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Colorash【短,完】

-原作背景,色击梗的鲶骨,cp脑原主出没有,玻璃渣有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原主相关内容部分胡诌有请慎

-被花丸鲶骨会心一击啦,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他俩真好


鲶尾藤四郎有时会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黑白的,邈如旷世的梦里。

得到人类的身体总的来说是件好事,但也不尽然,在他获得意识起的那一刻,他便发现了,这个世界是灰色的,或者说,他眼里的世界是灰色的。

起初他嘴硬不认,到后来几次被大名们开过玩笑后才有些不甘愿地低头埋怨。

但很快他就不再埋怨了,因为有骨喰藤四郎在。

虽然同样是获得人形的刀剑,但骨喰藤四郎却与他不同,他所能见到的世界是完整的,也总能在自己提问时准确地回答出每样事物的颜色来。他会认真描述鲶尾藤四郎所不知道的,所好奇的事情——关于丰臣家中形形色色的景致是什么样的,关于其他色彩有多么斑斓绚丽,关于鲶尾藤四郎所降生的这个世界是怎样令人目眩神迷。

鲶尾藤四郎点了点头,信心满满道,[所以……万叶樱是紫色的对吧!]

[……不是。]

[天空是蓝色,竹林是绿色,万叶樱是……粉色的。]

黑发的少年诶了一声便眯起眼睛努力地看,试图从眼前一片深深浅浅的灰色色块里分辨出哪怕一个彩色的光点,无果,他眼睛里天空是灰色,竹林是深灰色,万叶樱是近乎白色的浅灰色。

他沮丧地低了头,长吁短叹说,什么时候能看到和骨喰一样的世界就好了。

骨喰藤四郎却不说话了,叹了口气吹开落在他发尾的花瓣。今天的风有些大,庭院里落花后铺了一地的浅灰色,骨喰藤四郎的头顶也落了一小堆,这时鲶尾藤四郎才能看出骨喰藤四郎的发色似乎是比樱花还要柔和一点的,只是他认不出这种灰白色的真貌。

鲶尾藤四郎拍掉自己头上的那些,正想去替骨喰藤四郎也拍掉时,听见对方那么说了。

——但兄弟总会看到的……一定还能看到更多。


鲶尾藤四郎对他兄弟的话深信不疑,但过了好一段时间他都没能如愿。

后来城内倒是也有人帮忙看过他的眼睛,但人类与刀剑不同,对方按着看人类的医术愣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也不敢像给秀吉开药一样贸然下手。

在诊断时对方只苦笑着道,也许到某个时候就会好了。

那时骨喰藤四郎也在旁边,闻言叹了口气,却什么都没有说。

黑发的少年看了他一眼,突然极其轻松地笑了。

[没什么要注意的么,那就好。最近有好事要发生呢,我还担心会不会需要忌口。]

尽管参加人类的宴席并不是头一遭,但在那样的氛围下鲶尾藤四郎还是很有兴致。

而为解答兄弟的好奇与羡慕,骨喰藤四郎便不时凑近了他的耳畔开始轻声描述起宴席的场景来——今天淀夫人戴了浅黄的花,坐在远处的北政所的脸色看起来是青的,丰臣秀赖和他的表妹笑起来时的脸颊是粉色。

鲶尾藤四郎忍不住偷笑,心想骨喰明明是个看起来很正直的家伙,在描述人类的时候也一本正经,说出来的事情却很有意思。但还没待他开口,他就觉得骨喰藤四郎的重量压了过来,少年的唇轻轻擦过了他的鬓角与耳畔。

那清冽的声音在这时也带上了宴席的气氛,像是梦呓一般。

[……兄弟的头发是黑色,发绳是红色,眼睛是紫色……唔,都是很漂亮的颜色……]

[……兄弟总会看到的……其他的颜色……]

不擅饮酒的少年吞下了后半句话,靠在他肩上的发丝间带了一丝酒气。

鲶尾藤四郎愣住了,悄悄侧头看了肩膀上的少年一眼,又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宴席上的情景,心想还好没有人在看这边。

他低下头喝掉了杯里的酒,觉得这酒比平时的易醉多了。


但鲶尾藤四郎不知道的是,骨喰藤四郎实际上也看不到所谓的色彩。

他的兄弟待在丰臣家的时间比他长上许多,所了解的事务也比他多上许多。鲶尾藤四郎时常会在迷路时得到对方的引导,在找不到所要的宗卷时被递过准确的资料。

这会儿黑发的少年就正要去帮忙拿药,有人告诉他那个靛青色的盒子里的就是。但靛青色这个概念对他来说就只是个或深或浅的灰,除此之外毫无意义。

鲶尾藤四郎思考片刻,便走上了某条已经烂熟于心的路。

——去找骨喰问一问吧,今天都还没见过他呢。

——昨天也没有,他好像是在陪着秀吉大人。

走着走着他还没找到骨喰藤四郎,倒是先碰到了一期一振,正巧空闲的兄长问了来意便准备替弟弟完成任务。黑发的少年连忙解释道他反正也要找骨喰,笑着挥了挥手就要走开,但在那一瞬间却又被喊住了。

[还是我去找吧,]水色发的青年解释说,[骨喰没见过那个盒子,也许还不认得那个颜色呢。]

鲶尾藤四郎怔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听不懂兄长的话了。

什么叫做,骨喰还不认得那是什么颜色?

一期一振的惊讶程度并不亚于自己。他说,骨喰也和鲶尾一样一直看不到黑白灰之外的颜色,但他这个弟弟是个静默却倔强的孩子,看不到就拼命靠区分事物的层次来辨认,就靠努力记忆来解决看不到颜色的麻烦。

[骨喰没有和你说过吗?……鲶尾?]

黑发的少年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摇了摇头,想起银发的少年曾经说过的话。

——兄弟的头发是黑色,发绳是红色,眼睛是紫色……嗯,都是很漂亮的颜色。

——兄弟总会看到的……一定还能看到更多。

在这么描述着的时候,骨喰藤四郎似乎是在少见地,微微地笑着,那个笑容在鲶尾藤四郎眼中是灰白色,但却足够让他的心情像杯里的蜜酒一样晃荡。

只是有一个问题他还想不明白,骨喰为什么会知道当时秀赖大人的脸颊是粉色呢。


丰臣秀赖的婚礼在他眼里是黑白的,而丰臣秀吉的葬礼在他眼里也一样黯淡。

鲶尾藤四郎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天没有见到骨喰了,而在再次见面时,他就得知了丰臣秀吉逝世的消息,也看到了灰色的少年。

支撑着这座宅邸的男人死了,他的继承人甚至还只有五岁。

鲶尾藤四郎看着兄长牵住了那个孩童的手,极轻地也牵住了身侧低垂眼眸的少年。黑发的少年眼睛里是一片深深浅浅的灰色,他想这也一定就是骨喰藤四郎所能看到的世界了——

不,倘若骨喰现在能看到颜色的话,秀吉大人的葬礼对他来说,也会是灰色的吧。

黑发的少年用力捉紧了兄弟的手指,他想他所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了。

身侧的少年没有说话,只将脑袋靠在了鲶尾藤四郎的肩膀上。骨喰藤四郎的声音自他的身边传来,听起来仿佛梦呓一般模糊不清。

他说,秀吉是灰色的,秀赖是灰色的……整个丰臣家都是灰色的。

[……但是骨喰不是哦。]鲶尾藤四郎轻声回答。

[骨喰的头发是银色的,眼睛是紫色的……骨喰告诉我的世界是彩色的。]

这双眼睛看不到黑白灰之外的色彩,但鲶尾藤四郎的心可以。

他想起他询问骨喰万叶樱究竟是什么颜色,他想起宴席上那杯易醉的蜜酒,也想起他的兄弟曾经告诉自己,他终有一天会看到这个世界的颜色。

他们站在仪式结束的室内,线香已经烧了很久很久,仿佛永远烧不完。

[……不会都是灰色的。] 他像是在安慰骨喰,也像是在鼓励着自己。

[我和骨喰,总有一天都能看到的。]

黑发的少年说道,然后他感觉到肩上的重量消失了,骨喰藤四郎握紧了他的手。

——他的兄弟异常温柔,却也异常坚强。


鲶尾藤四郎的色击最终在降临在丰臣的末路。

那时骨喰就站在他的身前,就站在天守阁的混乱里,他大喊着自己的名字。

而就在这一刻,鲶尾藤四郎看到了。

他看到眼前的东西在不断裂开,火焰吞噬它们的形状,而色击剥落它们的灰暗。他愕然地睁大眼睛,取代黑白世界的色彩绚丽无比,以至于他一直在脑海中勾勒过的无数幻想在这一瞬间都变得贫瘠而寡淡。

——鲶尾君你总会看到的……你还会看到更多。很多人曾经这么说过。

——兄弟总会看到的……一定还能看到更多。而骨喰曾经这么说过。

黑发的少年怔在原地,一种未知的,迟来的感觉冲击了他。

很久以后鲶尾藤四郎才明白,这个感觉在人类的世界里就意味着宿命。

他的色击偏偏在这一刻降临,这是他的幸福,但这也是他的不幸。鲶尾藤四郎现在知道了,黑白灰之外的色彩有多么斑斓绚丽,他所降生的这个世界是怎样令人目眩神迷。

他看到他身边的火焰是金色,他身上的鲜血是红色。

他看到了眼前大喊着自己名字的少年,他的头发是银色,眼眸是紫色,掉下来的眼泪闪着光,是一种炫目的颜色。

初次所见的五彩世界让黑发的少年浑身疼痛,视线模糊。

银发的少年伸手想要拉起他,鲶尾藤四郎于是顺从地张开双臂拥抱他的兄弟。他靠在那个可靠的肩膀,唇轻轻擦过银发少年的耳畔,像是梦呓一般笑了。

——骨喰你不要哭呀……我看到你了。

在银发少年失神的瞬间,鲶尾藤四郎将他推向了窗外。


鲶尾藤四郎觉得他做了一个黑白的,邈如旷世的梦。

这个梦里有很多人,他想起了粟田口吉光,他的锻造者曾经和他说过,他降生的火焰是金色,他将染上的鲜血是红色,而作为刀刃,他是银色的。

[如果要说的不是鲶尾藤四郎,而是鲶尾藤四郎君你自己的话,]刀匠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鲶尾君的头发是黑色,发绳是红色,而眼睛是紫色。]

黑发的少年歪着脑袋想了想,捧起刀刃,捧起长发,也捧起发绳。他的眼前有着浅灰色的刀刃,深灰色的发绳,以及黑色的长发。于是他认认真真地回答,可我看不到。

然后刀匠就笑了,他说,鲶尾君你总会看到的……你还会看到更多。

再然后他就想起丰臣秀赖,他跟随时间最短却最为亲近的人类。他看着他的主人从孩童长成青年,成为家主,而后死去。大阪城还未陷落时他会跟随着青年看庭院里的万叶樱,听一听关于黑白灰三色势力之外的事情,听一听现在的丰臣家万叶樱是否还开得漂亮,也听一听某些他不曾发觉的秘密。

[骨喰君吗?作为刀剑的话他是银色的哦。]

[好吧好吧……他的头发是银色,眼睛是紫色,]青年描述道,想了想,又笑着补充一句说,[……鲶尾君你想到他时的脸颊是粉色。]

黑发的少年认认真真记住前半描述,听到后半却一下子没了赏花的闲情逸致,原本在挠着脸颊的手指也不知该放哪里。他支支吾吾半天,脑海里一片空白。

他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地向青年请教道,那骨喰呢。

然后青年就不肯说了,他说,鲶尾君你总会看到的……你还会看到更多。

——兄弟总会看到的……一定还能看到更多。

黑发的少年迷迷糊糊睁开眼来,发觉自己正抱着骨喰藤四郎的腰,甚至还趴在他的被子上,以一个极其夸张又霸道的姿势占据了一大块地方。

新的一天也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阳光照在安睡的少年身上,他的脸颊看起来是粉色的。

黑发的少年稍稍撑起身体来,突然有些恍神。

——骨喰他的嘴唇是樱色的。


END


色击梗,即color crash,私设是在发现命定之人后才能看到彩色的世界,大概是个类似灵魂伴侣的设定,这里就直接改成是宿命了,鲶尾和骨喰关系一直很好,但他是在那一天才真正意识到骨喰到底有多重要,然后才受到了色击(骨喰同步)。

淀夫人即茶茶,这里提到的梗化用自丰臣酒席争宠和丰臣子嗣问题。提到的喜事是秀赖和表妹千姬订婚,结婚则是在两人分别十一岁和七岁时。秀吉死后和1615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骨喰不会喝酒而鲶尾会喝是私设,想法来自于花丸第一季万屋回,骨喰不在一起赏花而鲶尾混在大刀里面喝酒……我cp脑一下。

被花丸二期第二集暴击之后有些茫然不知道现在应该写什么,于是又顺着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生出来了这一篇……没什么想说的啦,我推是最好的T T

评论(2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