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如果我们再次相遇【短,完】

-限定首尾cp挑战:以【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开头,以【我等你长大】结尾

-骨喰转世设定,付丧神鲶&人类骨亲情向(?!)鲶尾第一视角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请慎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我曾经不抱希望地设想过很多次和兄弟重逢的场景,像是我会抱住他痛哭,或是他轻拍着我的背说,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但绝对不是这样,我在幼儿园门口被当做什么可疑分子的画面。

[……诱·拐·犯。]

年仅四岁的兄弟指着我,口齿不清地这么说了。

对于他现在这个年龄来说,这还真是不得了的词汇量……

等等?!他刚刚是说了诱拐犯对吧?!

对兄弟的幼年样貌充满好奇,结果竟然被说成那样的家伙了。

付丧神自诞生以来便是固定的外貌,纵然我和兄弟认识了那么久,我们还是无法知晓对方的童年会是什么样子,更别提未来可能成长为什么样的大人。在获得灵魂的同时,我们的一切却也都停留在了那个时刻。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孩童模样的兄弟呢,也许表现得稍微兴奋了一些?

白色的短发,幼儿园的背带裤制服,像南瓜一样的帽子。

超级可爱,看起来就像短刀一样。

不幸的是,我因此被无数道不友善的目光聚焦了,其中一道就是来自兄弟的。而直到他……的母亲赶来之时,兄弟依然在拼命掐住我拉他的手,超凶。

那是位看起来很优雅端庄的夫人,她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个误会。我想兄弟应该很喜欢她,毕竟我对他表达亲近的方式再熟悉不过了。

[唔……对不起……]在那位夫人的示意下,兄弟松开我的手轻声道歉。

刚刚一直被掐住的地方突然痛了起来。

……真不愧是兄弟啊,好痛。

 

多年前那次会面即是分离。

不同于我现在这样跟随审神者现身现世的情况,付丧神一旦转世成为人类的话,就会被彻底割断过去,抹消记忆,从身体到心灵,都将是现世人的模样。

[我会来见兄弟的,就算你不记得我也没关系。]

[……我会记得的。]他摇了摇头,微笑着和我约定,[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笨蛋。说谎家。混蛋兄弟。完全忘掉我了。

人类的身体太脆弱了,吞针会死的。

[……诱拐犯哥哥。]

在被他喊住时,我还稍稍愣了一下。

小步跑到我身边的孩童眼睛圆溜溜的脸蛋也圆溜溜的,差点就没忍住要掐一下以报上次之仇。六岁应该还是短刀……不,刚刚开始上小学的年纪吧?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

六岁的兄弟抬起头来,以无比认真的眼神看着我。

……诶,没有忘掉我吗。

和他一起坐下来吃冰淇淋了,我请客。

万幸这一次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现世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人类的成长很快又很慢。身为人类的兄弟正读一年级,还是很小一只,坐在椅子上腿甚至还着不了地,舔冰淇淋时甚至还会被冰到牙。

要是以前的兄弟的话,我大概会摸摸他的头,或者让他坐在我膝盖上吧。

等我意识到时,我已经这么做了。

[……]

[那个……兄……骨喰……君?!]

呜哇,兄弟他不说话了。

怎么办,好尴尬。

出乎意料地,兄弟躲开之后只叹了口气。

那一声叹息除了稚嫩些以外都和以前没有分别,差点让我产生了他还是以前那个骨喰藤四郎的错觉。

[那个,骨喰君,能和你说一件事吗?]

[我不叫诱拐犯哥哥。]

……还是要和他重新认识一次啊。

[我叫鲶尾藤四郎。名字是鲶尾而不是藤四郎喔。]

 

最近总会想起以前的事情。

像是很久以前和兄弟在火焰里走散,像是在本丸有些尴尬的再会,像是每天睁眼时都能看到对方的笑脸,以及在战斗时兄弟分出神来替我挡下一刀。

我从未像现在这么想见他,即便是在那十年间也没有。

嘛,也许是我一直都在刻意逃避想他这件事吧……虽然实际上一边自欺欺人说不要去打扰兄弟,一边却在脑子里设想我们再次相遇就是了。

而在真的见面之后,我天天都想往现世跑。

也还好今天我去了。

抵达兄弟的小学时他反常地没有准时出现,我从冰淇淋冒烟等到冰淇淋融化,翻墙溜进去才知道原因。

[粟田口那家伙啊,似乎没有朋友呢。]

[就是这家伙吗?切,怎么连句话都不说,难怪总是一个人。]

[长得跟个女孩子一样……现在老师都偏爱这样的啊?]

校园霸凌这种事情我从主人那里听过,但却没想过会发生在兄弟身上。

因为兄弟孤僻不合群就起了欺负人的心……你们知道你们想欺负的是多有名的刀吗,会被警察先生拘捕的,没办法这么轻松就回城的哦。

兄弟他没事。

但被他这样主动抱住还是第一次。

三年级的兄弟稍微长高了一点,但抱他起来时还是很轻松。

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也长得和以前的兄弟一样高呢,不知道他要到几岁才会长成我熟悉的那个样子呢。

[骨喰君?已经没事了哦,我送你回家吧?]

将脑袋埋在我颈窝的兄弟没有说话,只更加用力地环住了我。

没事啦没事啦,我重新买冰淇淋给你。

这一次换我替你挡下那把刀啦。

 

在那次事件之后,兄弟就开始变得特别黏我了。

像是两个人一起吃冰淇淋时会拉住我的手,以及主动谈起自己的事情。

主人说小孩子都会崇拜英雄,在兄弟遭到同龄人排挤甚至欺负时,我一定是成功营造了那样帅气又可靠的形象,才让兄弟真正对我打开了心扉。

[……鲶尾哥哥。]

说起来,原本觉得很别扭的称呼,不知不觉中也已经习惯了。

[嗯?怎么了吗?]

[我们班在学园祭的时候,要演舞台剧。]兄弟他认认真真吃掉最后一口冰淇淋,向我摊开了一本本子,[……我想演秀吉。]

[鲶尾哥哥,秀吉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这是什么命中注定的事情吗,身为人类的兄弟要去扮演曾经的主人。

可兄弟他和秀吉大人一点也不像。

我差一点就这么说了。

但望着认真向我请教历史问题的兄弟,我还是咽下去了那些句子,只按着他历史课本上的内容,稍稍加了一点我所知道的他。

结果到最后兄弟并没有出演。

这样的班级活动无论是由推荐还是投票决定,主角都往往是那些开朗又高人气的小孩子。而兄弟他在升上五年级之后,在学校依然没有朋友。

唯一能算得上是的,好像……

[那位哥哥是你的朋友吗,骨喰。]

什么呀,我明明不应该被归类为朋友,而是兄弟的吧。

在学园祭望见那位夫人牵着兄弟时,我忍不住又这样介意起来了。虽然她是兄弟现在的母亲,但我还是不太想见到她……明明我才是兄弟真正的亲属来着。

兄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位夫人,甩开她转而跑过来拉住了我。

他摇了摇头,[……鲶尾君是亲友。]

……诶?说的是我吗?

输了输了,我差点就在这样的场合大喊兄弟然后抱住他痛哭了。

 

现世的兄弟快过十二岁生日了,我决定把他的本体带过去作为礼物。

在拿起那把刀的时候,我却有些动摇了。

兄弟的刀还是很漂亮,这么久以来时间一点也没让它损耗腐朽。

而距离第一次见到身为人类的他已经有八年了。

我从兄弟四岁开始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他长成我记忆里那个兄弟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但兄弟他,真的能够想起以前的事情吗。

人类可没有回到过去修行这回事。

而且兄弟现在才十二岁,在成长为我熟悉的模样之后,他还会再继续长大,经历很多现世的事情。而在那之后,他是否也还会是我记忆里的样子呢。

我没办法决定了,也许再额外准备一个冰淇淋蛋糕会比较好。

翻墙到他房间时他好像正在写些什么,我端着蛋糕走近他背后想给他一个惊喜,然后就看到了他写的东西。

【十二岁生日,收到了父亲母亲很用心的礼物,我很喜欢。】

【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即便身处在有他们的环境,却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渐渐变得只有在那个人……鲶尾的身边才能感到放松了。】

【开始会梦见他了。梦里的场景非常熟悉……我曾经遗忘过什么吗。】

冰淇淋蛋糕似乎开始融化了,我的手上滑腻腻的,几乎快要拿不稳蛋糕盘。

在兄弟回过头时,本体的刀像是感受到他的情绪一样开始铮鸣。

我曾经无数次充满希望地设想兄弟恢复记忆的场景,像是我会抱住他痛哭,或是他轻拍着我的背说,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不,在他喊[兄弟]的时候,也许还是给他笑容更好吧?

[生日快乐,骨喰。]

我等你长大。

 

END

 

TIPS——

说是HE而不是开放式HE是因为,人类骨和付丧神鲶交换真名了呀,迟早要神隐回去继续做付丧神的(至于怎么变回去就当做设定吧)

24 Aug 2017
 
评论(50)
 
热度(90)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