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可能世界论【短,完】

-转世paro转世为人没有付丧神记忆的兄弟鲶骨设定,意味不明流水账小短打,开放式结局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梦到的内容碎片化严重胡诌请慎

-旅行中敲得匆忙,给大家说声迟来的鲶骨日快乐吧~weibo@鲶尾藤四郎改二 局长生快!算是勉强赶上了7.29?

-他们要极化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明明并不是紫藤花盛放的时节。

一夜之间,旅馆的房间内却恶作剧般被铺满了紫藤花。花朵轻软饱满得仿佛是刚刚摘下的,甚至有不少还挂着深重的晨露。湿漉漉的香气盈盈缭绕,一房间的花朵几乎要将深深浅浅的紫色也浸透进身体。

鲶尾睁开眼时,见到的就是这样绮丽又怪异的画面。

黑发的少年一下丢弃了困意,自大捧大捧的紫藤花间挣扎起身,伸手就去摇醒了骨喰。

[兄弟兄弟兄弟!别睡啦快看我们房间!]

白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坐起,以恹恹欲睡的模样扫视了一圈房间,片刻后吐出了一片花瓣——大约是睡梦之中无意含进口中的。

鲶尾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甜吗?]

[很苦……别笑了,兄弟。]

[抱歉抱歉,我这就去找招待过来。]

一夜之间房间内藤色泛滥成灾,少年们几乎都快被埋没在馥郁的花海之中。

这对刚刚开始旅行的少年们来说可不算个好兆头,更勿论监控系统根本查不出这是谁的恶作剧。那招待甚至还话里话外暗示了几句,颇有些觉得少年们有意为之的意思。

交涉许久后,鲶尾嘟嘟囔囔着多支付了一笔清洁费,退掉了房间。

[紫藤花可不在这个时节开放。]

[两位客人也许不是遇到了恶作剧,而是收到了什么讯息暗示吧?……非要说的话,最近有关[藤]的事件,就是现在城中的日本刀展览了。]

招待收下钱来,露出个狐狸般的笑容。

[既然两位是来观光的,又发生了这样的事,那还请务必去看一看。]

鲶尾撇了撇嘴,在手机上给了旅馆一个差评。

可惜了骨喰的安排,改住附郭好了。

距离开学还有两月余,平常迫于学业负担的少年们解决掉作业便尽想着玩乐,于是鲶尾随口就提议说要不两个人单独去旅行。骨喰口头上还有些犹豫,但手上却完完整整规划好了行程——以大阪城为中心的自助游,从旅馆选择到每日观光,乃至鲶尾想要去吃的店都安排好了。

少年们一切从简,订下多日居住的旅馆房间后就以为万事大吉,却没料到刚来就被这紫藤花打乱了计划,还遇到了个神神叨叨的招待。

[查到展出的信息了。]

骨喰凑过来将页面转向鲶尾。宣传网站上说明了城中展出时间与观赏建议,而名单上在列的两把日本刀则是……

鲶尾不去看下面对日本刀的介绍,只问道,[那要去看吗?]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兄弟要是想去的话我就一起。]

[那我不去啦,绝对超~无聊的。]黑发的少年摇了摇头,关掉搜索页面。

[兄弟知道的,我对日本刀没什么兴趣……]

[而且,我也不喜欢历史啦。]

两人就近去逛了中心城,本以为是片大得逛不完的城郭,但也许是骨喰的攻略相当完备的关系,少年们一步步走来相当轻松,比起旅行却更像是来巡视。城郭内建筑庄严辉煌,四周林木葱茏。他们慢悠悠地绕开护城河,又从巨石樱门穿过,漫步向主体的天守阁。

在自天守阁一层层向上观赏时,恍惚也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白发的少年走过一处又一处文献与绘画展览,身边兄弟却似乎是被一屋子的紫藤花熏出了后遗症,整个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低着头玩手机,时常要呼喊两句才记得继续向前走。

[抱歉兄弟,累了吗。]

[也不是啦……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很困,而且啊,这里真的有开空调吗?]

黑发的少年吐了吐舌头。

确实如鲶尾所说,天守阁之中似乎热过头了。哪怕有第七层太高的关系在,空调也不应该完全丧失它的作用才对。除却闷热的空气之外,喉咙同样像是着火一般,干得直冒烟。

下一秒,眼前就真的冒起烟来——

不,那不是烟,而是不在这个季节开放的花。

似远似近分辨不出距离的藤色花浪。起初还是一缕缕升起,到后面就连成了一片不断蔓延靠近。它们在极近的距离自燃,花瓣蜷曲,黑灰落在鞋尖,灼热的烟尘像是个漩涡般迎面而来。

白发的少年急促地喘息,在花瓣燃烧的细小破碎声与恍然听不清的呼唤中向后退了两步。

手臂在这时被用力地抓住了。

[说什么我已经累了……兄弟才是吧!]

[兄弟是看到了什么吗?快回来!]

骨喰倏忽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倚靠在半开的窗户上,腰堪堪卡住窗沿。眼前兄弟正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臂大声斥责,旁边地上还丢着他刚刚抱在手上的宝贝手机。

[诶,兄弟有在听吗?刚刚超危险的!]

骨喰叹了口气又点点头。

[抱歉。我没事。]

眼前自燃的紫藤花在鲶尾呼喊时尽数消失不见,莫名的灼热感也瞬间被空调凉气压下。

白发的少年侧过头去看向那个窗口,下方正是之前绕过的护城河。

片刻后工作人员匆匆忙忙赶来道歉。在上上下下打量了骨喰一番后,那位安保开口解释说平时这窗都是再三检查过的,却偏偏不知为何这次没有。另外他也提出了补偿——向鲶尾骨喰可以提供周围大半景点的免费资格。

[除了刚刚那些通常活动,这几天还有限定日本刀的联合展出哦,在近期的客人中间很受欢迎,两位既然是来观光的,那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

安保人员笑得殷切诚恳。

少年们对视一眼,又一次拒绝了这个提议。

[搞不懂诶,这个展出有什么特别好的吗?又是一个建议我们去的。]鲶尾弯下腰去捡起被遗弃的手机,小心翼翼地按了两下,[我刚刚玩手机的时候也总被弹出广告。]

[也许是因为限时。]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加上诸如限时,限量的字眼,大家好像都会赶着去呢。]眼前黑发的少年露出个清爽的笑容,向骨喰伸手,[不过我不这么想,我觉得和兄弟按计划慢悠悠地玩就好啦。]

白发的少年上前走了一步,鞋尖上飘落下刚才视觉内化成黑色的紫藤花。

他迟疑了一会儿。

[兄弟刚刚有看到……没什么。]

新旅馆在大阪城附郭附近,穿过古朴厚实的大门后是一条弯弯曲曲穿过市民林的小路,而后直通向最近的夜市。两人换上店家提供的浴衣出门散步,二齿木屐踏在石子上清脆作响。

树林里夜色暗垂,月亮透过树影落下小小的光斑。路旁小店一家家亮起灯来,空气中隐隐约约还能闻到刨冰的甜味,也许就是来自鲶尾的心愿单的那一家。

[招牌红豆刨冰就好啦。]

[兄弟和我吃一份?不过要是有喜欢的口味就不用管我啦,再买一份哦。]

黑发的少年找了处长凳坐下,朝走开的兄弟遥遥喊了一声,想了想又发了一遍一模一样的信息过去——

没能成功。在按下发送的瞬间,手机又一次收到了那被提及多次的日本刀展览活动,而且像是强制性一般完全关不掉。

[是劫持吗?我对日本刀没兴趣的啊……]

[来看吧。]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红豆刨冰被递到自己手上。白发的少年换下了浴衣,穿着身从未见过的衣服,戴着不知哪儿来的手套,还佩了把刀,整个人看起来都凛然又挺拔。

那双眼眸让鲶尾想到那天房间里铺满的紫藤花。

黑发的少年眨了眨眼睛,拿勺子一下下捅刨冰,却没有放进嘴里的意思。

[……不吃会化。]

[抱歉,刚刚有点走神……我只是在想,兄弟换衣服真快啊。]

骨喰沉默片刻,重复道,[来看展览吧,[兄弟]。]

鲶尾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低头去看手上的刨冰。短暂的沉默间云彩遮住了月亮,树影下一片黑暗。片刻后,刨冰如白发的少年所说开始融化,红豆带着汁水溅落在浴衣上,消失了。

在抬头看向骨喰时,他也同样消失不见了。

浴衣膝盖处掉了什么东西——不是红豆,而是一小簇鲶尾并不想看见的紫藤花。

在并非花季的七月底,紫藤花一次次凭空出现,从旅行开始就无处不在。先是在旅馆房间内泛滥成灾,然后又在天守阁内无故自燃,以及刚刚那分辨不出是否是骨喰本人的白发少年……他也遗留下了新鲜的花朵。

那位招待说过,他们也许不是遇到了恶作剧,而是收到了什么讯息暗示。

而最近有关[藤]的事件,就是现在城中的日本刀展览了。

……他明明不喜欢日本刀也不喜欢历史的。

……兄弟也说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黑发的少年越想越烦,重新拿起手机准备逃避一会儿遇到怪异的现实。社交软件上发送页面恢复正常,在熟悉的骨头头像旁,兄弟于半分钟之前回复说,没有红豆刨冰了,兄弟觉得蓝莓或者草莓怎么样。

【我都喜欢~兄弟要不各买一份回来吧?】

讯息很快就显示了已读,鲶尾对着屏幕想了一会儿,又发过去一条。

【兄弟还记得那个日本刀展览的事情吗?都到附近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少年们将计划定在第二天早晨。这次运气不错,睁眼时房间内还是原本的模样。唯一的变故大约是鲶尾刻意面无表情地做了个吐花瓣的姿态,结果在找骨喰帮忙绑头发时惨遭拒绝。

早晨排队的人不少,不过在轮到他们时橱窗前却空空荡荡。展览馆内灯光泛冷,四方形的玻璃橱窗两边打光有些差别,展出的两柄刀便在幕布上投出双重的影子来,一边深些一边浅些。

[诶就是这把刀啊……唔,什么……藤四郎……]

是近视了吗?总觉得旁边解说的文字有些模糊。

黑发的少年眯起眼靠近橱窗试图辨认刀名,在脸几乎要贴上玻璃时,一脚踩空。

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完蛋了,要撞上玻璃了,会很痛……怎么办,要是玻璃碎了还撞坏刀的话,是不是会贵得完全赔不起……自己该不会得卖身给博物馆吧。

少年等待了许久也没感受到脑海中所想的疼痛,更没有听到玻璃破碎或是刀落地的声音。

骨喰不知跑哪儿去了还是愣住了,这时候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空气中隐隐约约有些紫藤花的香气,毫不费力地就能辨认出香气的来源——等等,怎么又是紫藤花?

鲶尾睁开眼来,发觉自己正仰卧在某个陌生的回廊,头顶就是饱满厚实的紫藤萝串,有一簇正垂在他鼻尖,乍一看像是又重复了一边那天在旅馆的绮丽景象。

伸出手去拂开风铃般的藤萝时,黑发的少年听见不远处有什么人在交谈。

[决定了!下辈子绝对要和兄弟一起过平静的生活!]

另一个人悠悠叹息了一声,[……兄弟,我们和人类不同。]

鲶尾愣了一愣。

[呜哇抱歉……]原本还轻快的语气瞬间低落了下来,[刀剑要是太过于向往普通人类的生活的话,也是违背了战斗的使命吧?而且只要刀剑本身不坏,那我们就将长久地,以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这两个身份存在下去。]

[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和兄弟一起做个普通人类。]

在回廊的尽头,穿着军服的两位少年正面对面交谈着。在脑后束起黑发的少年躺在同伴腿上,而那位白发的少年抬起手来,轻轻抚摸过他的额发。

鲶尾停下脚步。

他绝不可能认错这两个人。

白发的少年在这时开口了,[我也希望这个愿望能够实现。]

伴随着这一句话,整个回廊上方的紫藤花纷纷落下,千千万万的花瓣覆盖住少年身躯又贴上脸颊,化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覆盖住了鲶尾。花浪伴随着冲击而来,脑海中从未见过的画面走马灯般不断闪现,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下去。

许久之后,黑发的少年睁开眼来,发觉自己依然站在那展览橱窗面前,正对着那柄看不清名字的刀。他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拽了拽同样面对橱窗怔住的骨喰。

[兄弟……?别发呆啦。]

[……抱歉,好像睡着了。]

[诶?兄弟也是?我以为我已经够不喜欢日本刀的啦?原来兄弟也没兴趣啊。]鲶尾往外走去,随手又拿起手机来,[那我们就继续走吧,按计划我们该去神社啦。]

少年们说笑着离开。

而在他们背后,刀铮铮响了两声。

在旅馆柔软的床铺上有对兄弟正在安睡。

而房间却在一层层被铺上紫藤花。轻软饱满的花朵仿佛是当季新摘的,不少还带着晨露。它们被洒落在地毯上,被单上,轻薄睡衣,少年脸颊,将房间每个角落都覆盖上深深浅浅的紫色。

[来看[我]吧。]

[兄弟]也是,[我]也是。]

少年形态的付丧神们又捧起大把的花来,花瓣如雪般飘落。

END

TIPS——
如警示所说是个碎片化又意味不明的梦,大概是这个意思:
鲶骨失去记忆转世为人,出门旅行不断遇到怪事,怪事都指向本体并迫使他们去想起前世。
至于付丧神鲶骨为什么要找人类鲶骨……大概是遇到麻烦了吧,总觉得要是梦完的话会是刀子。
不过我一个朋友的理解是,付丧神鲶骨看现在的人类鲶骨发展太慢,忍不住出手打助攻了(˚▽˚)

29 Jul 2017
 
评论(27)
 
热度(81)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