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吸血鬼观察研究报告【短,完】

-家养吸血鬼paro,吸血鬼鲶&科研所骨,合作互利lovelove的傻白甜无脑爽文,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妄想,好像有点欺负鲶鲶了emmmmmm因为吸血鬼体质的关系所以设定奇葩可能雷(但是是纯爱!!!),请慎

-写完发现这个梗其实更适合万圣节……没赶上28,那就凑个2830的29,提前祝国庆快乐~


以鲶尾做吸血鬼多年的经验来说,现在这具身体应该是死透了的。

他从人类变成吸血鬼的仪式简单粗暴,记不清长相的吸血鬼不知为何挑中普通高中生给他进行了全身换血的改造,新血液的流动在身体里咔擦咔擦吞噬他知觉。而在那漫长难熬的转变之后,黑发的少年睁开眼来,藤紫色眼眸一点点化成赤红。

吸血鬼的身体素质很好,但失去那么多作为人类的身体机能还是让鲶尾惆怅了好一番,他想他可能再也没办法感受到人类食物的味道,或是感受心跳呼吸了。

也不尽然,至少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出胸腔喘不过气。

[……需要帮忙吗,也想让鲶尾觉得舒服。]

那时鲶尾正专心致志趴在骨喰肩头咬他后颈,十八个小时的空腹让吸血鬼在人类刚刚回到家中时就按捺不住食欲刺入獠牙。新鲜的血液不断自伤口涌出又被舌尖舔舐干净,骨喰白皙的皮肤上只留两个牙洞。

结束进餐后,黑发的少年亲吻了伤口又按照和骨喰相处的惯例去帮他纾解了一番被吸血者的性快感。

骨喰被这么对待时起初还有些抗拒,但鲶尾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吸血鬼的唾液对人类来说有催情功效,这点在他第一次咬人的时候就发现了,被自己吸血的人类表情恍惚而愉悦,曾经经历青春期的鲶尾傻了傻就猜到原因,手一松那人就摔在了地上。

——至于为什么对骨喰却没觉得恶心……被自己饲养起来的固定血源待遇当然要不一样啦,骨喰很好闻也很好吃,还很好看。

但在白发的少年轻声喊他时,鲶尾却被这样的话语吓了一跳,背后蝙蝠翼险些蹦出来。

——骨喰这家伙在对吸血鬼说些什么啊?!

[诶?那个……骨喰你是说,你也饿了想要吃东西吗?抱歉抱歉我们今天就到这里……]

[……不,我还好。请等一下。]

人类少年低低喘了口气整理好衣冠,白发垂落下长度正好盖住刚刚那处咬痕。在吸血鬼不知该走该留的踟蹰里,他认认真真道,[被吸血和被抚摸的时候……很舒服。]

照进窗口的月光很好,绕着月亮的雾霭也散了开去,银色的清辉照射范围内一片宁静,而在这片宁静之中,血液香气徐徐飘散。

[所以,如果鲶尾真的需要的话,我会帮忙的。]

空气之中有什么在振动欲出。片刻之后扑棱一声,黑发的吸血鬼背后弹出一层薄薄的蝙蝠翼——然后他就瞬移回了房间,翅膀还险些被门夹住。

——吸血鬼诞生于人类身体死亡的那一刹那,而正因为这个身体已经死去,像自己这样的后天吸血鬼就不需要也没有那种生理兴奋……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嘛。

鲶尾关紧房门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背后翅膀一颤一颤。

——明明早就已经不是人类了,但为什么还会有心跳的感觉呢。


如果能够一直避开这个话题的话,鲶尾倒是愿意一直不要去谈——他当初醒来发现自己已死时的震惊和悲伤被重新唤起,哪怕想要装作毫不在意却没办法改变事实。

在那之后骨喰又提了两次,他似乎是认真地觉得鲶尾需要安慰,望过来的眼神也读不出任何恶意。吸血鬼思索着用点特殊能力让骨喰忘记这事,却还是咽下了暗示的话语。

——人类的好奇心与执着心真是非同凡响。不过,这也确实就是骨喰啊。

吸血鬼与人类的相遇大约是在半年前。

那时鲶尾刚刚成为邻市的都市怪谈,在那越发严密的治安下只好跑到隔壁。初来新领地的吸血鬼回想了一下多年下来防备教职人员及人类警察的经历,渐渐就萌生了放弃出门用餐的念头——找一个好吃的人类,把他关起来养吧。

但还没来得及找到色香味俱全的人类,鲶尾就饿过头了。

骨喰则正好在他想放弃饲养血源的时候出现。飘雪的深夜里白发的少年从研究所独自回家,在漆黑幽深的小巷子里被鲶尾按住肩膀凑近脖子,鲶尾勉勉强强看准位置想要刺入尖牙就昏迷在骨喰肩头,背后蝙蝠翼噌地一下招摇拍雪。

至于鲶尾醒来之后怎样一改虚弱的模样咬破骨喰颈静脉,一人一吸血鬼又是如何达成约定做对方的血源与实验品,那就是他们之间的秘密了。

[总之就是那样啦……因为我已经死了嘛……虽然作为吸血鬼不会死就是了……]

眼下黑发的吸血鬼正坐在餐桌上晃动翅膀,顺便支支吾吾交代真实情况。

[……我明白了。]

白发的少年认认真真在实验用纸上写了些东西,大约又是什么论吸血鬼和关于吸血鬼,他望过来的眼神和那天一样平静,[也就是说,鲶尾不能……]

[呜哇别说出来呀骨喰!!!]

——要不是吸血鬼的血液流动很慢,现在自己的脸只怕已经通红一片了吧。

——但脸上却很热,连耳根这样的位置都像是在烧。

早知道就不说了……虽然骨喰本来就是自己饲养的人类,但仔细想想,自己平时花骨喰的钱买游戏,住骨喰原本的房间,而且还要吸骨喰的血……好像没有理由拒绝他。

背后的蝙蝠翼又因为情绪变化而颤抖,随之是轻柔的抚摸,这是鲶尾印象里骨喰第一次碰他的翅膀。比起吸血鬼的体温那只手温暖极了,有一种让他安心的感觉。

白发的少年安慰道,[原来如此……没关系的,鲶尾。]

——明明早就已经不是人类了,但为什么还会有心跳的感觉呢。

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正往背后翅膀冲去。


鲶尾本以为骨喰的意思是此事不提,他们还是之前那样的关系。虽然有些不明白被骨喰摸到的翅膀为什么会突然绷紧,但是这和被骨喰发现异常相比已经是很小的事情了。

但他却没想到骨喰的后半句是,[……这也是很好的题材。]

[那么下一阶段……我来做关于吸血鬼性冲动影响因素的研究。]

黑发的吸血鬼瞠目结舌,未曾想到坦白之后对方反而抛开了最初的关心重回科研主题。白发的少年看起来一脸平静地解释了几句就回了房间,没过多久就拿了一叠构想草稿出来。

[吸血鬼采样样本数量——1(因实验对象特殊性此研究为个例研究)。]

[吸血鬼性冲动影响因素假设——H0:假设生理刺激与性冲动成正相关;H1:反之。]

[假设检验方法及实验类型:实证检验,自身对照实验。]

[实验结果:__________。]

——真不愧是骨喰啊,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认真又严谨的模样……

——诶等一下?!生理刺激是什么?!

鲶尾盯着那几个字又一次吓到翅膀竖起。

在饥饿的吸血鬼面前安排一个人类,这简直无异于天上垂下蜘蛛丝。而在科研人员面前放下一只吸血鬼,便也同环游之时发现新大陆一般了。

骨喰的实验设计了很多组,而鲶尾看的不过是个大纲,这还是骨喰准备的第一部分。生理刺激的因变量则从吸血血量换到吸血时间,骨喰对被留下咬痕毫不在意,倒是鲶尾吸多了看他面色苍白时会有些抱歉,但身体却不由得歉意支配,几组下来都没能得到满意结果。

[我都说了这个没办法的啦……我都没在意这个,骨喰你就不要……]

在第一部分实验完成之后,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骨喰挑的片子,夜访吸血鬼。

真正的吸血鬼对人类作品里的吸血鬼兴趣缺缺,但看电影总比做实验有趣,于是他开了两句玩笑说是不是要放弃我啦,就乖乖收了翅膀占据一半沙发。

坦白说他完全不明白骨喰这样满口学术的家伙为什么会选这么一部,直到他看到路易斯说了那段话。

[那天早上我还没有变成吸血鬼,我最后一次看了日出。]

[我完全记得它的细节,但是我已忘记之前的每个日出。我最后一次欣赏这壮观的景色就好像我是第一次看一样。然后我就对阳光永别了,变成了我现在的这个样子。]

——什么嘛,像实验时那样直接表达关心不就行啦。

黑发的少年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向骨喰靠近了些,得到的回应是骨喰轻轻触碰他手背而后握住自己的手,隔着皮肤那血液的流动和香气莫名让吸血鬼安了心。

电影又放了几秒,白发的少年突然按下暂停。在寂静的夜晚里那荧幕幽幽闪着蓝色的光。

骨喰在这时轻声开口。

[……鲶尾,你有喜欢的对象吗。]

吸血鬼愣了一愣,蝙蝠翼在瞬间展开。

——明明早就不是人类了,但这一刻他确认自己听到了消失许久的心跳声。


以骨喰做研究的专业病来说,建立十个假设并做检验后,一个也不成立是很正常的,更勿论现在他全力研究的对象是个吸血鬼,研究内容是还不那么容易的性功能。

第一部分里他把能想到的因素全部列进安排,但也许正如鲶尾所说,这具身体已经死亡,生理刺激没有办法,那么心理上呢。

[……鲶尾,你有喜欢的对象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也许就能从这里入手,尝试让他身为人类的身体机能复苏——没错,是身体机能而不是单纯的性功能。

他和鲶尾已经一起住了半年。

他们的关系说好不对,骨喰对他的了解也许并不比对实验室的兔子多。这样的关系说坏也不对,毕竟这个城市乃至这个世界上会养吸血鬼的人类也许只有自己。

他们相处的第一个月几乎只在用餐时间见面,其余时间他们以日出日落为作息分界线各自生活,和平共处,保持距离,自己让给他的房间几乎总是安静的。

吸血之后鲶尾偶尔会顺着骨喰的意思说点以前的经历,认真交谈时就能发现他其实是个话很多也喜欢笑的吸血鬼,和研究毫无关系的多话。

据鲶尾自己所说他是从人类变成吸血鬼的,而在他想要细说感受时,骨喰打断了他。

自己的实验品是个智慧生物,那么只要能交流就行了吧。

[骨喰君现在也是一个人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吗?]

在某天晚上熬夜做项目时,某位前辈突然这么问了。

白发的少年下意识地想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不,现在有一位……室友。]

——虽然吸血鬼不能算作人,但自己确实不是在单独居住。

[那就好啦,虽然我们都鼓励专心做学术,但是骨喰君你这样几乎住在研究所还是不行啊……在你这个年纪不应该充满生气多去交际吗?实验室里的兔子可不能帮助你交到朋友。]

[现在的进度托骨喰君的福已经超前了,今晚你就先回去吧?]

骨喰茫然点了点头换下白大褂。在回去的路上拐弯给自己买了晚饭,想了想又给鲶尾买了一份,他好像已经饿了十八个小时了,今晚只靠吸血可能不够。

回到家时鲶尾已经醒了,但他的房间却依然紧锁着门安安静静。骨喰手里拿着他那个房间的钥匙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敲了门,探出头的吸血鬼眼睛一片藤紫,看起来不过是个普通人类。

[欢迎回来骨喰,今天也在研究所忙碌吗?]

[……嗯,抱歉回来晚了。]骨喰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买了这个。]

在这么晚买便利店食品的结果就是不幸遇到包装错误的产品,包装上写着照烧而里面的食物却是新出的地狱口味,辣得骨喰连灌整杯水。

鲶尾却毫无反应,正一脸单纯认认真真咀嚼。

[说起来我都好久没试人类的食物啦,照烧酱的口味好怀念啊。]黑发的吸血鬼这么笑着说了。

骨喰愣了一愣。

他突然想起鲶尾上次说过,在从人类变成吸血鬼之后,是失去了大多数人类的身体机能的,其中包括呼吸,心跳,以及很让他不舍的人类味觉。

——在和自己相同的年纪,鲶尾应该充满生气多去交际的,但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消失了。

——实验室里的吸血鬼很难交到朋友,他唯一能交流的人会是谁。


[吸血鬼采样样本数量——1(因实验对象特殊性此研究为个例研究)。]

[吸血鬼性冲动影响因素假设——H0:假设恋爱与性冲动成正相关;H1:反之。]

[假设检验方法及实验类型:实证检验,自身对照实验。]

[实验结果:__________。]

在将实验过渡到吸血鬼心理方面后,骨喰向鲶尾发出了关于喜欢对象的疑问,而从身旁吸血鬼的反应来看,他应该也是有目标的。在被提问的瞬间蝙蝠翼一下展开,根据骨喰平时的观察那是他有情绪波动,尤其是在感到害羞时的反应。

帮助他开始一步步恢复身体机能的计划好像一下子有了方向。

白发的少年不再试图拿血液测试吸血鬼的反应,而是将研究重点改成了恋爱采访——尽管这个让毫无经验的骨喰来做似乎有些为难人,但还好恋爱相关问卷很多。

鲶尾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年的吸血鬼,如果他喜欢的人还活着,那么那个人也许能激励他,而如果那个人死了,也许鲶尾抗拒自己研究的行为就能得到解释。

——不过在一起看电影之后,他倒变得黏人很多,他喜欢夜访吸血鬼。

——麻烦的是,他吸血的频率也上升了。

凌晨他多吃了一份睡前夜宵,在骨喰身上也额外多留四个血洞。

除开他一向喜欢的颈静脉,右手指尖和腰侧也留下了伤痕。再加上他惯例帮忙解决了一下吸血后遗症,以自己这样的状态再去实验室只会拖累进度。

太阳似乎快升起来了,鲶尾要睡觉,那么自己也回房间补充一下精力吧。

白发的少年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一起睡?]

趴在门边的吸血鬼探进头来,翅膀晃动两下,脑袋也用力点了点。

[……那就不能再吸血了,我很困。]

蝙蝠翼被飞快收起,在骨喰回过神来时黑发的吸血鬼已经躺在了另一个枕头上,赤红色眼眸缓缓化紫,两颗尖牙也消失不见,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类。

骨喰在睡梦之中梦到了鲶尾的过去,他最常提起却也最不喜欢的那个仪式。

鲶尾理论上的[父亲]有着和鲶尾一样的黑色长发,身型却高大得多。看不清容貌的吸血鬼说着些咒语一般的话,骨喰没能听懂,但他怎样抽干替换鲶尾全身血液的模样却让骨喰不寒而栗。

不知多少年前,和自己一般年纪的某个少年被想要子嗣的吸血鬼看中,而后他死去。

[我还没谈过恋爱,也还没和谁做过爱就死掉了,这太不值了。]

[啊,严格说起来,我好像都还没喜欢过哪个人……]

——那时鲶尾说过的话,自己要是能更早一点注意到就好了。

——只是他既然都没喜欢过谁的话,那天他的翅膀为什么会……

白发的少年于噩梦之中睁开眼来,发现身边的吸血鬼正在极近的距离撑着下巴对着自己发呆,那望着自己的眼神和他想吸血时很像,却又完全不同。

两双藤紫色眼眸突然对上,骨喰在这一刻确认了疑问,发觉自己心跳加快。


鲶尾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年的吸血鬼,如果他喜欢的人还活着,那么那个人也许能激励他。

这位吸血鬼的运气很好,这个人活着,而且就在他身边。

某天骨喰又一次晚归,然后他们再次一人半边沙发看电影,还是夜访吸血鬼,只不过这次是鲶尾选的,他嘴上说这和吸血鬼不一样只是打发时间,但其实好像很喜欢。

在电影又一次播放到路易那段话时,骨喰悄无声息地握住了对方的手,果然激得那双红色的蝙蝠翼瞬间展开,又害羞一般不住拍打,将冷气拂过骨喰耳畔。

——……又是翅膀……被主动亲近乃至触摸到就会变得很紧张……吗。

——……在吸血和碰自己时却完全不会害羞。

白发的少年叹了口气突然按下暂停,吸血鬼的视线随之而来。在寂静的夜晚里那荧幕幽幽闪着蓝色的光,骨喰的话语轻得几乎消失在冷气的轰响里。

[……鲶尾是……喜欢我吗。]

[……嗯。]吸血鬼也同样轻声回答了。

照进窗口的月光很好,绕着月亮的雾霭也散了开去,银色的清辉照射范围内一片宁静,而在这片宁静之中,血液香气徐徐飘散。黑发的少年无声靠近,熟门熟路解开骨喰衣领,冰冷嘴唇贴上锁骨偏上位置情人亲吻般摩挲静脉,那是他最喜欢的位置之一。片刻之后獠牙快速刺下,与此同时吸血鬼的舌尖麻醉一般舔舐周围皮肤,脖子上的刺痛感渐渐消退为酥麻,而后则是熟悉的身体反应。

吸血鬼唾液的催情功效似乎被放大了不少。

吸血和被触摸一样舒服,骨喰在某一刻空白间却突然记起自己未完成的实验来。

——吸血鬼性冲动影响因素假设——H0:假设恋爱与性冲动成正相关;H1:反之。

人类少年低低喘了口气整理好衣冠,白发垂落下长度正好盖住刚刚那处咬痕,他轻声开口。

[……鲶尾……吸血鬼会需要帮忙吗。]

吸血鬼不舍地舔了舔冒血的伤口,抬起头来时赤红色眼睛缓缓转紫。

[诶~可以吗?]


[吸血鬼采样样本数量——1(因实验对象特殊性此研究为个例研究)。]

[吸血鬼性冲动影响因素假设——H0:假设恋爱与性冲动成正相关;H1:反之。]

[假设检验方法及实验类型:实证检验,自身对照实验。]

[实验结果:在采用实证检验和自身对照实验的情况下,吸血鬼个例的身体机能复苏已达成初步效果并验证H0:吸血鬼恋爱与其性冲动成正比关系,现研究将进入下一阶段。]

[注:该个例研究将不对外公开。]


END

29 Sep 2017
 
评论(48)
 
热度(12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