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骨喰先生有一个小小的愿望【短,完】

-现paro,猫咖熟客鲶&猫咖店员骨,讲了一个简单的童话故事开放式结局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私心严重cp脑请慎

-日本七夕早就过了于是就结合两边的来写了,祝大家七夕/鲶骨日快乐~

-和 @蔚了个蓝蓝 第一次合作投喂棉花糖和一起许愿的我推超绝可爱,请一定不要错过,图戳这里~

 

在市区的商业街附近有一家猫咖。

自从开设了预约制之后店里大部分时间都很闲,猫脸造型的木桌上时常趴满午睡的小家伙,好动的则终日在爬架与格栅上摇晃。随意堆放在窗边的猫饼干与猫罐头几乎总是足量的,而店长永远都在慢悠悠地摇动咖啡机。

骨喰先生已经在这家店工作快一年了。

包吃包住,基本空闲,骨喰先生还经常能抽空读两页童话,像是老鼠选举与猫的谈判代表,或是被剪掉胡须的猫的故事。作为一名老店员,店长分配给他的工作内容相当轻松,基本上就是负责接待不时来访的某位呆毛先生。

呆毛先生的名字是鲶尾,一个听起来就会受猫咪欢迎的名字。

而事实上确实如此,在他第一次误入店里时,就受到了几乎全部猫咪的欢迎。

[抱歉,我是不是走错了……]

鲶尾先生这么说着,小心翼翼地将猫咪一只只抱下,却随即又被别的霸占了鞋面或是扒住裤脚轻声叫唤。他看起来是第一次进猫咖这样的地方,似乎也是第一次接触那么多猫,以至于将猫咪抱下来时他看起来有些紧张。

他带着一堆腿部挂件向店里又走了走,在吧台前正撞上骨喰先生望过来的眼睛。

始终都在摇动咖啡机的店长缓缓停下了动作,眼里精光一闪。

[欢迎光临,需要来一份猫爪棉花糖配热可可吗?]

[诶?诶,好的,谢谢您。]

在那之后,鲶尾先生就成为了常客,也是唯一不需要预约就能进门的那位。至于理由,店长说这是他与这家店的缘分,也是与店里猫咪的缘分。

……是这样吗。

骨喰先生只觉得店长看中鲶尾先生出手很阔绰。

不过他也和店长,和店里的猫一样希望鲶尾先生能多来店里坐坐。

鲶尾先生很爱笑,笑得很好看声音也很好听。他有时还会给骨喰先生读一篇童话,骨喰先生就安安静静地听,然后陪着他喝完一杯热可可。

这么说着,他好像就来了。

门口的风铃叮叮响动,鲶尾先生的脚步声伴随门打开越来越响,直抵吧台。

[店长~我要一份猫爪棉花糖配热可可~]

[下午好呀骨喰。]

骨喰先生标记下新童话的页码,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鲶尾先生的到来是很有规律的。

他似乎还是个学生,总是穿着制服拎着包,通常会在下午五点到五点半到来,先把缠住他的猫咪一只只安抚过去,再向店长点一份猫爪棉花糖配热可可。在等骨喰递过来之后,就坐在他最喜欢的那张桌子边上讲述他今天遇到的趣事。

每次都在固定的时间到达,坐固定的那张桌子,点固定的东西。

骨喰先生忍不住想,就连每次接待他的店员都是固定的。

但是,店长又为什么要让自己来接待呢。

在鲶尾先生看起来有些不开心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应该怎样打开话题,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让他开心。店里的猫咪都会缠住鲶尾先生不放,但骨喰先生不想那样。

这是鲶尾先生第一次在店里坐超过半小时,手里捧着的热可可已经喝了一小半,猫爪棉花糖却还满满一碟,一颗也没丢进杯子。

骨喰先生想了想,伸手将棉花糖向他推近了一些,然后被递还了一颗送到嘴边。

[你能吃甜的吗?]黑发的少年这么笑着说。

骨喰先生愣了一愣。

勺子上粉白色的棉花糖圆滚滚的,在碰到嘴时立刻柔软地凹陷下去。

这个举动引得四散开的猫咪都喵喵叫着凑近,鲶尾先生无奈地笑笑,招呼店长新打开两盒猫罐头一盒猫饼干,然后又重新望向了骨喰先生。

[谢谢你刚刚安慰我。作为回报,我来讲个故事吧~]

鲶尾先生拿来骨喰先生的书,随手翻动书页。猫咪国王,老太太与猫,岛上猫,狡猾的山猫,猫与狼……都是已经看过或说过的故事,该选哪一个好呢。

最后,鲶尾先生翻到骨喰先生上次标记的那一页。

[喔喔,是个爱情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它就像是棉花糖一样雪白柔软……]

不知何时店长已经将音乐换成了舒缓又温柔的钢琴曲,在店长手摇咖啡机的细碎声响中,在弥漫的热可可与棉花糖香气中鲶尾先生的声音显得更加温柔了,就像刚刚他喂给骨喰先生的棉花糖那样柔软清甜。

骨喰先生渐渐阖上了眼睛。在睡梦之中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人抱起自己,那个人的手一下一下抚摸过头顶。

鲶尾先生讲故事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

[那只猫喜欢上了一个人类,但它只是一只猫,没有办法和喜欢的人谈话。]

 

在那一天醒来时,骨喰先生发觉自己正躺在鲶尾先生的膝盖上,而鲶尾先生早就喝完了热可可,正一边往嘴里塞着棉花糖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故事的结尾。

[故事讲完了喔骨喰,睡得还好吗?]

鲶尾先生的笑容里好像多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骨喰先生将童话书合上又逃回吧台。摇着咖啡机的店长眼里精光一闪,突然向鲶尾先生大声问说要不要再来一杯热可可,第二杯可以半价。

[嘿嘿不啦,我明天再来。]

[明天吗,明天可是七夕呢,鲶尾君不和喜欢的人一起过?]

[我还没有喜欢的人呢……而且明天街上一定很可怕,都是情侣们的地盘,满街都是女孩子的香水味……呜哇,我还是来店长这里躲一躲吧。]

他这么说着,在吧台旁又伸手去摸了摸骨喰先生的头顶。

骨喰先生躲开他,想起刚刚那个童话故事,心砰砰直跳。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它就像是棉花糖一样雪白柔软。那只猫喜欢上了一个人类,但是它只是一只猫,没有办法和喜欢的人谈话。】

【于是它就向神请求将它变成人类,让它和那个人类一起生活。神被猫的真诚感动,实现成了它的愿望,而那个人类也马上就爱上了化成人形的猫。】

【有一天神突然好奇地想,那只猫已经变成了人类,那么是否也已经改掉了猫的习惯呢?于是,神将一只老鼠放进了化为人形的猫的卧室,猫一看到老鼠就忘了自己已经是人类了,马上跳起来想要去捕食那只老鼠。】

【神失望极了,又把它变回了一只猫。】*1

骨喰先生心想,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忘记猫罐头,忘记猫饼干,也忘记猫爬架,只记住鲶尾先生的童话,热可可,以及送给自己的那颗棉花糖。

 

七夕那天鲶尾先生果然如约来了,点了惯常的猫爪棉花糖和热可可,坐在他最喜欢的那张椅子上,又投喂了骨喰先生一颗。

[谢谢你呀骨喰,感觉好像没那么嫉妒外面的情侣们啦。]

[也,也谢谢店长今天加量不加价的棉花糖!很好吃喔!祝您七夕快乐!]

鲶尾先生向店里鞠了一躬,又弯下腰去呼噜了一把扒住他裤脚的某只猫咪,拉开了店门。风铃声像店里放过的钢琴曲一样清脆好听。

骨喰先生望了一眼低头认真摇咖啡的店长,悄悄跟了出去。

七夕的夜晚已经渐渐落了下来,霓虹灯的光芒与车灯不断寻找着缝隙亮起。这是骨喰极少数离开猫咖,街道上拥挤喧嚷,川流不息的人群里他几乎快辨认不出鲶尾先生那根标志性的呆毛。鲶尾先生在无数电话声与交谈声中穿梭,婉拒掉路边商店的推销又无奈笑着接下折扣宣传单,他手上拎着的包不时被经过的行人撞到,又反弹回腿侧或是被挥舞得更高。

而就如鲶尾先生所说,商业区附近聚满了约会的情侣们,女孩子的香水味让骨喰先生重重打了两个喷嚏。

在路途的最终,骨喰先生跟随到了鲶尾先生住处楼下,第一次主动拉住了他。

鲶尾先生放下钥匙,呆毛与马尾都因惊讶而摇晃了起来。

[诶,骨喰?!为,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偷偷跟我出来了吗?]

[这个时间可糟糕了……可能要麻烦你今晚先在我这里住一下……]

鲶尾先生所住的地方很小,但是干干净净,还有张很大的床。骨喰先生被抱到床上,伸手扒拉了一下枕头,那也像是棉花糖一样柔软雪白。

浴室里鲶尾先生似乎在很着急地给店长打电话,又是对不起又是保证自己不是坏人。但其实店长会觉得轻松一点的,他搞不好还会很乐意能多花点时间研究咖啡。

在店长挂掉电话时,骨喰先生听到他们在说,明天就把自己带回店里。

[真没办法,你是来陪我过七夕的吗。]

[有句话是叫有猫万事足么?真是的,我还真的有点开心起来了。]

鲶尾先生趴在床边笑着说,眼睛亮亮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也很好听。过了一会儿他坐到床上,伸手去挠骨喰先生的肚皮。

[虽然我没有喜欢的人,但是我有喜欢的猫,真好啊。]

骨喰先生愣了一愣,有些不适应的害羞,又有些被抚摸的高兴。

也好,虽然是额外工作,但在七夕陪一下一个人居住的鲶尾先生,也很不错。

 

骨喰先生在鲶尾先生的床上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是个和鲶尾先生一样的人类,有着棉花糖一样柔软的头发,以及和鲶尾先生一个颜色的眼睛。他们在七夕的夜晚愉快地共进晚餐,人类的食物很不一样但是都很好吃,一点也不输给棉花糖。接着他们就在浴室人手一个吹风机吹干头发,鲶尾先生的头发真长,吹干的时间比自己还要久很多。然后,鲶尾先生拉自己一起去许愿,家里没有竹子,他说把短册绑在盆栽上也可以啦。

在踮起脚将心愿举起时,骨喰先生偷偷看了一眼鲶尾先生的那张。

【希望能一直拥有值得回首的过去。】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

【希望能增加更多和鲶尾先生的回忆。】

最后他们互道晚安,但鲶尾先生躺下来以后却还不肯入睡,不是絮絮叨叨地说一些自己在猫咖的故事,就是嘴里含含糊糊地发出些声音。

骨喰先生想了想,轻声开口道。

[……这个房间里,会被放进老鼠吗?]

鲶尾先生愣了一愣,笑出声来,[你在说什么呀,当然不会啊。]

[……那猫饼干,猫罐头,猫爬架呢?]

[家里都没有这些的……你是不是困了在说胡话呀……]

骨喰先生放下心来,向被子里又蜷缩了一点。

过去是怎么样,自己原本是谁,早已经想不起来了。但幸运的是,自己遇到了童话书,热可可,棉花糖,还有最喜欢的鲶尾先生。这样的记忆,要是能够一直增加就好了,那也一定会是值得回首的过去。

[你能吃甜的吗?]

黑发的少年突然侧过头来,笑着说道。

骨喰先生愣了一愣,嘴边被递过一颗棉花糖。

粉白色的棉花糖圆滚滚的,在碰到嘴时立刻柔软地凹陷下去。

骨喰先生在听过又读过那个故事之后,曾经想过,如果那个故事里变成人类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的猫是他就好了。他一定会忘记猫罐头,忘记猫饼干,也忘记猫爬架,只记住鲶尾先生的童话,热可可,以及送给自己的那颗棉花糖。

但很可惜的是,他好像记得太牢了。

白发的少年伸出舌尖舔了一下那颗棉花糖。

【神失望极了,又把它变回了一只猫。】

童话故事结束了。

 

END

 

*1这篇里的童话故事改编自伊索寓言《猫的愿望》,标题也来自于这里(童话和寓言不同,但是在骨喰视角都一样~)。故事细节我有些忘了,不过内容大概和文中所述一样。区别是故事里的猫是位白猫女郎,而它喜欢上的是一位青年,在变成人形之后青年还向猫女郎求婚啦。

28 Aug 2017
 
评论(43)
 
热度(125)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