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冲田组】大和守安定的介意与不介意【短,完】

-现paro,幼驯染关系的伪直男冲田组充满套路的恋爱萌芽,清光薛定谔的女友有注意,基本未极安定视角注意,无脑傻白甜注意,HE

-算是欠了 @鹿菌菌落类生物 很久的冲田组糖(?!),他俩那种矛盾统一的关系还挺难搞的……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请慎


大和守安定在十九岁那年第一次介意起了加州清光的宝贝指甲油。

那是个挺冷的冬日,十九岁的少年们得知冲田总司见面会的事便兴奋约见,点单时加州清光觉得咖啡是成熟的味道而大和守安定固执要喝薄荷苏打。送来的陶瓷杯与玻璃杯内温差巨大苦甜兼备,大和守安定喝了一口冻饮就觉得寒进骨子里,抬眼时对面发小则正吐着舌头撕开糖包,砂糖细雪一样溶进咖啡。

[这家店一定是送错了咖啡——这太苦了——]

加州清光这么为自己解释着向咖啡内一连洒了两包糖,然后伸手提起了牛奶壶。

大和守安定望见他的手,将调侃他装老成的话连着气泡一起咽了下去。

毫无疑问,对面的这双手是很好看的。加州清光在十四岁时开始学会护理自己的手——或者说是保养,接着就将装扮的兴趣投向了深深浅浅的红色指甲油,再往后则是耳夹,高跟鞋与其他。不得不说他这几年来对手的护理卓有成效,少年提起牛奶壶的手指修长白净,骨节微微凸出而不显得刻薄,茧子被刻意磨去了大部分,就连指甲也柔和带着珠泽,在咖啡厅的吊灯下看来几乎会闪光。

大和守安定曾经嘲笑过青梅竹马这样女孩子气的行为,但抛开言语上的作弄,作为多年的发小,他还是会在加州清光考虑换指甲油时诚心诚意地说上一句——

……不,现在该说的是另一句。

[……清光你为了女朋友连指甲油都卸啦。]

加州清光的指甲上只留了一层透明的护甲油,远看时与大和守安定的并没有什么分别。而实际上,那指甲上面本该有冬日红梅一样艳丽的颜色的。

专心搅咖啡的少年似乎也没料到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愣了一愣低头也去看自己的手,然后稍稍皱起了眉——但大和守安定心想这应该是错觉,加州清光抬起头来时分明是在笑的,还是个和平时不同,颇为爽快的笑。

[啊,红指甲?安定也觉得那样更可爱吧?但是没办法……被女朋友埋怨了,说了[加州君的手漂亮得让身为女性的我也感到了一丝自卑,这样反而显得我像个不懂得打扮的女孩子了呢]这样的话……那就只能放弃了。]

[毕竟是在交往啊,还是要尊重对方的想法的。]

口腔内苏打液体沉沉浮浮不断膨胀而后破裂,气泡迸开的感觉像是在舌尖上安置炸弹,然后那冰凉的液体就自喉间滑下冰冻过野。

不知不觉间大和守安定喝完了薄荷苏打,玻璃杯内一半冰块清清脆脆碰撞杯壁。

[而且不是有那种说法吗,[要为喜欢的人改变]……之类的。我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这样,先得到对方的注意力,然后才能得到更多的喜欢。]

在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前,加州清光这么说了。

大和守安定于是想起这位青梅竹马第一次说要换指甲油的回忆来。

十六岁的加州清光捧了一堆瓶瓶罐罐堆在桌子上,然后非要让自己给他选一个新的颜色。对此不甚敏感的少年看了几瓶,然后就说出了那句话。

——[你还是涂红色指甲油好看喔,清光。]

在那之后加州清光再也没换过指甲油的颜色,直到今天他卸了个干净。


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的孽缘自四岁开始直至十九岁都未曾断绝。

他们童年时期的友谊十分简单,无非是在角色扮演时为谁能够扮成冲田总司而打成一团,之后又一同乖乖坐在电视机前等待偶像的登场。少年时期他们则开始对对方有了些意见,像是加州清光仿佛偏执一般开始追求可爱的行为让大和守安定觉得微妙,以及大和守安定似乎剔透实际打结的思路让加州清光深感难以沟通。

成长使得他们越发不同,对彼此的差异也越发介意。

但命运是很有趣的,他们哪怕一直吵闹,却总能在抽签决定两人三足时绑紧对方的脚踝,以及在对方的人生迎来转变时成为第一见证者。

例如加州清光突然宣布他交了个女朋友。

加州清光在这事上倒是对青梅竹马毫无隐瞒,恋爱第二天进房间一掀被子就把尚在睡梦之中的大和守安定拉起来人生商谈。咖啡厅里加州清光眼睛里就像是灌进了红色的苏打水一样,里面气泡翻涌着闪闪发亮。

大和守安定被这样的视线盯得没法打盹,只好揉揉眼睛点一杯薄荷苏打振作精神。

[哈啊……清光喜欢的人……完全想象不出来会是什么样的。]

[……那家伙吗?野生动物……不,博美犬一样的感觉吧?]

大和守安定被这个形容一下驱赶走了困意。

[哪有清光你这样说别人的。]

[哈?会吗?]加州清光无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辫子,而后避开了对面的视线,[换个说法的话,那家伙……怎么说呢,有时候很敏锐但是有时候又很迟钝,看起来很机灵但实际上却认死理,但是还挺可爱的……有时候甚至还和我一样可爱。]

——原来清光也会夸别人可爱啊。

——上一次的可爱排名里还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因为冲田君是帅气的类型。

大和守安定吸了一口薄荷苏打,气泡像是要侵蚀口腔一样滋滋作响。

[那下次介绍我认识吧?清光喜欢的人。]

但他至今都没能如约定那样见到加州清光传说中的女朋友。

那个女孩子在对方的话语里不常出现,以至于他一度觉得这位只活在青梅竹马的描述里,直到加州清光卸掉他的宝贝指甲油,她在安定心里的存在感才一下暴涨——

接着就是加州清光的宝贝耳夹。

他们又一次在咖啡厅商量去冲田总司见面会的事情。加州清光在冬天也固执要穿他喜欢的风衣和衬衫,嘴里还嚷嚷着要不是为了形象他真想缩在大和守安定背后,然后就被用力扯下了围巾。在没了遮掩后,少年泛红的耳朵露了出来。

[……这也是女朋友的要求吗,清光?]

大和守安定攥紧了那条围巾。

加州清光沉默着推开门要了咖啡,甚至还记得给他的青梅竹马点了杯薄荷苏打。他回过头时有些无奈地皱着眉伸出手来,掌心里菱形的耳夹有些陈旧。

[不完全是……毕竟安定也说过这样看起来太花哨了嘛,所以又一次被提起时就觉得,不如顺势改变一下试试看……?不过,果然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但毕竟是在交往啊,还是要尊重对方的想法的。]

如果时间倒回一个月前加州清光刚刚和那位女朋友开始交往时,大和守安定敢以一张冲田总司的亲笔签名笃定他的发小不会是什么重色轻友的角色。加州清光不曾向他隐瞒恋情,也从未因女朋友怠慢好友,倒不如说他们相处的时间依然长得惊人。

现在他不敢了, 也许把亲笔签名换成影印版他才能下注。

——[那么清光,你喜欢现在这样吗?]

继指甲油后,大和守安定在十九岁那年介意起了加州清光的宝贝耳夹。


之后的商谈不甚愉快,加州清光在被提问的一瞬间皱起眉头露出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之后则又将话题扭回了冲田总司的见面会。

大和守安定认认真真听进全部但注意力却没离开过加州清光,视线从手指看到耳垂再到头发,然后对着踢到自己小腿的鞋尖以同样的力气踢回去。他心想加州清光接下来该不会准备放弃高跟鞋,然后再去剪头发吧,他是真的想改变吗。

实际情况更为糟糕,在加州清光有些为难地提起那个女孩子也想一起去冲田总司的见面会时,大和守安定气鼓鼓地多点了一杯薄荷苏打,喝下去后五脏六腑都快结冰。

加州清光递过热咖啡,但却完全不苦。

[[咖啡有成熟的感觉]……这句话该不会也是清光女朋友说的吧。]

[那倒不是啦,]加州清光又踢了他一脚,笑着伸手拿起下一包砂糖,[咖啡很香啊,是这家的太苦了……说起来,总觉得她在安定眼里已经是个坏人了。]

[嗯,是这样的喔,我觉得她和清光不合适。]

少年拦下他往咖啡里继续加糖的手,而后将白瓷杯推了回去。

[……清光还是和我比较合适吧。]

迟疑片刻后他这么说了,惊得自己的发小险些洒了咖啡。

其实他能够明白那个女孩子希望加州清光放弃她不喜欢的指甲油和耳夹的想法,无论是交往时应该尊重对方的想法这一态度,还是要为喜欢的人改变这个说法。

就好像加州清光觉得这家店的咖啡太苦想要往里加糖和牛奶一样,那个女孩子喜欢了他的发小,却没办法接受别的方面,所以她想要改造。

加州清光接受了,但大和守安定却不希望那样。

这杯咖啡在最一开始并不属于他,但是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往里加过糖了,并且和加州清光一起把它变成了两个人都喜欢的口味。他想自己是有资格回击喜欢这杯咖啡却想将它变成不同味道的客人的,哪怕那个人是他发小的恋人。

[虽然我也和清光的女朋友一样觉得清光涂指甲油,戴耳夹还有穿高跟鞋很奇怪,那太女孩子气了……但是我不介意清光继续这么做。]

[那样的清光就很好,不用改变我也会喜欢你。]

他可以一直喜欢薄荷苏打,一直喜欢冲田总司,应该也可以一直喜欢加州清光吧。

大和守安定认真地望向对面,蓝色眼瞳里像是有薄荷苏打一样的气泡在翻涌。

[你还是涂红色指甲油好看喔,清光。]


——大和守安定在十九岁那年介意起了加州清光不存在的女朋友。

——而加州清光则在十六岁那年介意起了大和守安定。


END


TIPS——

开头预警的薛定谔女友实际上不存在,都是清光的套路,而清光的话里有刻意区分喜欢的人和女朋友这两个概念,描述喜欢的人那里应该也很明显了。

因为这篇的清光套路安定但是安定直球清光所以就不分攻受了,请别介意。

有个细节鹿菌说她不懂于是解释一下,在桌子下拿高跟鞋踢(蹭)对面人的腿其实有性暗示意味,当然这边冲田组互踢其实是挺健全的感觉?

19 Oct 2017
 
评论(39)
 
热度(153)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