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过去的依蕾托【短,完】

-现paro,模特鲶&画室骨设定,算是个有点意识流的双向暗恋吧,基本骨喰视角,土方组两句话路过有,开放式 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吹颜有请慎

-他俩的关系在这篇里稍微有点不一样,大家鲶骨日快乐~


睁开眼时新约的模特还没来,倒是社交软件发来了讯息,据他所说是在广场喂鸽子忘了时间,半小时内一定抵达画室。

换了别的合约方这大概是个严重的问题,对模特的评价能从基础线的六十分直接扣到三十,但对骨喰来说影响却不大,毕竟他也就刚刚睡醒,从床上坐起时手里还虚虚握着根颜料干了一半的画笔。少年床前的画架上赫然是个紫色漩涡,越到中间颜色越深,边缘漏了点没覆盖上的普蓝色。

这幅画停在那里很久,骨喰画不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画些什么。

他曾经习惯出门写生,画广场飞起的白鸽,深秋飘落的枫叶,也画相馆浮灰的角落,冬日结霜的玻璃窗。日复一日的练习早就让他有了足够的功底,但这次却突然被要求抛开实物作画,他居然有些束手无策。

画的主题是[灵感],他得画只属于他的东西。

不同于骨喰陷入沉思的情况,同级的堀川国广倒是早早完成了画作提议说,骨喰君偶尔也换换心境吧,还顺便给他介绍了一位模特儿,不是堀川国广自己常约的那位。

——也许灵感真是要来源于生活的,而他再没遇见过那天的依蕾托*1。

白发的少年接了那张好心递来的名片记下邮箱,想了想还是拜托对方代为联系。

他已经很久没画过人了,也很久没有和谁交流过想法了。


半小时后那位模特儿果然准时抵达,进门时绀色大衣下摆带过一阵室外的寒风,少年人的话语却没被冬天冻住,嗓音清爽又充满朝气。

[对不起我来晚啦,是……骨喰君吧?叫我鲶尾就好。]

骨喰自那紫色漩涡间回过神,[……嗯,一会儿就麻烦了。]

那黑发的少年客气着走过来看那幅未完成的画,看了会儿换了个趴在画架边缘的姿势,眼睛明亮语气真诚地赞叹了一句漂亮。

——很巧,这也是骨喰想对他说的话。

被介绍来的模特看起来也就和自己一般大,留着长发,有张相当俊俏的脸,挂着笑容的样子杀伤力更足。骨喰把他从头打量到脚,这位新人个子不高肩膀单薄,比例却很优秀,足够让合约方把他迟到导致的三十分改成八十分。

非要挑毛病的话,鲶尾的气质太过灵动,骨喰猜想他的静态该不如动态。

白发的少年换了个画架,指示他站到自己打好的侧顺光前调整动作。鲶尾作为模特个人素质过硬,四分之三侧面这个角度虽然普通,但应该会很好地展现他优越的腰线和腿部,以及这位临时依蕾托光润的长发。

手里的铅笔将触未触地在纸面上摩挲,骨喰心想他下次可以自己联系鲶尾。


那天的作画很顺利,黑发的少年在专业性上能打九十分。期间骨喰起身几次指示鲶尾改动姿势,发觉他在别的角度也值得夸赞,笑与不笑都是。

然而在和他告别之后,白发的少年面对着那个紫色的漩涡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他现在能回想起鲶尾笑着时有些狡黠的眼睛,半垂眼睫就不复上扬的嘴角,以及鬓发与耳朵间裸露的一小块皮肤,但这位黑发的少年并非是那天的依蕾托,在他面对画纸上的[灵感]时,骨喰所能做的只是抹掉那一笔没遮住的普蓝。

和鲶尾的合作并没有什么必要性,却在不可思议地延续着。

第二次见面时他们聊了学业,得知鲶尾清闲时做平面模特,画室的还是第一次。

第三次见面时他给鲶尾看了以前的画,对方似乎特别喜欢广场白鸽那张。

第四次见面时鲶尾问他要了一幅速写,是自己刚刚画完的鲶尾本人。

第五次见面时鲶尾给他提了意见,关于那个未完成的紫色旋涡。

[没有灵感却要画[灵感]啊……]黑发的少年坐到他床边,脊背靠着骨喰左肩,以一个有些暧昧的姿势伸手去虚指那个漩涡中心。

[骨喰不如想一想上一次有想法是在什么时候?]

——要向鲶尾提吗,那天遇见的依蕾托。

——但他觉得对方是不会喜欢自己的回答的。

白发的少年莫名地迟疑了,手上调朱红和铅白在漩涡中心,朱红多一些。


骨喰遇见他灵感来源时也是在一个类似的情况下。

他曾经习惯在画室闭关,画冰冷沉默的石膏像,也画快要腐烂的苹果,从轮廓到光影都很好,但在交上画作时他却被评价说,骨喰君还是没找到他的缪斯。

白发的少年收拾了炭笔和颜料出门写生。背后的堀川国广这次受到的评价很高,却还在和老师据理力争和泉守兼定才不是缪斯。

——模特到底是阿多尼斯*2还是纳喀索斯*3……这真的很重要么。

然后在那一天,仿佛是打破了固有观念一样,骨喰的画作出现了不同。

他坐在广场台阶上作画,画广场飞起的成群的白鸽。愣神间画笔停留在翅膀尾端,几乎不可察觉地抖了一下,那只白鸽便多了一根尾羽。

远处有位少年正在喂鸽子,被白鸽环绕着,也环绕着白鸽。那些小小的圆圆的脑袋撑着他的掌心叼走颗粒物,那少年便会撒下更多。

无数鸟儿啄食之后扑棱着叼起少年绀色的大衣下摆,像是要带着他一起飞起来。

骨喰突然就有了某种感觉,有些紧张又像是放松,甚至比他被评价没有缪斯时还要有压迫感,创作意味上的压迫感——少年被白鸽环绕的画面驱使着他取了更多铅白覆盖原本的翅膀线条,然后在白鸽群内画下了那位少年。

他突然找到了灵感之源,不是阿多尼斯,不是纳喀索斯。

——但他突然想不起来缪斯里哪位掌管的是绘画了。


鲶尾确实不高兴了。

在第五次见面时他没有说什么,他不笑的时候会半垂下眼睫也不过就是墨勒忒*4。但在第六次见面时他们的合作却不太愉快。

骨喰提议他解开衣服的扣子,他想试着画画肌理。

黑发的少年在这时却突然提出了抗议。

他不解地询问说,骨喰已经画了那么多次人体了,为什么还要继续画,骨喰不应该更在意未完成的作品吗,那个紫色的漩涡。

白发的少年这才想起来他还有[灵感]的问题需要解决,这样频繁地约鲶尾作画也许是不合适的。

至于第一个问题,他回答说,[……因为很漂亮。]

说这话时是个下午,太阳还没落山,阳光下骨喰年轻的面庞纯白也纯粹。极其短暂的沉默之后鲶尾将左手从绀色大衣的袖口里抽出,那个下摆飘然落地。然后他松了衬衣上三颗扣子,少年的肩膀单薄胸膛挺拔。

——这样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依蕾托。

在画完最后一笔后鲶尾没直接离开,而是径直走向了自己。他看起来还是有些不开心,但骨喰并不能确认这一点。

[还好这个时间还没有很冷……我们去走走吧骨喰,去那个广场。]

[……骨喰也太依赖……那个人了,一直待在画室才是没有灵感的真正原因。]

鲶尾拉住了他的手,在推开门时似乎轻声埋怨了一句依蕾托又是谁啦。


白发的少年又一次坐在广场的台阶上画白鸽。

太阳快落山了,广场上路人行色匆匆,半张脸都藏在立领毛衣或是围巾内,鲶尾却不,只穿着衬衫敞着大衣呼呼吹风。骨喰很久不出门写生,早就习惯了画室里永远的人体适宜温度,缩着冻了一会儿才拿出来调色板和排笔。他拿铅白调了一笔那个紫色漩涡,但看起来也依然没什么实质区别。

他叹了口气,看到不远处鲶尾正在喂鸽子,像是个情景还原。

但却又不仅如此。

 [别光看着我喂啦……骨喰也来试试吧?]

——鲶尾有张相当俊俏的脸,挂着笑容的样子杀伤力更足。

黑发的少年拉住他的手展开掌心,骨喰小心翼翼地没有动作。寒风险些吹掉那些细小的颗粒物,但很快就有一只不怕生的白鸽过来了,小小的圆圆的脑袋凑近他叼走了一颗。这个开端之后越来越多的白鸽环绕过来,大胆一些的还会跳上他膝盖,骨喰恍惚觉得就像是他自己身处于那天的画里一样。

身边的鲶尾同样被无数鸟儿包围着,白发的少年想侧头和他说句话,却看到他将不知何时挂到脖子上的相机举起,镜头对准了自己。

他身后的白鸽群扑棱着叼起了绀色的大衣下摆,像是要带着他一起飞起来。

骨喰愣了愣神,脑海里依蕾托的模样和眼前的模特儿渐渐重合。

——也许灵感真是要来源于生活的,他再遇见了那天的少年。

鲶尾递过来相机,镜头内白鸽簇拥着自己,也像是要带着他飞起来一样。

[说起来,我那天就想和骨喰说了……]那黑发的少年趴在画架边缘,眼睛明亮语气真诚地赞叹了一句漂亮。

这次评价的不是画,而也许上次评价的也不是。

白发的少年低下头去抚摸膝盖上那只白鸽,然后重新注视了那个紫色漩涡。寒风吹起他的头发来,四分之三个侧脸都看不见了。

——不,他再遇见了鲶尾,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依蕾托了。


END


*1&*4依蕾托和墨勒忒,古希腊九缪斯之一,前者是绘画神(其实也是情诗神),后者则是沉思之神。缪斯算是艺术家常用来形容灵感之源的说法了,这里骨喰是因为被评价缺灵感了于是这么称呼鲶尾,和性别倒是没什么关系。

*2 &*3阿多尼斯和纳喀索斯,古希腊神话里的美男子,前者受到包括爱神在内的恋慕,而后者则更知名一点,就是那位临潭顾影的水仙花,兼桑自夸帅气这点还挺合适的。这里土方组是恋人关系了所以堀川的比喻也很腻歪。


TIPS——

没注意又写得有点暧昧了解释一下><

鲶尾就是骨喰那天的灵感之源啦,但是那时骨喰没喜欢他,喜欢上鲶尾是后来画室合作那几次,所以用的是艺术神类比不涉及恋爱,也和土方组区分了一下。

在骨喰的叙述里鲶尾已经意识到了那个人其实是自己,但是他对于自己被那么评价有点害羞,也有点酸溜溜想表达[骨喰你依赖下现在的我啦]这个意思。

鲶尾认为骨喰没有灵感的问题是他太依赖外物,所以除了给骨喰情景重现之外,让骨喰也进入到他那个灵感画面是想让骨喰也审视一下自己的想法。

顺便一提这里骨喰让鲶尾摆的几个姿势,其实基本就是立绘和图录一。

评论(4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