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寂辛抱→【短,未完】

-学paro,班长鲶&代理班导骨,看开头就知道是个先甜后咸开放式BE


-和大家一起脑洞时还是个挺刺激的故事,结果敲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走向了……有很多想写的场景于是会再写两次续吧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可能会变成爽文请慎



骨喰调职的前一天鲶尾约他在天台见。


黑发的少年侧坐在栏杆上,松松垮垮地穿着本校制服,敞开领口松了领带,一下一下地晃着腿。他深色的西装外套让风吹得呼呼作响,雪白衬衫下那副身躯也被画出腰身来,纤瘦得像是发育不良。


校内知名的优等生叼住灰黑色细长烟身。伴随着拇指不断拨动打火机的节奏,飘飘忽忽的烟雾旋转着升起。


他缓慢开口。


[老师听说过我们学校以前的事情吗?]


[好多年前,有个带高三的班导师和他的学生陷入了恋情。老师对学生从欣赏变为爱慕,而学生也渐渐对老师产生了感情。]


[……那是不行的。]


[嗯,所以事情很快就被发现啦。]鲶尾回过头来,脸上带着骨喰熟悉的笑容,那个仅仅停留在唇角而不抵达眼底的笑容。


[起初这事还是限于极少数人知道,大家议论纷纷,不是在担忧那个学生的未来,就是在批判那位老师,毕竟是师生恋嘛,不被允许的感情。后来不知怎么消息扩散,几乎校内都知道了,那两人就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当然咯,学校也被质疑教育不当。]


[但那两个人还是坚持着,真奇怪啊。]


[后来才知道,双方家庭一直都知道这件事。]


[那两个人的恋情本就已经得到了家人的认可,如果瞒下的话,他们只差在毕业后……]


楼顶的风大了起来,吹得天台门咣当作响,鲶尾手心打火机的焰几乎快被吹灭。


他唇间灰黑色烟身已经燃烧了小半截。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鲶尾。]


[我以前听到这个也都是当做趣闻来看待的,直到老师来了,我才觉得这个故事很真实。]


黑发的少年猛然间被烟呛了一口,骨喰叹了口气去顺他脊背,却反被握住手。


……他是吹了多久的风,手才这么凉。


[鲶……]


[我可以吗,老师。]黑发的少年紧紧握住那只手,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像那个故事里一样,如果我哥能接受的话,不,如果是我哥的话,他一定可以……]


[能等我毕业吗?]


鲶尾固执地逼问。


白发的青年叹了口气,用力握紧他的手。


就在这样沉默得仿佛静止的时间里,鲶尾先松开了手,在栏杆上转身将双腿放回了地面。黑发的少年爽朗地笑出声来,眉眼弯弯。


[安啦老师,我不会告诉他的……对了,刚刚的故事还没说完。]


[故事的最后,他们就选择了那里。]


黑发的少年指向教学楼对面的圆顶体育场。露天游泳池泛着青蓝色的水光,即便在那么远的距离看来,也漂亮得像在吸引人跳下去。


[……别学他们。]


[……啊?不是不是,我没准备跳下去喔老师,而且,我要选也不会选水的……]


鲶尾这么说着丢下剩半截的烟,零星几点火光一下就被碾碎。


带着烟草气息的吻短暂得仿佛火星熄灭。


[再见啦骨喰。]


[换工作以后可别再遇到我这样的学生了,也不要再喜欢上我这样的了。]




骨喰初次见到鲶尾时,这位A班的优等生正在违反校纪校规。


时间正值放课后,将于次日上任的代理班导拎着新拿到的钥匙认路,不知不觉便踏上了教学楼最高一层台阶。阳光溢出门缝,在台阶上投射着摇摇晃晃的锁头链条。年轻的教师迟疑了片刻,便推开了半掩的门。


天台的风席卷而来,年轻的教师在飘飘忽忽的烟雾间看见一点火星,然后就是鲶尾。


——违反的第一条校规,私用天台。


侧坐在天台栏杆上的少年叼着烟,右手则无谓般又不安般地在飞快转动打火机。


——违反的第二条校规,校内吸烟。


[诶,巡查的……?]


骨喰记得那张脸。


学生档案第一页,A班班长,27番号,科目全A,一年级名人,模范好学生,连年级主任都特地提起的孩子。


鲶尾回过头时甚至还带着个笑容,一个仅仅停留在唇角却不进入眼底的笑容,和学生档案上单纯可爱的明亮模样有些出入。


[嗯。]


[哇……我什么运气啊……]黑发的少年嘀嘀咕咕着,[不过现在前辈也来了,我就不算是私用吧……?]


[……没有钥匙就是私用。]


说起来,前辈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


骨喰在脑海中试着回想了一下自己的长相,有些不解。


[那看来是我倒霉啦。说起来我之前没见过前辈呢……学生会的三年生?]


[……学生会……三年生?]


[像前辈这样会牢记校规还有钥匙的,就是学生会的了吧?学生会大部分也都是三年级的前辈……我应该没猜错?]


自己还没有正式上任,实际上也曾经就读本校A班……那样的话,被自己的学生喊作前辈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嗯,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诶,是这样啊。]


半晌后鲶尾将双腿塞回天台内侧,拇指轻扣了两下打火机又唰地按掉,如此反复。


黑发的少年的笑容突然抵达了眼底。


眼前的学生轻轻掸了掸烟灰,手指调转将滤嘴,将烟递到了骨喰面前。


[作为见面礼,要试试吗?前·辈。]


[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俩……所以,校规什么的,没关系的哦,这是后辈表达敬意的方式。]


[拜托啦,看在我们那么有缘的份上。]


明目张胆的贿赂。


擦边球好学生。


粟田口鲶尾。


许久之后骨喰叹了口气,启唇含住了那灰黑色滤嘴,吞吐一口。




鲶尾再次见到骨喰时是平日的好学生模样。


次日课程从九点开始,黑发的少年提前抵达,在前后桌讨论偶像,棒球,恋爱与做爱的话题间鱼一般自在地穿梭而过,顺手还丢过去两份作业给喊着我忘了写的某个角落。


[那场con超值~]


[周末隔壁学校有比赛,去不去?]


[做到一半她爸妈回来了,真是够呛。]


[感谢!真是救命啦班长!]


同龄人的话题源源不断地向鲶尾袭来,然后黑发的少年回以嘴角弯弯的笑容——像先前天台那样的[坏学生]样貌仅限午休,鲶尾发誓他别的时间都在做那个年级知名的优等生以及A班可靠又亲切的好班长。


学生档案第一页,A班班长,27番号,科目全A,一年级名人,模范好学生,连年级主任都特地提起的孩子。


太过端正的形象之下,藏着什么小秘密也不奇怪吧?像是其实对同学间的热门话题没什么兴趣,觉得懒人班导把什么事都交给自己很烦,以及打着擦边球违反校规做些不算太出格的事情。


念及天台,黑发的少年在心里叹了口气。


……今天还去不去呢。


……不去的话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去的话要是又遇到那家伙怎么办。


昨天是个意外。


在天台的门咔哒轻响时,黑发的少年回过头去,然后就撞见了他小世界里的突然。


撇开敌我不明的不速之客这个身份,昨日的少年倒是长得很合鲶尾审美,容姿端正气质超然,沉静得像潭湖。


不过太过诚实,几句话下来就被套出了身份,然后就被加以利用了。


那双薄唇含住灰黑色滤嘴,吞吐一口。


鲶尾被重又缭绕上来的心头烟撩了一把,心里像被灌进水一样晃荡了两下,一时间竟觉得昨天不算太倒霉,至少搞定了那位前辈,而且他吸烟时看起来还挺性感。


教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快快快作业还我!]


鲶尾就是在那一刻抬起头,然后又一次见到了那个意外。


——白发的少年衬衫笔挺身姿也挺拔,站在讲台上时和站在面前抽烟时完全不一样,鲶尾听到不少人在低声夸他超正。


——姓和鲶尾一样是本地大姓,名字是骨喰。


——昨天才刚刚把东西搬来学校,然后领取到了教学楼的钥匙,但是还不太认路。


[粟田口骨喰。]


[暂任A班班导。]


——不是学生会的人也不是高三的前辈,是来代替先前不做正事懒人班导的娃娃脸代理。


黑发的少年瞠目结舌,刹那间没了什么对前辈的想法或是对天台的眷恋。


新来的班导扫视一圈,正对上鲶尾眼睛。他看起来也有些意外,然而下一秒,那把漂亮嗓子就开口说出了鲶尾一点也不想听到的话。


[班长是哪位?]


全班的视线一瞬间聚焦。


鲶尾笑着站起身来,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大·事·不·妙。




鲶尾第三次见骨喰时是擦边球好学生的模样。


午休时间在十二点四十分开始,黑发的少年避开人群直接踏上教学楼最高一阶楼梯。领带针三两下就能撬开天台的门,反锁时则稍稍扣住门把就好。午餐则是随便买来应付的面包,能扛过下午的课程就行。


本该是这样愉快私用天台的半个小时。


只不过现在是他和骨喰在一起使用。两个人靠在栏杆上沉默不语,黑发的少年麻木地咀嚼着面包,几次侧过头去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出口。


倒霉透了,倒霉透了。


被新上任的班导抓住违反校规,而且自己还试图贿赂被抓了个现行……不过这老师确实也接了自己的烟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莫非其实是想进一步勒索学生?!


身边白发的少年——也许现在该说是青年,先转身面向了鲶尾,然后开口了。


嘛,该来的总会来的。


到底是处分呢,还是勒索呢。


眼前晃下一串闪闪发光的钥匙,天台这一禁区的通行证被骨喰放到鲶尾手心。


[钥匙给你。]


黑发的少年惊愕地瞪大了双眼,一口面包险些没能顺利咽下去。


眼前白发的青年顿了顿,又接着道。


[用天台的话我也一起,不要一个人上来了。也不要坐在栏杆上,很危险。]


[……不过校内禁止吸烟,不要吸了,鲶尾。]


鲶尾唔唔地点了点头。


意料之外的发展……不过倒是也有听说过这样的举动,新上任的班导师为了打入班级以便今后工作顺利,会先和班长私交亲密一些。那么看来,这位新老师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了。


之前的懒人班导好像也这么做过,之后就变成了所有事情都由班长搞定,然后他轻轻松松任课领工资的状态。


而按这位新上任的骨喰老师说,他还不太熟悉学校的路,记下了学生档案却也不了解班级情况,那么这么做多半也是希望能借自己是班长这个身份,做好近期的代理班导吧。


黑发的少年思忖着笑了笑,把钥匙送了回去。


[谢谢老师,以后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我吧。]


[不过钥匙就不啦,我以后要是有需要想用天台,我就直接来找老师。]


骨喰点了点头。


时间正值一点零五分,距离下午第一节课还有不过五分钟,鲶尾匆匆忙忙啃完面包,以标准好学生的模样向白发的青年鞠了个躬,就要跑回教室。


空中划来一道抛物线,鲶尾接住一看,牛奶糖。黑发的少年回过头,骨喰正一脸认真地说这是回礼,以及楼梯上禁止奔跑。


[请多指教,鲶尾。]


去掉了姓氏,还去掉了敬语。


那副娃娃脸模样和包庇学生的做派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班导师,最多是个三年级的前辈。


鲶尾又想起昨天他吸烟的那副样子。


[嗯,请多指教!]


黑发的少年绽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来。


今天的面包不怎么样,烟不知道。


牛奶糖不错。



TBC



TIPS——


标题的寂辛抱→寂寞难熬小鲶尾


16 Aug 2017
 
评论(59)
 
热度(66)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