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永无乡【短,完】

-神隐梗,付丧神鲶&人类骨,伪极乐本丸设定,魔改童话短打,见仁见智的单箭头和骨科开放式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下划线算是提示的部分TIPS请慎

-去年圣诞写了《彼得潘》,今年错过了圣诞还错过了鲶骨日><但还是把对应篇写啦,极化鲶骨日快乐(强行)


[ I do believe in fairies. I do……I do. ]*1


鲶尾在初次神隐人类时就栽了跟头。

他看中的神隐对象是个人类少年。鲶尾哼着歌路过那扇窗,那白发的少年正在桌前整理相册,他抬眼看夜空,然后鲶尾就在那一瞬间放弃了城市里其他的灯火。

于是他决定在这个没有星星的夜晚送人类一份礼物,然后引导他走上那条长路,一直一直地走,最后走到天上

黑发的少年打开了通道。绀青色的夜空开始不断冒出闪光,星星直接汇成一条银河,由远及近地流动着向地面坠落。在夜风将雪屑子与星辰碎片一同吹进室内时,黑发的付丧神落到了人类的窗前,轻巧地眨了眨眼——

这是个顺理成章的引导,而接下来他会得到个理所当然的点头,他看中的人类会吐露真名

但事与愿违,那白发的少年在愣神许久之后叹了口气说,不行。

付丧神收回手来,有些沮丧,却更不解。骨喰看向自己的视线分明是惊喜的,他看起来很喜欢这份礼物,但他为什么会拒绝呢。

——在这样的仪式上,难道不应该回答我愿意吗


黑发的付丧神连回本丸时都垂着头。他一路踩过霜糖粉一样的雪花,踩过坠落在台阶上的星星,跨过鸟居,解开注连绳又系上,那条朱红色的长路在他身后渐渐扭曲,之后便化进了浓郁的夜色。

他将经历一五一十和本丸的同僚交代,得到了一个鲶尾藤四郎太过单纯又太过心急的评价。那些资历比他老的刀说,毕竟你是新来的呢,神隐这事没那么容易。

要是有谁去一下现世就能马上带回人类的话,那才是不可思议。

[说起来,你看中的人类是什么样子的?]

鲶尾想了想,弯起眼睛笑了。

——十五六岁的模样,和自己看起来一般大,脸很出挑,气质比自己要凛然一点。不管是拒绝自己时还是拒绝自己时都清清冷冷,但眼睛里却并不是毫无波澜的。

骨喰应该很喜欢自己,付丧神的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

黑发的少年信心十足,耐心更足,他一次又一次落在那个窗口,然后那白发的少年会及时拉开厚重的窗帘推开沉重的窗户,再将桌上的相册与书挪开。

就像现在一样,少年样貌的付丧神跨进他房间,深呼吸然后重复询问。

[晚上好骨喰~关于我之前……]

对方的视线飘飘忽忽,去看身边的相册,去看窗外的夜空,但偏偏不看鲶尾

[抱歉。]他果然还是那么说了,[……谢谢。]

黑发的少年在瞬间垂了脑袋,心想骨喰真是个难以打动又难懂的人类,在这样的仪式上应该点头这可是连他都知道的常识,但他怎么就不肯和自己去本丸呢。

与之相反的,本丸的同僚们还说,鲶尾藤四郎快被人类带走了。

他们说这话时鲶尾正带了骨喰送的苹果糖回来,一边埋怨着好甜好甜之前没觉得现世的味道有这么重,一边咬碎了表层的霜糖粉和巧克力屑子。

[哇你又带现世的食物回来……这一地碎屑算进你的内番。]

黑发的少年含糊应着,换了一侧咬了口新鲜的。

[顺便,那个人类当然可以对神隐说不,我愿意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台词。]


雪停了,绀青色的夜空在城市的灯火辉映之上显得更加深邃,直接是一片巨大的影幕。雪夜看不到星星,但倏忽间人总会产生错觉,像是在看到有几颗跳动,眨眼间又多了些,但再揉眼去数时就看不到了。

鲶尾悄悄地降落在骨喰窗前,等待许久那窗帘都没拉开。他有些疑惑地拉了拉窗,一下子就打开了,厚重的窗帘之后是空空荡荡的房间。

[难得骨喰今天不在……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黑发的少年心里道了一句打扰,而后自言自语着跨过窗沿,小心翼翼越过桌上成摞的书和相册,但还是不慎碰倒散了一片。他坐在桌上整理,心想骨喰好像总是坐在窗前看东西,但每次问他在看什么时,他总是不回答,明明看……彼得潘?小孩子的睡前故事这点很可爱,他没必要害羞。

今天是他来找骨喰第……记不清次,付丧神对这样短期高频的事情是记不住数字的,而且这也算是自己神隐失败的计数,他并不乐意去计算,也不乐意去回想本丸同僚拿这件事来调侃他和骨喰的话。

他们说,鲶尾藤四郎要是换个神隐目标的话,也许就已经带人回来了。

——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不会被付丧神迷惑的人类呢。

——是啊,为什么我会选骨喰呢。

鲶尾自己也想不明白。

他得到人类身体还没有多少时日,那天去往本丸也是第一次,他哼着歌四处闲逛,兜兜转转就偏离了预定路线走过那扇窗。那天雪很大,骨喰却开着窗在桌前整理相册,他抬眼看夜空时风迷了他的眼睛

黑发的付丧神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迷了眼睛,那时他心里只有一句话,是骨喰啊

骨喰是个难以打动又很难懂的人类,难以打动是因为他总是语调很平地三连不行,抱歉,谢谢你,而难懂是因为,他的眼睛里并不是毫无波澜的。

付丧神的直觉告诉他,骨喰应该很喜欢自己,而自己的选择则是——

[因为……喜欢骨喰吧。]

在某一次同僚又提起时,黑发的付丧神终于好好梳理了一通复杂的感受,然后得出了这样有些酸涩的答案。那些资历老些的刀讶然一番便又调侃起他,说原来如此是一见钟情,那就不得不为你的恋爱加油了。

鲶尾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在最后拿起了散开在书桌上的相册——照片内双胞胎孩童相视而笑,一人拿了一根苹果糖,嘴角沾满霜糖粉和巧克力。

骨喰也是在这一刻打开了房间的门。

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

黑发的付丧神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孩童的睡前故事应该选什么样的?

甜美的,浪漫的,闪光的,能让雪花在飘进窗口时便融化,能让星星汇成银河坠落,能让读到这个故事的孩子向往里面的世界。

但也并不总有这样美好的童话故事。

有的故事里星星是死去的人类化成,有的故事里主人公最终从梦境回到了现实,有的故事里不会长大的男孩懂得了什么是悲伤,然后他就长大了

穿着黑色西装的骨喰很好看。

十五六岁的模样,和自己看起来一般大,脸很出挑,气质比自己要凛然一点。

他有着一双哭红了的漂亮眼睛,和那天被风迷住时一模一样。

鲶尾觉得手里的相册像是被点燃了一样滚烫难忍,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他手足无措地翻动相册坐在桌上,心想他也许不应该来的,至少他今天不应该来,这样他就不会看到相册,也不会撞见骨喰。可他来了,那就意味着他和骨喰之间总会有一个人先开口,把这么久以来的事情说上一遍。

骨喰给他讲了个故事,关于星星,关于主人公,关于不会长大的男孩。

鲶尾也有个故事想讲。那个故事关于不曾交换却已交换的真名,关于新生在天上却熟悉现世的付丧神,也关于他想要带走又未能带走的人类少年

他想自己也许是可以带走骨喰的,但也许永远也带不走。还好,自己也不想带走他了,骨喰去那里做什么呢,天上也没有那么好。

[如果我说,我就是骨喰那个兄弟的话……你会因为这个跟我走吗?]

[……抱歉抱歉,我不应该提这个的……对不起,我明知道答案却还这么问。]

黑发的付丧神放下相册,弯起眼睛笑了。

[骨喰你应该……很喜欢你兄弟吧。]


永无乡是避世的世界,那里是不朽的。

黑发的少年哼着歌一路踩过雪花,踩过星星,跨过鸟居,在走下那条朱红色的长路时他永远比回程时要开心,之前他不明白为什么,但现在他却也觉得,不明白的话会更好,至少那时去现世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现在不是,因为他是去道别的。

同僚们在听鲶尾说终于要放弃那个人类之后并没有如他所想那样肯定或是唏嘘,其中最初来到本丸的,资历最为老道的那位看了他几眼,说了两句话。

一句是你偶尔不做内番其实也没什么,另一句则意味深长许多。

[还有时间,还来得及和对方告别……真好呢。]

鲶尾大概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也许这次去现世也算是件好事吧,是之后无论再过多少年,无论再遇见多少人类都不会有的好事了。

黑发的付丧神又一次落在那个窗口,几乎是在他到来的瞬间白发的少年就拉开了厚重的窗帘。他的桌上第一次没有放书,也没有放相册。鲶尾小心翼翼地跨进他房间,在几乎凝固的空气里说要放弃带骨喰神隐。

[……之前鲶尾问过,如果鲶尾就是兄弟的话,我会怎么样。]

白发的人类看起来还是清清冷冷的,开口直击那个核心的问题。

[……所以,鲶尾是么。]

鲶尾的视线飘飘忽忽,去看放在远处的相册,去看窗外的夜空,但偏偏不看骨喰。

他很想回答是,也很想回答不是。

窗外又在下雪。窗沿边上积了新新旧旧很厚一层雪堆,室内的灯不吝啬光芒,那片白便泛出起暖色。黑发的少年在沉默里下意识要跳回窗口结束他还未开口的道别,还没有什么动作骨喰又开口了,重重叹了口气。

——……鲶尾是不知道……吗。

——但是,就算鲶尾不是兄弟本人……也不用告别。

黑发的付丧神愣住了。

而伴随着这句话,睡前故事的剧情急转而下。

夜风突然刮来,将雪屑子吹进室内,一下子就融化了,没有哪怕一片碰到他们的眼睛。白发的少年专注地看着自己,他今天没穿黑西装,眼睛也没有哭红。

那双眼睛很漂亮,它们再也不会被风迷住了。

鲶尾想起自己说过的话来,心里怦怦直跳。

——在这样的仪式上,难道不应该回答我愿意吗。


[Don't you know what a kiss is?]

[I shall know when you give it to me.]*2


END


*1 &*2,《彼得潘》中的台词,前者这句台词在被喊出之后精灵就活过来了,后者这段对话发生之前彼得潘差点就得到了亲吻,之后彼得潘则没有得到亲吻。

在这里前者是指骨喰对鲶尾的心情,后者则是指鲶尾和骨喰的关系,他俩对彼此的喜欢不太一样,鲶尾的骨科意识已经有点觉醒了,骨喰的就见仁见智。

本丸的同僚没有具体指代,但最后羡慕鲶尾还来得及和喜欢的人告别的是清光。


TIPS

还是再说一下暗示鲶尾是骨喰那个死掉的兄弟的地方好了

没有交换过真名就知道彼此的名字。

要回天上,是本丸类天国设定和付丧神类幽灵设定

认为这种时候要说我愿意,是因为小时候一起看的睡前故事里大家都答应了彼得潘,这里可能会误导成婚礼XD

生前和骨喰吃了苹果糖,所以再吃时会有它不该那么甜的印象

看到骨喰穿黑西装哭红眼睛于是想起来自己是在很多年前的今天死的,也意识到再见面那天骨喰不是被风迷了眼睛

对自己对骨喰一见钟情的说法不认同,因为他们早就认识了,被祝福恋爱时那个摇头是因为觉得骨科不行(喂

29 Dec 2017
 
评论(25)
 
热度(131)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