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吸血鬼生存之道【短,完】

-吸血鬼paro,吸血鬼鲶&科研所骨后续,薙刀鲶坏爸爸担当注意剧情跑偏放飞自我可能有点点亲情向的刀,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绝我流ooc妄想,请慎

-卡在最后祝大家万圣节快乐,也祝樹老師农历生日快乐~


骨喰有个秘密,那就是他饲养着吸血鬼。

说是秘密的原因是因为这一点从他的作息看不大出来。都说研究学术的没有时间做多余的事,更何况这位少年怎么看都太沉迷项目而缺乏生活情趣。是以在发现他脖子上奇怪痕迹时,那位研究所的前辈还有些欣慰。

[骨喰君,最近天气有点冷,可以换一件高领的衣服哦。]

白发的少年愣了一愣,沉默了好久也没说话,只下意识地揪紧了领口。

前辈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颔首笑笑便不再言语。年轻的研究员低下头去,又强看似镇定地继续研究起项目来,白发垂落下勉强掩盖脸上的红晕。

至于那让人误会的印记……倒也确实不是伤口就是了。

他从未想过会和人交往,而他交往的对象还真的不是人类。

对鲶尾身体机能复苏的研究也许在最一开始就出现了方向错误,而在互通心意之后,原本端正严肃的研究内容也变得乱七八糟起来。

而更乱七八糟的是,人类与吸血鬼都乐在其中。

昨晚吸血鬼兴致勃勃尝试了在人类的脖子上留下痕迹,这还是他第一次以不用獠牙的方式那么做。而那催情的唾液即便是作用于皮肤也效果绝佳,直到现在他似乎都还能感受到那不同于吸血的酥麻感。

[好,给骨喰留下更多痕迹啦……这样应该就比较安全了。]

骨喰拉起衣领,[……安全?]

[啊,这几天附近好像不很太平呢……你要记得早点回来哦。]

白发的少年想起恋人的叮嘱,看了看时间便脱了白大褂。

——有点晚了,回去吧。

今晚的月光很亮,穿过树荫落下光束又在地面投下光斑。空气里隐约看得到浮浮沉沉的灰尘,而地上的光斑看起来就像是碎银一样。

鲶尾说过他喜欢晒月亮,要是他不一直待在家的话,也许可以一起散个步。

骨喰这么想着推开了便利店的门,而后就看到了黑发的吸血鬼。

几乎从不出门的少年此刻看起来就只是个夜班打工的学生,穿着便利店的制服带着笑容,还煞有其事地抬起一只手指了指身边的货柜——那是骨喰第一次给他买就选不幸中招的便利食品。

[晚上好骨喰,今天也还要选地狱口味吗?]


夜晚极深,路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行人,只有便利店还亮着橘黄色的灯光。

便当在微波炉里转了几圈,骨喰看着鲶尾拉开门伸手到那上面晃了晃又碰了碰盖子,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尽管他并不知道鲶尾是怎么得知了自己惯来的便利店又设法成功应聘了夜班打工,但这其中的心意已经很明显了。

下一秒那黑发的少年就端着便当满脸委屈地回过头来,期期艾艾地开口。

[我感觉不出来,骨喰你看看有没有熟?]

白发的少年伸手去接盒子,一下就被烫了手指。

[诶诶诶原来已经加热过头了?!抱歉抱歉,会很痛吗……手指被烫掉了吗?!]

骨喰叹了口气摇摇头,将被烫到的部分按在了恋人耳垂。吸血鬼的体温偏低,而耳垂似乎比别的部位还要凉一些,手指上的灼烧感很快就褪去了。鲶尾对此愣了愣就又笑起来,伸手拉住骨喰手腕摩挲过他掌心。

[唔,这样很痒啊,骨喰……我可是双重意义上都很饿。]

黑发的吸血鬼这么威胁着露出尖牙作咬人状,得到的回应令人失望,人类少年见怪不怪地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去掀开了已经没那么烫的便当盒。

[……嗯,回家之后请便。]

[是怎么样都可以的意思吗?]旁边的吸血鬼颇具暗示意味地覆盖住了自己的手背,脑袋也凑近了些,语气却突然又拐了个弯,[但是别想蒙混过关!今天骨喰也回来得太晚啦,比昨天还晚……我有说过这几天附近很不安全吧?]

[抱歉,今天多花了点时间。]白发的少年认真道, [……我没事的。]

[那也不行哦,虽然我有特意在骨喰身上留印记,但是要是遇到特殊状况……]

鲶尾的话还没说完,便利店的自动门突然打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愈来愈近。骨喰将视线自便当移到鲶尾脸上,看到那被挂起的营业性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与此同时,血的味道伴随着巨物落地的声音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该怎么办呢。]

黑发的吸血鬼喃喃道,下意识地拉紧了恋人的手。

深夜四点三十一分,鲶尾打工的便利店迎来了第二位客人——

一位踉跄闯进的客人,以面部着地的方式跌倒在地一动不动,白色衬衣的后背一片鲜红。

骨喰走近了一些,看到他颈侧两处牙洞汩汩流血。


那天深夜里鲶尾难得流露出了不安的情绪。

黑发的吸血鬼在骨喰拨完急救电话后就关掉了便利店的灯,而后悄无声息地将嘴唇凑向了对方脖子上留下痕迹的地方。那双尖牙在那里蹭了又蹭却始终没咬下去,最后还是骨喰被磨得有些难忍,伸手将他脑袋往下一按。

在恋人加大力气时,白发的少年给了他一个安抚的拥抱。

——这座城市里还有其他的吸血鬼。

不同于鲶尾这样寻找了固定血源的类型,袭击路人的那位饮食习惯并不怎么良好,跌倒在地的路人失血过多,脖子上被撕咬的痕迹也很是明显。

而据鲶尾所说,一般吸血鬼都不会有那样巨大的食量,除非是出现了两种特殊情况,其一是那个吸血鬼饿过了头,其二是那个吸血鬼受了伤。

[果然我还是把夜班辞掉好了。]黑发的吸血鬼舔掉最后一滴血,在那上面轻吻了一下,[骨喰每天回来得太晚了……反正晚上我也没事,我来接骨喰回去吧。]

他拉住自己的手冰凉又柔软,似乎还在微微颤抖着。

[……嗯,以后都一起回家吧,鲶尾。]

尽管有些不明白鲶尾的坚持,但白发的少年还是给予了一个肯定的回应。

——他在害怕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比骨喰预计得来得早。

人类少年在实验室里见到了那闹出事端的罪魁祸首。比起鲶尾对方看起来更符合人类妄想的吸血鬼模样,穿一身古里古怪的衣服,嚣张地舒展着翅膀,眼睛赤红獠牙锐利,背后的斗篷被窗外的风吹得猎猎作响。

那个吸血鬼是自顶楼的窗口飞进来的,而在深夜里,实验室只剩下骨喰一人。

[我说怎么有股熟悉的味道,原来是在这里啊……]

白发的少年想起鲶尾的叮嘱,不动声色地握紧了解剖刀。

按鲶尾说的,一般吸血鬼不会去找同类的固定血源——但那个前提是,一般吸血鬼。如果是最近在城市里兴风作浪的吸血鬼呢?

——他只怕不会在意这一规矩。

走近的吸血鬼有着和鲶尾一样的黑色长发,身型却高大得多,骨喰在他打量自己的同时也在打量对方,只觉得那个模样看起来很是眼熟。

[诶,就是你吗?那小子还不错嘛……几百年下来了,居然还没死掉。]

骨喰愣了一愣,突然明白了什么。


鲶尾有个秘密,那就是他其实是个吸血鬼。

说是秘密的原因是因为这一点从他的外表上看不大出来。眼下在深夜里晃悠的少年看起来不过是个晚归的学生,眼睛明亮笑容灿烂,嘴里细细碎碎哼着听不清的歌,偶尔拦住人时还会颇有礼貌地使用敬语。

路人茫然给他指路,在少年不知何时消失时才堪堪反应过来。

——有哪所学校是现在才下课的吗?

夜晚很好,绕着月亮的雾霭也散了开去,银色的月光落下清辉覆盖着不远处的建筑群。路人指向的方向距离鲶尾有三个街区左右,在这样的时刻甚至还亮着几盏明灯,到处是一片宁静,夜的香气徐徐飘散。

黑发的吸血鬼驱散掉刚刚那位路人的气息,而后以讨人喜欢的笑容顺利进了研究所。骨喰的实验室在顶楼,按鲶尾的估计这时候他应该正好结束项目。

撇开对自己外表的在意,鲶尾也同样深感能保留人类特征的好处,那就是在问路时比较顺利,而且这种时候他往往不会受到什么阻碍。

这边的夜晚空气很好,月光也很好,穿过树荫落在地上时就像是碎玉一样。

——那么在接到人之后,就邀请骨喰一起散步晒月亮吧。

在发现骨喰的实验室里空无一人之前,鲶尾是那么愉快地计划着的。

而在认真嗅过这让吸血鬼都满意的空气后,少年的翅膀应激地展开。半透明的蝠翼扇动几下,紫色的眼睛渐渐转为赤红,在黑暗的实验室里闪闪发亮。

吸血鬼的视线盯住了那柄落在地上的解剖刀。

——这间研究所,有同类来过了。


鲶尾在被迫成为吸血鬼之后曾经度过了很长一段难熬的时光。

在成为吸血鬼后少年对自身的身份有了极强的割裂感,无缘无故被改造的不满让少年想要找到那位理论上的父亲问个究竟,而他却又对那仪式充满了实实在在的畏惧,再也不愿见那可怖的吸血鬼第二面。

——事实上,他也确实不知怎样才能见到那位所谓的父亲。

少年打起精神来想尝试继续以人类的身份生活,像是强制自己按人类作息生活,给已经失去人类味觉的自己准备食物,以及花了很长时间学会收起翅膀和尖角。

但这才坚持了没有几天,身体的饥饿感就让他本能地露出了獠牙。

[……唔……我再也不要晚上睡觉了。]

黑发的少年将手里神情愉悦的人类摔到地上,而后抖了抖翅膀啐掉嘴里那口血。

那位理论上的父亲在将鲶尾全身血液替换之后就不见踪影,从吸血的要点到瞬移的使用,吸血鬼的所有生活常识全得靠他自己琢磨——

包括对吸血鬼很重要的飞行。 

在被火焰重重包围的公寓楼内,年轻的吸血鬼推开了窗,而后急速坠落。

——就和现在一样。

实验室里遗留下的气息让吸血鬼少年一时间没保持住人类形态,在看到那落在地上的解剖刀后转身自实验室的窗口一跃而下。在急速坠落而卷起的风声里,半透明的蝙蝠翼规律地拍打着,同类的气息与在骨喰身上留下的印记将少年带向了三个街区外的方向。

翅膀扇动停下之时,鲶尾已经落在了之前打工的便利店门外。

时间正值深夜四点,吸血鬼维持着原本的姿态径自踏进,然后就闻到了一股鲜血的味道。便利店里的职员以面部着地的方式跌倒在地一动不动,白色衬衣的后背一片鲜红,颈侧两处伤痕。

在窗边坐着两位客人,一位是骨喰,而另一位——

穿着古里古怪的吸血鬼,深夜吸血事件的罪魁祸首,鲶尾理论上的父亲,正是他在前几天感知到危险而想要躲开的那一位。

鲶尾径自走过他身边去看骨喰的脖子,然后松了口气转过身去。

那位吸血鬼嗤笑一声,舔掉了嘴角的血。

[好久不见,飞得慢了点啊,小子。]


对吸血鬼来说,会特地搬迁的原因无非有二,一是乐趣,二是逃命。

鲶尾自隔壁城市搬来的原因是第二种,为了逃避教会人员和人类警察,为此他小心翼翼地准备袭击人类而后将其圈养,并成功隐藏了踪迹。

而那位吸血鬼的逃命却有股唯恐天下不乱的味道,不光几天之内就惹出了几桩是非,还直接找上了被自己遗留的子嗣——以直接拎走人质的方式。

便利店内气氛紧张,两个吸血鬼仿佛眼神角力一般对望着。

白发的少年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动声色地拨了急救电话,然后伸手碰了碰鲶尾的翅膀,那只手温暖极了。片刻之后微微颤抖着的蝙蝠翼在轻柔的抚摸下渐渐平静,最后嗖地一声连着尖角收了回去。

鲶尾扭过头不去看那边,藤紫色眼眸转而落在了骨喰身上,呆毛委屈地晃了晃。

那位吸血鬼的请求,或者说是威胁其实非常简单。

据他所说他受到了某位对他穷追不舍的教会人员的袭击,之前两人一直未能分出高下,而在最近那次交手时,他一时大意便被对方的银弹伤了身体。吸血鬼尽管不老不死,但这样的创伤却足以让一个纯血吸血鬼狼狈奔逃。

在几乎快要吸干好几位路人之后,那位吸血鬼在研究所附近闻到了熟悉的气息,然后就顺着找到了骨喰,并提出了在他痊愈之前代为遮掩和保密的条件。

这条件并不苛刻,但却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

鲶尾曾经想过一旦能够再见到这位所谓的父亲的话,他会向他询问什么,但现在他却没有什么想追究的了。

——他的生活在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在认识骨喰之后,就已经和过去割裂了吧。

在交涉几乎达成时,那吸血鬼却突然戏谑地开口了,巨大的蝙蝠翼拍打起风。

[别想着联系这边的教会和警察哦,白发的小鬼。]

[或者说你要是希望那边也来人把这家伙带走的话……那我也无所谓。]

骨喰在片刻的沉默后停下了继续拨号的手,却又迅速地在邮件页面打了一行字递给鲶尾——屏幕上赫然写着,我也不喜欢他。

黑发的少年弯起眼睛笑出声来,只觉得这个[也]用得太合适了。


骨喰有个鲶尾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曾经和那位吸血鬼谈过话。

在交涉过后那位吸血鬼借住在了储藏室,起初几日他们还能在散步晒月亮时碰到,理论上的父子二人关系糟糕几乎不曾说话,偶然有的几句也是戏谑的嘲弄或是气鼓鼓的回应。骨喰则更为安静,不会劝解,也不想劝解。

鲶尾曾经说过,那位吸血鬼选择他做子嗣的原因至今不详,而在将他的全身换血之后,新生的吸血鬼是完全依靠自身才学会了如何生存。

他完全能明白鲶尾为什么讨厌他这位父亲。

[……嗯,等他离开……就好了。]

骨喰这么宽慰着闹别扭的恋人,然后又一次回拒了那位吸血鬼的建议。

[说真的,白发的小鬼。]

[你不考虑下也做我的子嗣么,你挺不错的。]

黑发的青年正倚着门框和骨喰攀谈,他眼睛弯起来时和鲶尾有些相似,倘若谈吐间不那么语中带刺的话,他和鲶尾是真父子应该也不会太违和,[你资质很好,也许会比那小子还适合做吸血鬼哦。]

[而且你不是喜欢他?和他一起不老不死才更好吧。]

那位吸血鬼扇动着翅膀解开了手上染血的绷带,也刻意煽动着人类少年的情绪。然后自他掌心落地了一颗银弹,落在地板上清脆作响。

月光很亮,空气里隐约看得到浮浮沉沉的灰尘,而透过窗帘的光落在地板上,看起来也像是碎银一样。

白发的少年望了那颗银弹一会儿,平静地开口。

[这是你从身体里拿出来的第十四颗子弹了。]

骨喰这一生中见过两个吸血鬼。

第一个是鲶尾,他在快要饿死的时候选择了袭击自己,却因为饥饿而昏迷在了自己肩膀上,而在那之后他们有了约定,再然后他们交心成为了恋人。

另一个则是眼前的吸血鬼,他在实验室里看起来威风凛凛,而在拎着自己飞行后便首部助理坠落在便利店门口,斗篷被风吹起,身上密密麻麻嵌满银弹。

他叹了口气,心想这两个吸血鬼都不像人类以为的那样强大。

[……你快死了么。]


倘若鲶尾那天有更早一些赶到便利店的话,他大概就能听到那段秘密对话了。

白发的少年在亲眼目睹那吸血鬼满身的银弹之后打了个寒颤,想起鲶尾说过他也曾经躲避教会人员与人类警察,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了吸血鬼是怎样生存的。

而在他借此机会试图转身逃跑时,黑发的青年倚在门框上说了一句话,成功让他停下了脚步。

[看好那小子……鲶尾……别让他死了。]

骨喰阖上眼,没去看那个遭受袭击的便利店店员。

——近期被袭击的路人都失血过多,而一般吸血鬼都不会有那样巨大的食量,除非他饿极了,或是他受伤了。

——吸血鬼特地搬迁往往不是为了乐趣就是为了逃命,但那位吸血鬼在逃命中却完全不懂得遮掩踪迹,这也绝不是纯血种吸血鬼会犯的错误。

——近期吸血事件的真相很简单,那位吸血鬼伤得很重,甚至危及性命。

能让一位从不在意子嗣的父亲特地逃来这座城市的原因则更简单,不过就是他快死了。

黑发的青年在谈话时和骨喰以为得有些不同,在讲述情况和提出条件时并没有什么嘲弄的意味,甚至还颇是欣赏地夸赞了几句那位对他穷追不舍的教会人员,并看起来完全无碍地将嵌进手臂的银弹取出了一颗。

[我什么都没教给他,他在最一开始连飞都不会……到底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不过既然这样都没死,那么就别死了。]

[如果有个喜欢的人类盯着,那小子估计也会更有精神点吧。]

白发的少年答应下了那位吸血鬼嘱咐的事。对方看起来很是愉快地抖了抖翅膀,将那颗银弹随意丢到了一边,地板上清脆响了两声,便不止滚到哪里去了。

骨喰望向外面,月光很亮,空气里隐约看得到浮浮沉沉的灰尘,而透过窗帘的光落在地板上,看起来也就像是碎银。

在鲶尾匆匆忙忙踏进便利店时,那位吸血鬼重新带上戏谑的笑意开口了。

[好久不见,飞得慢了点啊,小子。]

骨喰愣了一愣,想起鲶尾曾经说过他是怎么学会飞行的。

那位理论上的父亲在将鲶尾全身血液替换之后就不见踪影,从吸血的要点到瞬移的使用,吸血鬼的所有生活常识全得靠他自己琢磨——

包括对吸血鬼很重要的飞行。

在被火焰重重包围的公寓楼内,年轻的吸血鬼推开了窗,而后急速坠落。

那位吸血鬼从未现身,又为什么会知道鲶尾的事情。

白发的少年心下了然,在沉默片刻后掏出手机拨了急救,过了一会儿又打了一行字给鲶尾看——

我也不喜欢他。


在某一天晚上醒来时,鲶尾发现家中的储藏室清空了。

那位讨人厌的吸血鬼不知是否是昨夜搬走的,室内干干净净什么都没留下,黑发的少年有些意外他没有在离别时嘲讽一通或是蓄意挑事,愣了愣就开开心心舒展了翅膀在屋内低空飞行,然后在骨喰回来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 拥抱。

[哇那家伙可算走了……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黑发的少年看起来心情波动很大,甚至还在未吸血时就显露了吸血鬼的特征,浮在空中拉着骨喰说话,一双半透明的蝙蝠翼上上下下拍动着。

白发的少年望向那个房间,看到窗台边留了一颗银弹,那大约是最后一颗。

骨喰便也由衷地微笑,然后回抱了眼前的恋人。

[……嗯,真是太好了。]


END


本来就想写个坏爸爸实际上很在意儿子,在这种时候还出来给他俩打助攻的剧情,结果搞误导搞着搞着没控制住走向还给了他个开放式结局【怎么薙刀鲶在我这里都这么惨的……然后脇差鲶骨都成了……

欺负薙刀鲶……也,也算是如树老师所愿?!

31 Oct 2017
 
评论(46)
 
热度(8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