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卡夫卡密语【短,完】

-学paro,交往中鲶骨设定,骨喰视角→鲶尾视角注意,图书馆谈心有,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恋爱脑没救,和 @名原凪 凪老师脑洞时还是个很工口的车,结果写出来变成了清纯派……请慎

-这个月好懒啊现在才写第一篇,错过了写我推一周年不说,都快到28了……


骨喰倒在一堆书里时除了天旋地转还感受到了一阵钝痛。

疼痛的部位不在他预想的后脑,而是被忽略的后腰,追根溯源则是抵在他后腰的精装本,有棱有角坚硬厚实,仿佛在和其他书一样托举手臂支撑着他不直接撞到地面,又仿佛在对他下逐客令。

白发的少年下意识要从散落满地的书之间起身,没能成功又撞了一次,一起摔倒的那位还半趴在他身上闭着眼睛倒吸凉气。平时他做晚班的图书管理员,鲶尾在来还书或是接他时总调侃他整日埋在书堆,而现在他们却真的是掉进了书海里,指尖下或细腻或毛糙的纸张铺成一片浪花。

像他手边就有一朵,拿起来一看,雪白书页,花体印刷,有些难认的卡夫卡。

似乎是写了句我觉得你是把刀子*1,看起来还挺触目惊心。

靠在胸口那个黑色的脑袋撒娇片刻便抬起来了,人却没起,单手撑着地问他有没有摔伤。骨喰从他的眼睛看到一片白色海洋,尽是自己身边散落的书页。而自己的视野里则是鲶尾因撞击半散开的长发,以及身后的窗。

北半球早换了冬令制,图书馆的闭馆时间为此便也调早一小时,但今天不一定,他们得收拾残局。自己的,书堆的。

腰间钝痛在试图起身时更明显了一些,白发的少年叹气,移开垫在自己脑后那只手,向后靠了靠,撞进发丝间的精装本尖角张牙舞爪。

刚刚支撑住他的并不是书。

[……嗯……很痛。] 骨喰轻声回答,像是在顾虑着图书馆这一场合。

黑发的少年不再笑了,短促地应了一声又伸手扶住骨喰的后脑。他们四目相对,鼻尖对着鼻尖。骨喰愣了愣,忘记抽走自己后腰上那本书。

他对鲶尾避无可避,也不想避。


确定交往也是在某天闭馆的时候。

那时北半球开始自夏令时向冬令时过渡,漫长难熬的白昼进度条缩短,不知何时起蝉带着虚幻感的鸣叫也消散了。图书馆晚上十点闭馆,管理员惯例在九点半清场关了冷气,室内于是便浮起干燥的灰尘气息。

白发的少年踩着梯子将访客归还的书放回最高一层,红皮的精装本待在那个小小的角落,就像是这时他一个人待在偌大的图书馆里一样。

但今天不是。梯子下方黑发的少年喊了他一声,然后笑着递上来另一本。

厚皮花体的米莲娜*2,侧封烫金敲着法兰兹•卡夫卡。

这并不像是鲶尾会看的书,他第一次来借时拿的还是影碟,借阅记录里偶尔有漫画或是历史,后来则不知怎么突然换了口味,每次来借阅归还的书从法律到经济再到设计,跨度太大,借得高频,还得还飞快。

他有时候会想,鲶尾其实没有认真看吧,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看。

骨喰也不看,却有些好奇地翻开卡夫卡看了两行,读到些百转千回的告白和倾诉,包括一句莫名其妙触目惊心的我觉得你是把刀子。

他被这句话惊到,下了梯子去查它的位置。

——第3区,第9书架,第4层。

他读了两遍数字,回过头和鲶尾四目相对。

黑发的少年轻声重复,像是在顾虑着图书馆这一场合,[394。*3]

图书馆窗外夜幕早已落下,晚风被紧密地阻隔在玻璃屏障之外。图书馆室内因关了冷气温度攀升,湿度28%,稍稍偏低,骨喰觉得空气有些干。

他向踟蹰不安的黑发少年递过那本卡夫卡,心想到底要不要告诉鲶尾不要这样借了书却不看,那会消耗他的借阅卡积分,之后有需要时会受到借阅限制。

他还想告诉鲶尾,下一次别再拿这本书和别人告白了,3区9架4层这个位置也许很好,那句话也许很有道理,但书的内容却不太合适。

黑发的少年正拿着书往文学区走。骨喰张口喊他,却突然意识到他其实没必要告诉鲶尾这个,因为鲶尾不会再有下一次告白了。


鲶尾觉得自己的心跳正在降落下来,目的地是哪里他却不知道。

他把手垫到骨喰脑后的时候其实是无自觉的。在跌倒在骨喰胸口而骨喰跌倒在书堆里时他的手背狠狠钝痛了一下,书籍尖锐的封角像是刀鞘撞击,黑发的少年把脸埋在恋人怀里倒吸一口凉气,咬着牙心想不知是哪本书那么厚实坚硬。

睁开眼时鲶尾看到了身下的海洋,各种不同的白色拼成的海洋 。

他平时会说管理员先生总埋在书堆里,但眼下骨喰却是真掉进去了,仰卧在一堆书上的样子没了平时的淡然,摔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看起来很好笑。

然后那白发的少年移开了自己的手,向后碰了碰那个尖角,开口回答。

鲶尾没再笑了,手背上的伤又一次疼痛起来。

俯身时有很多文字随着距离靠近离开视野,却也有更多光怪陆离字符放大,从清晰到模糊。其中有一本的花体看起来很难辨认,鲶尾也不想去辨认。

黑发的少年试探性地将嘴唇靠近,封住那想要继续询问他伤势的恋人话语。风平浪静的白色海面上很快便起了一阵不知来处的风,那风越刮越大,室内湿度攀升,但感知却依然在喊室内干燥。

鲶尾像是缺水的鱼一样呼吸,心脏在风浪的压迫下狂跳。

分不清什么时候他觉得骨喰伸手解开了他的发绳,然后他的头发就尽数散了开来,像是要为这两个书架间发生的事情遮掩什么——但这图书馆内没有人,除开他们两个人之外,这里只有温床一般的书籍。

那些书作为燃料,在海面上点燃了火焰。

鲶尾隔着衬衫触摸到骨喰的蝴蝶骨,单单薄薄温温热热。他将侧脸埋在骨喰发间低低喘气,脑海里翻天覆地,有些勇气,又有些迟疑,右眼视线乱飘着去读骨喰身下那些书,猜想他脑后那本的标题像是在谈离别,而他腰间那本是在提往昔岁月。海浪缓下来时骨喰拉了拉他的领带,鲶尾将耳朵凑近他唇边,听见那白发的少年认真地说了一句话,一瞬间让他也认真了起来。

[……别弄脏书。] 骨喰轻声道,是在顾虑着图书馆这一场合。


北半球早换了冬令制,图书馆的闭馆时间为此便也调早一小时,但今天不一定,他们得收拾残局。书堆的,自己的,对方的。

后来鲶尾推开了骨喰脑后那本,拿起了之前辨认不清的。雪白的书页和花体字的印刷让阅读变得有些困难,他盯了半天才勉勉强强认出来,那光怪陆离的印刷体说的是我觉得你是把刀子,它搅动我的心。

在没有读前后文的情况下这句话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然后鲶尾注意到厚皮花体的米莲娜和侧封烫金的卡夫卡,那看起来很眼熟。

白发的少年把之前腰间的书放到旁边,在看见这本封面时念了一句394。

[嗯,我也是。喜欢你。]鲶尾没有顾虑。

骨喰是把刀子,也许自己也是,会被搅动的也许不只是心灵,但在图书馆这个小小的角落里,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END


*1&2,【我觉得你是把刀子,而我用它搅动我的心。】法兰兹•卡夫卡《给米莲娜的信》里的句子,原句是捷克文,英文翻译之一是【In this love you are like a knife, with which I explore myself.】

因为觉得这句话谜之符合就拿来用了,但确实如文里骨喰所说,这本书其实不适合拿来告白,鲶尾也确实没有看,只是因为这本书的位置让他开了窍。

*3,恋爱数字394,霓虹老梗了,会被当做喜欢你(すきよ)的告白台词来用。


鲶尾因为离别受了伤,最后他推开了。往昔岁月带给骨喰痛感,最后被放下了。




OS:我觉得骨喰被书抵后腰和鲶尾拿手垫脑后都很……糟糕趣味。

评论(3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