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十五夜的月见小偷【短,完】

-原设背景,尾张分家鲶&德川本家骨付丧神形态设定基本鲶尾视角的八月十五月见小偷梗,写作吃东西读作想兄弟的日常,(强行)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历史相关部分内容胡诌有请慎

-算是一口团子活动带来的脑洞,不过还是自己胡诌更多……最近太忙了经常赶不上日子啊QWQ这边的假期在八月十六,就祝大家中秋翌日都快乐~


虽说娄宿*1主管的是兴兵聚众,但在八月十五这样的日子,武家却也乐意放下刀剑。

从一大清早鲶尾便被萦绕满室的香气所唤醒。整个宅邸内都一改肃穆气氛热闹非凡,御三家另外两藩*2也极早送来礼品,来客的面孔在鲶尾眼里如出一辙,但送来的栗子糕与祭神酒似乎品质不错。

黑发的少年迷迷糊糊端起点心就往回走,身后侍女惊叫一通才拿回东西——栗子糕缺了一块而杯中酒已经见了底。

鲶尾没了点心就四处乱逛,直到庭院里兔子不怕生地跳进视野他才想起来,今天已经十五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尾张家过十五。

在八月十五这样的日子里看见兔子似乎有什么征兆,黑发的付丧神不了解那些信仰却也下意识跟着兔子就跑,兜兜转转拐到到一间和室前,门敞着,祭桌边上插了两根芒草与芦,轻烟纱一样笼罩住端坐在室内的男人。

少年退了半步,在被问起他住得还习惯与否时笑了笑。

[我一直觉得你不喜欢这边。]男人神色肃穆,[不过倒是听说了,你把水户和纪伊家送来的供品都吃了。]

[诶,我没有不喜欢喔……话说您都听到这事啦……]

黑发的少年应着话,眼睛却往四处瞟了几下。

刚刚的那兔子不见了,祭桌边上倒是有一只玉雕的,玲珑雪白栩栩如生。

[那些东西是祭月用的,要做月见小偷的话,得等到上供之后才行……不,我忘了,你不用在意这些。]

[你本身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小孩子。]

尾张家的藩主*3那么说着,跨过鲶尾身边向不远处等候的另两家来使走去。时机正好,他们现在出发的话大约能在日落时抵达神社,月亮会交替升起将这个十五变成真正的良夜,只是这却与鲶尾没有什么关系了。

黑发的少年望了一眼那个背影,进屋拿起供奉团子最顶上一颗。糯米的味道很快在舌尖蔓延开来,软糯香甜。

——不过这边的团子,竟然是浑圆的啊。

鲶尾记得月见小偷是在孩子间流行的十五习俗。在这天孩子们被认做月亮的来使,人们认为被孩子偷吃供品等同于月亮受祭,而偷吃供品的孩子则会因此得到好运,尤其是连偷七家最为吉利。

水户的栗子糕口感清爽,纪伊的祭神酒晶莹剔透,而尾张的月见团子除开形状也很不错。

——这样算起来,就已经有三家了吧?


[兔子啊,兔子啊,你在看着什么蹦蹦跳跳呢?]*4

黑发的少年轻巧踏上屋顶,而后哼着新学会的童谣一路踏着十五夜的烟雾前行。

自从被送到尾张家后他就基本是被收藏的状态,今夜也不例外,尾张家的那位藩主出发去往神社也没有带他——无论出于什么考虑倒也都符合情理。名古屋的习俗与他曾经待惯的大阪城有着微妙的不同,比起赏月的酒宴似乎更热衷于祭典,鲶尾听侍女说今年的赏月庆典预备大办,巫女的祭月之舞也要从月出跳到月正当空才算结束。

倘若他不是刀剑的话,他倒是想去看一看的。

宅邸内空了大半,无事可做的少年跑进居城玩乐,但他有些印象的亲属大名似乎都随着藩主去往了神社。下午的街上空空荡荡,只有路边摆放的供奉还有些生气。

在沉重的大门旁香烟缭绕,祭桌正中端端正正摆着糖芋头,黑发的少年看了一看,拿走最大那块。

栗子糕,祭神酒,金平糖,干柿子,糖芋头……算上在尾张家吃到的月见团子,他也快把十五夜的食物都尝了一遍了,现在只差最后一张祭桌他就能得到好运。

——绝对要得到那个好运,然后……

这一条街已经到了尽头,鲶尾拍掉手上的糖粉继续往前走去,但很快就又停了下来。

付丧神无法离开本体太久,他被放在尾张家的本体正在因神体离开太久而低声铮鸣。

眼前还有几步就能抵达另一条街,但这已经是他所能行动的最远距离了。

天色不知何时渐渐暗了下来,黑发的少年站在那无形的屏障前沉默片刻回过身去,带上笑容哼着下半段童谣走回来时的路。

[兔子啊,兔子啊,你在看着什么蹦蹦跳跳呢?]

[在看着十五的月亮蹦蹦跳跳呀。]


鲶尾一路回去时又认认真真找了一遍,然后失望地发现他已经扫荡过了所有认得路的大名家,像是糖芋头那家归属尾张家的养子,而金平糖的那家则归那位大人的姊妹,其中算下来还是水户和纪伊的礼物最合他心意,尾张的也不错,但毕竟名古屋这边的月见团子顶上没有尖角,和他以前习惯了的不一样。

黑发的少年走回宅邸,少见地没有带上笑容。

[打扰了~您知道哪里还有团子可以偷吗?我只差这最后一家啦。]

[您是说……团子?您在做月见小偷吗?]在修整芒草老人闻言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您不能走太远啊……那还请回去等候吧,我托人去看看。]

他蹲在庭院里拔杂草玩,空气里水汽和芒草味混合在一起有种说不清的感觉。鲶尾无意识地叼住一根,脑子里却尽是老人离开时问的那句话。

[您并非人类,也并非孩童……您想要这个好运做什么呢。]

——他好像没有想过为什么,只是觉得他必须偷够七家的供品,然后似乎就能够得到什么了。

——而他想要的是什么,他却又不明白。

直到庭院里兔子不怕生地跳进视野他才回过神来——在这一刻看到兔子必然是什么征兆。付丧神的直觉让他下意识跟着兔子就跑,兜兜转转拐到到一间和室前,门敞着,祭桌边上插了两根芒草与芦,轻烟纱一样地笼罩住室内的男人。

那个男人回过头来,不是尾张家的那位藩主,而是秀吉。

——原来那位藩主说的没错,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里。

黑发的少年急切地向前走了半步,然后就看到了那个身影。浅色发的少年向秀吉点了点头,起身拿走供奉顶端的团子,连着尖角一起咬掉上面一半,然后将另一半递过来。

[……秀赖大人说,一旦偷吃了七家的供品,就能得到好运。]

——原来自己所记得的月见小偷习俗,是在这个时候所得知的。

[……这是第七家了,一人一半吧,兄弟。]

——原来自己想要得到好运,是因为骨喰曾经这样和他分享过。

刚刚的那兔子不见了,祭桌边上倒是有一只玉雕的,玲珑雪白栩栩如生。鲶尾意识到了什么,在接过团子时闭上眼睛,糯米的味道很快在舌尖蔓延开来。

许久之后他重新睁开眼,那时已经是晚上,他想他应该再也看不到那只兔子了,一如他从某一天开始就没有再见过骨喰一样。

天全黑下来了,只可惜下雨了,看不到月亮。


骨喰对节日向来没有深刻概念,直到执行任务时鲶尾一边追着兔子满山跑一边喊他小心旁边时间溯行军时他才想起来,今天已经八月十五了。

这个时代的十五夜习俗和过去有些不同,单拿团子来说,兔子遗落的一口团子形状浑圆,而他却总记得在秀吉家时那团子顶上还有个尖角。本丸内各家所习惯的赏月方式也都因时代和地域有些差异,一时间还差点为应该遵循哪种吵闹起来。为此主殿还说了,倒不如就来个月见小偷大赛吧,能偷到七家供品的似乎就能得到好运。

——不过前提是,本丸有足够多能够被当作供品的一口团子。

[呼,终于抓到啦。]

黑发的少年在自己解决时间溯行军时终于抓到了那满山乱跑的兔子,正带着笑容向他跑来。那雪白的毛球趴在鲶尾怀里变得异常安静,看起来也像个团子。

骨喰接过那只兔子,却突然觉得他是见过它的。

那似乎是他被修复后所度过的第一个八月十五。

失忆之后他一度有些恍神的毛病,直到在庭院里的兔子蹦进视野才意识到已经十五,在这一天兔子会带来某种征兆。而在跟着兔子奔跑许久后,白发的少年停在某间门大敞开的和室前,屋内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拿走祭桌顶端的供奉团子,但却看不清容貌。

许久之后他重新睁开眼,那时已经是晚上,他想他应该再也看不到那只兔子了。

白发的少年走出和室探头望向外面,天已经全黑下来了,只可惜下雨了,看不到月亮。


END


*1 娄宿,农历八月十五在古代天文里归属娄宿。日本认为这一天和农历九月十三都是赏月的良夜,不过这里鲶骨都因为下雨没看到月亮,所以这天其实算雨月。

*2 御三家与两藩,德川家分家后尾张,水户与纪伊并称御三家。鲶尾被送去的是尾张,而在这篇设定的时间点骨喰已经被修复留在本家了,所以是失忆+没见过鲶尾的情况。

*3 藩主,即分家家主。尾张归属名古屋藩,藩主在后来从武家变成了华族,至于这里的藩主是谁没有查到资料说鲶尾到底应该是和哪位见过(他也就念了下秀赖……)所以略过不提了。

*4 日本童谣,鲶尾哼的重复两遍就是完整版了,据说是从江户时代开始流传的。

*5 关于鲶骨印象里的团子和后来吃的的不同,一说在那个时期各处团子都有些差异,而大阪城的团子上往往有个尖角(鲶尾的呆毛!),于是就设定成名古屋的没有了。

05 Oct 2017
 
评论(39)
 
热度(83)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