的伤太深,过了那么多年竟然也依稀可见。

以自己的数据条件,应该是双人机甲的首选驾驶员才对。

[骨喰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嘛,]鲶尾轻声埋怨道,[为什么不让我开。]

[……明明很喜欢我的,还约定了要一直在一起的。]

[我是很喜欢鲶尾。]

驾驶舱的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他打小的好友正坐在面前的另一个驾驶座上轻轻点头。骨喰没穿平时做研发时的那身衣服,而是换了和鲶尾一样的驾驶服,贴身的衣物将少年的身材紧紧包裹起来,本就偏瘦的身材此时显得更加纤细利落,从肩膀到腰线的轮廓清晰可见。

鲶尾稍稍移开了视线。

……骨喰穿驾驶服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

[我是很喜欢鲶尾,也约定过要一直在一起。]

白发的少年在这时打断了他的内心感慨,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黑发的少年微微愣住,随即眼睛亮了一亮。[骨喰的意思是我通过测……诶……?]

驾驶舱内的空气突然凝固。

对面骨喰拉起了自己的手,低头去看了看当年留下的那道伤口,然后将嘴唇贴上了鲶尾掌心。黑发的少年心跳断了一拍,呆愣地任凭着对方小动物一般轻吻过那处伤。

在灭了灯光的驾驶舱内气氛旖旎又古怪,怎么想都知道正常的精神共感测试不该是这样的。眼前漂亮得过分的少年让人莫名感到口干舌燥,这也不是他之前会对骨喰有的感觉。

鲶尾下意识地喊了停,[等,等一下骨喰!精神共感不是这样的东西吧……?]

[……是情感放大。]

白发的少年平静地开口道,伸手就拉开了身上的驾驶服拉链。

 

月亮低低地悬挂在云间,深色的帷幔缓慢地铺陈住了大半天空,依稀间能看见几颗寥寥落落的星星,看来这大约会是个平静的夜晚。

模拟测试室内骨喰关掉精神共感装置,望着报告结果叹了口气,动手改掉了某些过分突出的数字。

这样看起来鲶尾的数据虽然优秀,但也仅限于普通机甲操作了。

而那样胡来的精神共感……结果是92%的契合度。

92%这个数字在已知的数据里高出了第二一大截,只怕接下来也不会再有这么高的数值。如果将这份报告如实上交给基地高层的话,毫无疑问他们就将被指派下新任务。敌方是一类极其高速又强劲的机体,侦查小队不久之前被派去试探敌情,结果无一归来。

眼下基地又派遣了几位经验丰富的前辈再次作战,也不知是否能够抵挡。

倘若……那么高层就会把希望寄托于这架双人机甲上了吧。

研发员不一定会被送去战场,但驾驶员肯定会。

尽管在一开始的会议上就公开否决了鲶尾来驾驶双人机甲的要求,但基地高层的规矩却没那么容易破坏。凡是实战人员全部被要求配合新型号进行数值测试,一时间整个研发组都被凭空多出的预约工作忙得团团转,原先设想的驾驶员名单也统统作废。

数据等于一切,全看哪两位的契合度最高。

那时白发的少年刚刚处理完第二小组的交叉测试准备换班,却偏偏被前辈又塞来一份申请。在骨喰不解的眼神里前辈指了指申请人,一看,可不就是某位理直气壮还理所当然地要做新机甲驾驶员的黑发少年。

[我看是那位鲶尾君,就想着让你来和他做吧?]前辈促狭地笑,[你们不是一起长大的吗?他好像对你的机甲势在必得。]

[……我明白了。]

机甲的设计参考了他们两个人的数据,而鲶尾的实战测试比预判中还要适合这台机甲。

白发的少年将测试调到精神共感。理论上这一技术能放大人的内心,有助于心理方面的研究,而用在实战上时则期望他能够使两个人精神互通,从而在某个程度上达成异体一心的状态。

在昏暗的驾驶舱内,他打小的好友正坐在面前另一个驾驶座上,穿着他惯常的那件驾驶服,从肩膀到腰线的轮廓都很漂亮。

黑发的少年摊开掌心看着自己的伤,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句撒娇。

[骨喰明明很喜欢我的,也约定过要一直在一起。]

原来如此……是情感放大。

骨喰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我是很喜欢鲶尾,也约定过要一直在一起。]

驾驶舱内的空气突然凝固。猛然间好友拉起了他的手,一片阴影随即覆上他的面庞。白发的少年茫然间被堵住嘴唇,感觉到身上驾驶服的拉链不知何时已经拉开了。

 

这并不是骨喰第一次参加葬礼。

在充斥着各类仪器与机体的基地之中,人们神色肃穆地向死去的战友们献上哀悼。全息影像之中前辈的肖像依然柔和地微笑着,而下方则简洁地写道,他们死于最新一次的实战,敌人又一次在科技上占据了优势。

白发的少年看着那一条生平简介沉默不语。

身边鲶尾放下一朵纸折的白玫瑰,悄悄拉了拉他的手。他握惯了操纵杆的那只手掌心还有当初留下的伤,仿佛在提醒着骨喰十年前的那一次灾难。

许久之后,全息影像旁多了一朵白玫瑰。

[骨喰对我撒谎了,是吗?]

关于谎言的谈话避无可避,黑发的少年即便是在质问时语气也温柔极了。

[那时候骨喰陪我做了精神共感测试,但是骨喰说以我们的契合度开不了双人机甲……但实际上骨喰在担心目前的性能不足以应对敌方机体,于是篡改了我的数据吧。]

[……看出来报告是假的了吗。]

[不,我看不出来啦。]黑发的少年摇了摇头,[但是我知道的,我和骨喰的默契不可能只有这样而已。]

[……报上去的话,鲶尾就会被指派下去了。]

[毕竟是我和骨喰嘛。如果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的话,大概没什么做不到的。]

[只不过,现在真的要和骨喰告别了。]

白发的少年猛然抬起头来,糟糕的预感在一瞬间成真。

基地为了守护残存的世界一直在努力研发着新技术,从改进炮击的精准和范围到为实战提供更多的格斗训练,哪怕是看起来最轻松的数据通讯情报工作也没多少喘息的机会。敌人的资料实在太少,但偏偏张牙舞爪着,想要伸手去推倒更多的多米诺骨牌。

那时少年们正面临选择基地部门的选择,白发的少年原本也准备成为驾驶员,但在看了一眼身边的青梅竹马后,反而写下了研发组的申请。

要一直和鲶尾在一起的约定,就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达成吧。

在实战中努力战斗的驾驶员,在设计上竭尽智慧的研发员,以及以他们两个人的数据为蓝本设计的双人机甲,一定能够成为守护彼此,守护世界的力量——

假使时间足够,骨喰还有计划中那样的机会进行机体改进的话。

然而眼下已经来不及了,敌人的技术改进比期望中更快,前辈们的牺牲又一次催化了基地内对新机体出战的要求。倒不如说,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契合度有多高已经不重要了,派出去的驾驶员是不是最适合的那两个,也已经不那么关键了。

对少年们来说,精神共感测试让未知的喜欢被放大到足够确认自己的心意。

而对现状而言,双人机甲能不能挽救现有领空,才是大家想要知道的。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还是坚持着那个想法哦,骨喰设计的机甲,那当然应该由我和骨喰来开啊。] 眼前黑发的少年状若轻松地笑起来。

[抱歉,可能不能遵守一直在一起的约定了。]

骨喰下意识地拉紧了他的手。

他篡改了数据,却还是没能避免基地高层把下一次的实战任务丢给鲶尾。

和别的驾驶员一起,双人机甲的首次实战测试。

[我要去给别人做搭档啦,骨喰。]

 

鲶尾坐进驾驶舱插上腰侧的插销,一步步打开机甲的系统。

首先是光学视野,其次是虚拟屏幕,然后是关节锁和武器库。在启动的最后,黑发的少年将手指停留在精神共感的开关上,却始终没有按下去。

出击的时间点即将到来,同行的前辈还在机体下与恋人深情交谈,而骨喰却没有来。

[完蛋了,竟然真的不来送我……]

[我说我要去给前辈做搭档,他该不会生气了吧……]

在即将出发守护世界的关键时刻,黑发的少年被机体下的闪光弹刺激地得埋怨了起来。不合时宜地想起那天精神共感的画面。

白发的少年穿着贴身的驾驶服,吻过自己掌心然后又拉下驾驶服的拉链。

那个昏暗又暧昧的驾驶舱里空气太干,非得是对方的嘴唇才能解渴。

当时鲶尾为自己看到的画面紧张了好久,险些连和骨喰正常交流都办不到。而据队里的前辈说,他在精神共感里看到的是和恋人组建家庭的画面。一直寡言少语的前辈那天难得多说了几句,脸上洋溢着对未来的向往。

鲶尾终于确认了,那原来真的是情感放大。

难怪他看到的是骨喰了。

黑发的少年结束回忆,瘫软在驾驶座上自言自语起来。

[我本来还想着要学前辈那样,和骨喰说句如果我能够回来的话,那我们就结婚吧……啊,不过我和骨喰的话,还是应该从交往开始吧?]

[好。]

熟悉的嗓音自舱门传来,他打小的好友——现在该说是喜欢的人正走到面前的驾驶座旁,没穿平时做研发时的那身而是换了驾驶服,本就偏瘦的身材此时显得更加纤细利落。

黑发的少年惊愕地看着他打开了对面的系统,最后一步是让他印象深刻的精神共感装置,

[……诶?!骨喰?!本人吗?!不对,又是……]

[嗯,是本人。]

[那为什么会在这里……前辈不来了?为什么会突然换成骨喰?]

白发的少年叹了口气,将临时上交真实数据以及调试装置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鲶尾从光学视野往下看,果然看到前辈拿着份文件,然后带着未来的妻子走远。

[我和鲶尾的契合度是92%……所以不能让鲶尾和前辈做搭档了,抱歉。]

[……因为约定了要一直在一起。]

白发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平静地开口道。

[鲶尾刚刚那句话,我听见了。]

[……诶?]黑发的少年愣了愣,下意识地重复。[就是那句如果我能回来的话,那就……交往?] 

手在这时被拉住。白发的少年低头去看了看那道伤口,然后将嘴唇贴上他掌心。鲶尾心跳漏了一拍,呆愣地任凭对方小动物一般轻吻过那处伤。

[……一起回来。都可以。]

 

END

 

还有8%的契合度留给结婚……交往以后。 

16 Jul 2017
 
评论(19)
 
热度(91)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