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赫尔曼•黑塞与巧克力【短,完】

-学paro,班导(薙刀)鲶&高三(薙刀)骨,结尾脇差鲶骨路过有,BE注意

-说好要写师生梗中长篇但我太懒了之前那篇坑掉了(光废稿就有三版emmmmmm),于是改了设定一发完结,请抛开之前那篇食用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请慎

鲶尾对自己在校的受欢迎度心知肚明。

也许是年龄的优势使然,学生和他的距离相较别的老师似乎是要近上不少。每年情人节他都能收到大堆的义理巧克力。送来礼物的学生不分性别,女生手制的比较多,纸袋也往往被系上和他发绳同款的红色蝴蝶结,而男生则大多会大大咧咧地丢给他两颗商品货,附带一句老师考试手下留情。

巧克力太多的时候他就会和同办公室的同事分一分,而那些老师则会调侃说,鲶尾君太受学生欢迎了,该不会真的被喜欢了吧。

黑发的青年对此不以为然,直到他真的被自己的学生告白了。

那天也是情人节,他收拾了东西准备下班,但面对比去年还多的巧克力却有些发愁。门口轻轻两下试探,侧身进来的优等生又递过一袋。

[……诶,这是……巧克力吗?给我的?]

[好高兴啊,我还是第一次收到骨喰君送的呢……还是手制?]

半透明的银白色袋子里巧克力被一颗颗细心包好,而收紧袋口的紫色缎带被松松打了一个蝴蝶结,手指一扯就能解开。

这位从未送过什么礼物——或者说几乎不曾与自己有过学业之外交流的优等生竟然也赶上了情人节,鲶尾惊讶了片刻便很是愉快地拆开了,在塞进嘴里时还随手也递了一颗示意骨喰一起。

[……不,请别还给我……]

浅色发的少年眼神平静又专注,手指却紧紧地扯住了衣角。

[……这不是义理巧克力。]

鲶尾愣了一愣,含在嘴里的巧克力除了甜还多了点不一样的味道。掌心的包装袋也一下子变得烫手,紫色缎带千斤沉重。

骨喰一言不发,鲶尾张了张嘴,又连忙闭上咽下了巧克力。

收到的义理巧克力太多不是苦恼,手制巧克力的心意也让人开心……但本命巧克力这样的礼物,才是真正让人发愁的啊。

鲶尾差点就要以为那袋本命巧克力是个误会了。

骨喰在情人节之后就恢复了平时寡言少语认真学习的模样,和自己的交流内容也重归学业限定。鲶尾慌张了两天便因为他那副模样平静下来,但那天白发少年告白时强作镇定的模样却被牢牢记下了。

……原来骨喰也会有这种表情啊。

无论是从师长的角度还是从被告白者的角度,那样的姿态都足够动摇人——也仅仅是动摇而已,自己可是他的班导师不是吗。

眼下骨喰似乎不准备提起那天的事情了,那么自己也不要去在意就行啦,简简单单。

[……老师,茶要洒出来了。]

[……诶?!抱歉骨喰君你说什……啊烫烫烫……!]

……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呢。

黑发的青年甩了甩被烫到的指尖有些尴尬地笑了。

他正在做骨喰的家庭访问,这位内敛的优等生家中也如本人一般安静,家中长辈似乎都在别的城市忙于工作,学生档案里记录的亲戚们也不在身边。

骨喰他在家时总是一个人生活,而在校时,他会向鲶尾发问。

[修道院困住了纳尔齐斯,为什么却没有禁锢住歌尔德蒙呢。*1]

鲶尾好像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了。

眼前白发的少年正帮着清理自己外套上的茶水渍,年轻的教师对着学生制服上的紫色蝴蝶结蓦然想起那个被他松开的缎带和那天的巧克力。

[如果那天的告白是认真的话……骨喰。]

白发的少年下意识扯住了衣角,手指扣紧。

黑发的青年抬起头来,正对上对方讶然又强作镇定的模样。

下一学期开始,他乖巧却孤独的优等生就要一个人读高三,一个人选择未来了 。在他身边没有别人的时候,自己花点时间陪一陪他,也没什么关系吧。

虽然自己不懂黑塞*2,但如果和骨喰一起的话,也许就能帮他找到想要的答案。

[我们交往的事情,要保密哦。]

从师生关系过渡到恋人似乎也没有太大变化。

平时在学校还是普通的交流,非要说的话骨喰在那之后没有再问过黑塞的问题。放课后他来办公室帮忙的频率高了一些,作为回礼鲶尾会请他吃冰或送他回家。心血来潮时两个人就牵牵手,鲶尾主动的时候多一些,而骨喰则会像小动物一样紧张,很快却又放松下来。

尽管从不袒诚心情,但他脸红的样子也很容易动摇人。

鲶尾有时候会想,他们要是同龄人的话,自己可能就真的会喜欢骨喰了吧。

[时间好快啊……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骨喰是决定要继续读大学对吧?已经想好志愿了吗?]

学期中学校发下了毕业意向表格,高三的气氛一下子浓厚起来。班上的学生想法五花八门,鲶尾一个个陪着,在忙碌最后终于得空关心那个最在意的。

而且要送给骨喰的毕业礼物……也是时候问一问了,无论是以师长的姿态还是恋人的姿态。

鲶尾多次思考过骨喰除了自己还喜欢什么,而遗憾的是骨喰鲜少表达,平时的约会之中——应该能称作约会吧?也往往是一副鲶尾怎样都好的样子。

[诶,这所大学吗?对考试的分数要求很高哦,很适合骨喰。]

[……嗯,读完以后……想回来和鲶尾一起做老师。]

白发的少年露出个少见的微笑。鲶尾为他这个表情愣了一愣,询问毕业礼物的话语磕磕绊绊险些没能好好传达。

[你有喜欢什么东西吗?交往那么久都还没好好送过你什么呢。]鲶尾不解地看着他站起身来,[诶,怎么了?]

[……笨蛋……]

他没在笑了,取代而之的是鲶尾很熟悉的,他平时感到寂寞时的模样。

在侧窗落日的余晖间,风吹起教室的窗帘,室内光点亮了一亮。白发的少年阖上眼将吻轻柔地印在鲶尾的唇上,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和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声微微起伏着拍进鲶尾耳朵里,响如风暴。

[这样就……可以了。]

……完蛋了,这下是真的动摇了。

他们不是同龄人,还是师生关系,自己都已经喜欢上他了,这真的没问题吗。

鲶尾有些混乱地这么想着,舌尖上传来骨喰的味道。

于是他眼一闭心一横。

……明明骨喰才是笨蛋……别这样诱惑成年人啊。

恋爱之中的人是藏不住喜欢的。

在第四次被同办公室的老师询问是不是恋爱时,鲶尾又一次面对一众八卦探寻的眼神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着丢下一句我去班里看看就埋头出了办公室。身后同事们为此稀稀拉拉地笑起来道看来真是,更有甚者调侃说,鲶尾君一被问这个就往班里跑,该不会是和哪个学生有一腿了吧。

在学校里都压抑不住喜欢的话,在别的地方就更隐藏不了吧。

白发的少年在空无一人的拐角处和鲶尾十指相扣,光线闪动间鲶尾低下了头。

随之而来的就是吻。

耳鬓厮磨间黑发的青年丢掉师长姿态,握紧纤细手腕就势转向,膝盖钝响一声抵在骨喰身旁。白发的少年愣了一会儿,在嘴唇停留住时脊背硌到墙壁。空气伴随着距离缩减渐渐稀薄,非得急促交换呼吸才能维持回流。

[……痛……!嘶……骨喰你别咬我呀……]

[……唔……呼吸……不了了。]

在这拐角不远处就是其他年级的教室,此时这一层楼的学生正上体育课,长廊里安静无声,鲶尾满耳朵都是自己和骨喰急促的呼吸。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

在确定下真正的恋爱关系之后鲶尾才发觉这和之前的交往是不同的,之前答应和骨喰交往是出于关心出于爱护。

他总是一个人,而鲶尾希望能有一个人陪着他毕业,希望他能够因为得到回应而安下心来继续往前走。

刚巧骨喰希望那个人是他,那么就让他来好了。

那天的吻则是一道分界线,在嘴唇重叠的时候就像是打开了什么阀门,所有已知的相处和未知的心情都倾泻而出。偶尔牵手时体温的差别也好,骨喰最初告白时那忐忑的模样也好,所有的回忆浩浩荡荡汇成了一片闪光的水域,鲶尾望着它,觉得自己想要跌落在里面不出来了。

陪着骨喰毕业。然后等他大学回来一起工作。

这个想法渐渐成型了。

黑发的青年笑了笑,去吻了吻恋人的额发。

[以后也请多指教啦。]

在这么想着的时候,鲶尾没有发现,走廊拐角的光线闪动,记录下了他们刚刚全部的举动。

而这样的闪光,在那个黄昏的教室里也曾出现。

自己的罪名似乎不太容易洗脱。

窗外雨一直在下,完全没有停的趋势,淅淅沥沥无孔不入地响着。鲶尾在风声和惊雷声里迷迷糊糊睡醒,洗了把脸又躺回公寓的床上给骨喰发这些天来第一条短信,从我没事到我很想你反反复复敲了多遍,最终还是删掉了全部。

[考试要好好加油哦骨喰,不剩多少天啦。]

黑发的青年关掉短信页面,伸手销掉了那二十几个未接电话。

校内的监控系统原本只是摆设,然而不知为何那天偏偏有位安保心血来潮翻了翻,不多久后就震惊地拨通了教务处的电话。

监控内鲶尾原本正和骨喰并排边走边说话,而说着说着,他就将自己的学生按在了墙壁上。而那位学生几乎难以呼吸,在奋力咬了对方一口之后才得以挣脱。

诸如此类的画面还有不少,有些是鲶尾主动而有些则是骨喰先吻上去。校方与年级主任商讨一番,鲶尾便暂时被停职回家等待后续。

比起恋人这样的说法,校方似乎认为教师失德才能够保全这一届多一位名校入学名额的可能性。

骨喰作为指标名额之一让校方犹豫了。

而鲶尾平时与学生距离太近这一点则让他的罪名又被加上了一层暧昧的阴影。

同办公室那些原本羡慕鲶尾受欢迎或是调侃他和学生有一腿的老师们缄默不语,八卦时的兴致和收下巧克力的情谊也一并寂静。班上的学生似乎因此被多教育了一番,自己哪怕能够复职,今年大概也收不到义理巧克力了吧。

至于今年的本命巧克力……好像也没机会了啊。

手机在黑暗之中震动了一下,鲶尾拿起来一看,骨喰的信息。

[抱歉……想见你。]

门铃恰到好处地响起。

黑发的青年愣了一愣望向门口,在意识到什么之后顾不上找拖鞋直接甩开家门。立在门外的骨喰衣物湿了大半,沉默着自手机光亮间抬起头丢掉右手雨伞。

[学校不愿意听我说……父亲和母亲,还有其他人……也暂时回不来……]

[不过也好……既然被误会了……]

窗外风声与惊雷声更响了些,鲶尾用力拉起他,发觉他浑身滚烫。

[……来做吧,老师。]

骨喰抬起头来,藤紫色眼眸里是鲶尾从未见过的东西。

喝不喝都不影响阅读的翻车鱼骨汤

鲶尾在安保拿出监控证据时才知道,学校的监视器其实遍布了很多地方,平时只做单纯的形式用,而在自己这样的事件发生时,才会难得地发挥作用。

学校的泳池就在他们被抓到亲吻的拐角往上,再走二十多级楼梯就是。露天的游泳池空无一人,青蓝色水面透明得能看到底部的瓷砖,粼粼闪着太阳的光,看起来宽广又寂静,似乎在引诱着人跌落进去把所有心事都埋起来。

在独自一人走过拐角时他遇到了曾经的同事,似乎就是调侃他是不是和学生有一腿的那位。那位老师正边走边和自己班上的学生讲题,三个人打了个照面,那两人不约而同尴尬扯了扯嘴角。

[鲶尾君太受学生欢迎了,真是惹人嫉妒。]

[老师节日快乐!这是今年份的义理巧克力,您要记得吃哦。]

……不过也都无所谓了。

黑发的青年笑了笑,径自走过他们身边上了天台。

在那天雨夜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收到了来自校方的辞退意向,与之而来的还有取消他教师资格的通知和骨喰家长预备起诉的信息。他本以为这已经是事情的最坏结果,但当地的媒体似乎也开始介入了。

班导师和优等生之间的故事,在这样的时期,无疑会成为一个好新闻。

一个会影响骨喰志愿的好新闻。

[要是今年还有机会的话,情人节的巧克力就由我来送给骨喰吧?]

[第一次手制巧克力啊,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因为这不是义理巧克力,所以哪怕不好吃也不可以还给我喔。]

界面显示四条信息已送达,黑发的青年摁下关机键将手机丢进水中。

手机冒了两个泡,便无声无息地坠落到了底端。

……看起来好像还不够深。

……但是自己不会游泳,应该没关系吧。

尽管嘴上和骨喰说着没问题的熬一熬就好,但时间已经不够了,鲶尾来不及整理好心情或是想出别的办法来。他在一个人的公寓里待了三天,从留下什么样的遗书才能把责任全揽下来到和骨喰以讯息告别时应该说什么样的话,他都全部都计划好了。

在最后,鲶尾心想,火太疼了,那就找一片这样的水面,然后跳进去吧。

作为骨喰的老师以及恋人,就由自己来了结这件事。

接下来自己将要向这片泳池前进,两步之后脚下会踏空掉进这片青蓝色,让水漫过他的身体。鲶尾今天没有绑头发,但倒不如说那根惯用的红色发绳在那个雨夜之后就不知被丢掉哪里了,那么在跳下泳池之后自己可能会被头发缠住脖子手腕,这样的话这个进程就能加速了,他不至于会难受太久。

而在沉到池底时,他也就来不及有什么后悔遗憾的想法了,自己会被水沉默地冷静地吞噬掉生命。

水看起来很温柔,这一点比火好。

鲶尾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劲,向前迈了一步,又一步。

池水冰冷,鲶尾一瞬间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穿外套就跳下来。他黑色的长发没有缠住自己而是向上漂去,和自己下沉的速度保持一致。鲶尾心想,不知还要多久自己才会憋不住气让水灌进他口腔和肺部,一点点吞没他直到知觉消失。

然后他看到了骨喰。

白发的少年如同那天出现在家门口一般出现在了泳池之中。

他看起来也不会游泳只是匆忙赶到后跟着跳下来的。白发的少年正在不断挣扎着,气泡咕噜咕噜冒上水面。比自己的还要巨大。那双总是平静的藤紫色眼眸渐渐就睁不开了,而他的手指却紧紧地扯住了鲶尾。

学生制服上的紫色蝴蝶结散开了,看起来就像是那天的巧克力缎带一样。

……这家伙是笨蛋吗……

……不,没有留意到手机定位的自己,才是真正的笨蛋吧。

鲶尾拉住了骨喰,嘴唇重叠传递呼吸,心跳在水里鼓动作响。

这是最后的亲吻了。

黑发的青年松开了手,身体僵硬地往下沉去。

今天之后,他乖巧却孤独的优等生就要一个人去考试,一个人选择未来了 。在他身边没有自己的时候,希望他的家人能花点时间陪一陪他吧。

在坠落到泳池池底之前,鲶尾远远看见骨喰的手机还在倔强地亮着,好像是短信界面。只可惜距离太远,呼吸太短,他看不见了。

[骨喰,你现在能读懂黑塞了吗?]

自己发出去的第四条信息,也许能解答他当初的疑问吧。

黑发的少年在放课后向自己的班导师提出了疑问。

[修道院困住了纳尔齐斯,为什么却没有禁锢住歌尔德蒙呢。]

骨喰那时刚刚向家里人发送了下班的讯息,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听到这个问题之后他愣了一愣,第一次认真打量了总在自己课堂上嬉笑着的学生——藤紫色眼眸,头顶有一根翘起的头发,一头黑发被红色发绳系在脑后,蝴蝶结垂在后颈处随着动作不停晃动。

少年拿着黑塞的作品,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白发的青年叹了口气,伸手在他的书上轻轻划过。

——你酣眠在母亲的怀抱中,我清醒在沙漠里。照耀我的是太阳,照耀你的是月亮和星斗。你的梦中人是位少女,我的梦中人是位少年。*3

[这什么,我不懂啦。]

[……不必急着明白,鲶尾君。]

[黑塞那么难理解,老师却一点提示也不给我……如果是不用明白的话,那我就不学了。]鲶尾君这么埋怨着,却还是老老实实将那段纳尔齐斯的吐露标记好页码,[亏我还给您准备了巧克力,真是太伤害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啦。]

白发的青年愣了一愣,下意识接过那一小袋巧克力,被上面红色的蝴蝶结晃了晃眼,[手制……?]

[嗯,是我第一次手制巧克力,也不知道好不好吃……要是不好吃的话,老师您还给我就行啦,千万不要勉强喔。]

[毕竟是义理巧克力嘛,可以退货的。]

骨喰点了点头将巧克力放进包中,目送着那黑发的少年一边大喊老师情人节快乐一边小跑出教室大门。在等他下课的似乎是隔壁班新来的转学生,几次探头时白色发丝都在门口一瞬间掠过。

黑发的少年向他递过巧克力。

半透明的黑色袋子里心意被一颗颗细心包好,而收紧袋口的红色丝带被松松打了一个蝴蝶结,手指一扯就能解开。

那袋一看就是本命巧克力,而要是那位转学生答应了鲶尾君的告白的话,在白色情人节那天就会由他来送给鲶尾君吧。

[……不,一起做巧克力吧。]

不过,倒也有可能是这样的回答。

骨喰走出教室,心想也许他该换一本读物给鲶尾君,让学生读这个太没有意义了。说起来自己也不懂黑塞,更不明白修道院为什么没有禁锢住歌尔德蒙。

END

*1 & *2 & *3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的作品,其中许多经历来源于黑塞本人的童年往事。故事里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是一对情谊深厚的师生,纳尔齐斯始终受限于修道院而歌尔德蒙最终在纳尔齐斯的鼓励推动下离开了修道院。现在有不少认为这对师生之间存在着恋慕之情的看法,纳尔齐斯吐露心声这段表达的是他与歌尔德蒙处境不同而希望歌尔德蒙去寻找自由和浪漫。

由于歌尔德蒙随着故事发展越来越放飞自我,所以其实这里更多地是借了纳尔齐斯的想法和告白来表达薙刀鲶骨之间的关系(师生类作品看得不多请见谅),实际上薙刀鲶骨的关系和作品里差别挺大的……所以最后也让失去记忆的薙刀骨评价说不该让脇差鲶看这种书因为这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他和脇差骨好着呢。

TIPS——

薙刀鲶说来不及想别的办法是参考极化书信里说给他点时间整理心情。

薙刀骨从泳池里被救起而薙刀鲶没有是参考的大火后他在护城河里被发现(那时已经是脇差了,学生时期薙刀骨也姑且算是脇差外型吧emmmmm)。

薙刀骨失忆是参考极化书信里说自己被一个人抛下而悲伤过度。

薙刀骨在薙刀鲶死之前发过去的信息是倒数第三段那条,薙刀鲶没来得及看到。

19 Sep 2017
 
评论(49)
 
热度(13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