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直至2205年都是十六岁【短,完】

-现paro?2205降临的末日梗关系不好的兄弟鲶&骨的和好日常? 开放式结局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我推之间的关系逆向表达有,非正常末日倒数社会,请慎

-碎片梦境的发散产物,其实算是游戏设定魔改……有点神经质的一篇,大家1.28快乐~


2204年12月31日,骨喰拨通了搬家公司的电话。

在这次决定搬离之前,他已经和他的兄弟吵了三次。第一次是因为鲶尾带了朋友回公寓打游戏天翻地覆闹得邻居投诉,第二次是因为骨喰改了门锁密码忘了告诉鲶尾让他吹了半晚上冷风,而第三次的起因则更让人啼笑皆非——骨喰听到鲶尾的某个同学说最近收了碟A/V,回家时鲶尾则正晃着碟说,我问同学借了片子,骨喰你要不要一起看。

白发少年的表情在一瞬间看起来比冻结的湖面更僵硬了一些。

他对那次吵架的内容已经记不得了,也并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会生气。而记忆里的最后一幕则是鲶尾将那张碟甩在床上,那封面赫然是群有着古怪特效,凶神恶煞的异形生物,似乎是时下再度流行开来的末日电影题材。

[我借的是丧尸片,骨•喰•兄。]

说那话时鲶尾又一次用起了敬语,甚至还用了他几乎从未使用的称谓。黑发的少年没在笑,骨喰看着他的脸,突然有种自己其实是在照镜子的错觉。

他和鲶尾的关系是怎么到这样的地步的?骨喰答不上来,换了鲶尾恐怕也一样。然后他就在跨年夜提出了搬离。

对十六岁的青春期少年来说,和别人同住一室已经很考验默契,更何况是同睡一床,还是和自己关系微妙的同胞兄弟。

不过还好,从来都没有法律规定同胞兄弟之间必须相亲相爱,死也要在一起。

他们既然不适合一起住,那么有一方率先妥协搬走就是。

然后在第二天,这条规定就真的下发了。

白发的少年在清晨早醒,在看到手机信息的瞬间头痛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仍在安睡的鲶尾,掰开他抱在自己腰间的力道不轻不重——其实还是比以前轻多了。

——2205年1月1日,日本上空出现了巨大的时空漩涡,预计将在半个月内迎来末日。

——地区封锁将从今日开始,请所有居民尽可能缩小行动范围。

骨喰叹了口气,他和鲶尾没能相亲相爱,但可能真的死也要在一起了。


实际上,哪怕搬家公司仍然工作,骨喰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他没能找到可搬的住处,实际上就连好走的路也不多了。附近的人口密集得像是在罐头里按格划分塞进沙丁鱼,而现在则是群惶惶不安的沙丁鱼在罐头里游动。骨喰出了五分钟的门就遇到了三个想劫财的四个想劫色的五个又想劫财又想劫色的,简直比政府说的历史修正主义者还要动荡一些。

……鲶尾借的丧尸片,似乎也是叫《2205》,一语成谶。

白发的少年这么想着,朝对方的脚踝踩了下去。

他放弃了出门采购,回公寓楼的路倒是一帆风顺,粟田口房产即便在这样的日子也神奇地维系着日常管理,物业人员甚至还主动询问说需不需要帮忙联系本家,粟田口的长辈们应该有办法提供些便利,例如带骨喰和鲶尾回本家更安全的地方一类。

白发的少年看了看半空中那个巨大的时空漩涡,觉得头更疼了。

钢丝吊绳牵引着电梯毫无停滞地直抵二十八层,这一层没多少住户,楼道里安静得仿佛只有他们一户。叮的一声之后,骨喰进门看到了正准备出门的鲶尾。

他对着外面暴躁的沙丁鱼能随便动手,但现在面前的偏偏是条关系不好的鲶鱼,是昨天晚上刚刚吵过架的那种,是他再怎么合不来也还是断不了关系的那种——他本来想试着搬出去断一断的,但连末日都在阻碍。

……法律规定他们应该要死一起了,那么他们现在应该相亲相爱吗。

……毕竟昨天的争吵是个误会。

骨喰有些迟疑,然后他听见鲶尾说,[害我迟到这一笔账我记下了哦,骨•喰•兄。]

最后那个称谓被他刻意喊出来,别扭得不得了。而鲶尾走过自己身边的表情看起来也很别扭。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简直和自己有九分像,骨喰觉得自己仿佛在照镜子。

……还好法律没有规定他们必须相亲相爱。

头顶的时空漩涡在不断下降,粟田口本家那边在设法营救,外面的沙丁鱼在暴躁地挑事,而刚刚睡醒的鲶鱼……白发的少年愣了一下,才发觉鲶尾刚刚说完话就冷着脸出门了,他甚至还穿着制服拎着包,就像平时的每个周一匆匆忙忙去上学一样。

他像是没收到政府通告,他看起来对眼下的状况一无所知。

后来黑发的少年就拎着采购的东西回来了,制服袖子挽了起来,领带也松了一半,显然是一副打过架的模样。骨喰大概能想象到鲶鱼揍沙丁鱼的样子,应该和那个鲶鱼效应一模一样。但他没想象到的是,鲶尾开口第一句话却不是争吵了。

不,说是争吵也没错。

他气鼓鼓地说,骨喰你连末日都不和我说一声吗。

黑发的少年说这话时还是没笑,他抛下买回来的东西,炸鸡配料从袋子里滑落,可乐在地面上骨碌碌地滚了一圈又一圈。鲶尾开了一罐,被泡沫沾了满手。他舔舔手指,重新又拿起那罐黏黏糊糊的碳酸饮料,望过来的眼神和早上不太一样。

[外面很危险诶,怎么想这种时候你都应该把我喊起来吧。]

[诶?我睡觉时你一个人出去过了吗?]

……这似乎又不是争吵。

骨喰没有多说什么,简单讲了政府通告之后就准备去把炸鸡配料放进冰箱。他和鲶尾还在刚刚吵完架的尴尬时期,要一起死,却还没相亲相爱,他昨晚说要搬出去住的话也一下子变成了小孩子式的拌嘴,不管怎样先说出口的那种。

白发的少年低头拎起购物袋,站起身时他看见鲶尾挽起的手臂上有道伤。

鲶鱼效应里是那么说的,鲶鱼被放入沙丁鱼群后会四处游动,而沙丁鱼见了天敌的鲶鱼则会紧张不安不断游动来保持活性……却也可能因此惹事。

就像骨喰出门时那五分钟一样,而且鲶尾出门的时间更久,他甚至还去买了东西。

骨喰放下了袋子,[……抱歉,我再出去一下。]

[我都说了外面很危险了!]


那天之后他们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或者说,两个人都学会了控制住关系的平衡点,在矛盾出现苗头时默契地把它掐死在了摇篮里。往日里鲶尾要是不慎把可乐洒到骨喰的书上那么后续必然是新的争吵,而现在……鲶尾甚至没再喝了。

骨喰没来由地有些歉意,正好冰箱也空了,便决定出门采购。

不知是不是因为末日将近了,整个楼道里都蔓延着一股古怪的烟尘的气息,闻起来就像是近几日鲶尾下厨时烧糊的饭菜。骨喰关上门看了一眼时间,今天居然已经是2205年1月7日了,距离政府估计的世界末日还剩下一半。

这周的时间过得很快,附近住处的情况也从最开始的动荡变成了现在的平静,暴躁的沙丁鱼们或是选择了自杀或是被拘留了,而剩下的居民们看起来仿佛就只是在惯例度过每一天而已,楼下的粟田口物业管理人员甚至还在认真工作。

[这是很异常的,但这也就是日常吧。]鲶尾这么评价过。

骨喰所去的超市已经没有碳酸饮料了,但却意外地还有薯片爆米花这样的零食,骨喰从货架面前走过,却又退回来,装了一袋,心想也许他可以试着和鲶尾缓和一下关系。

白发的少年这么想着,然后他听见旁边走过的人说,那栋楼二十八层好像着火了。

骨喰的大脑一片空白。

——[听说了吗,那栋楼二十八层有对夫妻自杀啦。]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反而想不开,自杀也没什么意义啊,明明再过几天就能死了。]

——[谁知道呢,那对估计已经……唉,火警车也不知道还来不来。]

他下意识地就往公寓楼跑,耳边的风混合着烟尘味吹得他耳朵发疼,眼睛也疼。他早晨出门时楼道里就有那股古怪的气息了,那闻起来就像是饭菜烧糊……他为什么会没能意识到呢,那是火焰的味道。

——[二十八层不是还住着两个男孩子?听说就是房产商家的,才十五六岁。]

——[这火不及时扑灭的话,迟早要烧过去吧。]

耳朵里的声音像是被加速过一样,唯独火焰劈啪作响的声音维持着正常速度,坚定地,清脆地,在骨喰的大脑里幻化出景象来。反应过来时白发的少年已经到了公寓楼楼下,忍着头痛抬头看去,那冒烟的燃烧的二十八层正落在时空漩涡的下方,火焰与烟尘都像是要被吞进那个巨大的黑色空洞。

……鲶尾却要被吞进……火里吗。

周围还在叹息的居民突然发现有个年轻的男孩子正想挤开人群冲进去,仔细一看那正是话题里的一位。负责的物业工作人员一眼认出骨喰也一眼就明白了情况,连忙一叠声地解释他已经联系了火警也联系了粟田口,鲶尾不会有事。

[是骨喰君?!……那……等等等等,我已经和本家联系了,那边马上就……]

[别碰我……兄弟他……!]

物业还在解释,声音含混不清,[那边已经在派人过来了,火警也……骨喰君?!]

……好吵。好吵。火焰的声音……还有这个人。

白发的少年在说话间没了耐心,也不管这位是不是家里派来照料的专员,直接像对付之前的暴躁沙丁鱼一样动了手反绞住对方手臂,而后就要向公寓楼里冲去。

[骨喰你不要命啦!]

熟悉的声音适时响起,骨喰愣了一愣,然后被身后的少年拉住了,那只手甚至还在颤抖——那个声音是鲶尾,那只手也是鲶尾。

白发的少年没回过神,然后鲶尾用力给了他一个头槌。

视野里黑发的少年头发散了一半,兜帽歪歪扭扭地搭在左肩膀。挂在他右手腕的购物袋看起来很沉,正像钟摆一样晃着,晃着。

他看起来很生气,却笑着说,骨喰你真是不要命啦。

后来鲶尾替他向物业道了歉,那位粟田口专员揉着手臂苦着脸却还是露出了招牌微笑。鲶尾想了想从购物袋里递了罐可乐过去,然后又自说自话着开了一罐要给骨喰。

那浅棕色的气泡在他拉开拉环的瞬间喷涌而出,鲶尾手指上碳酸饮料气泡不断破裂,黏黏糊糊,黏黏糊糊。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比起末日,火灾又算得了什么呢,可是鲶尾是跑回来的。听到火灾消息的,想要去二十八层的,并不止是他自己。

骨喰说不出话了,他接过了那罐黏黏糊糊的碳酸饮料。

——鲶尾和他一样,都不要命。


2205年1月13日那天他们相处得异常融洽。

早上鲶尾醒得比骨喰要早,在厨房传来焦糊味时骨喰适时冲进去阻止了他一大早就毁灭食材,然后两个人勉勉强强靠沙拉和烤吐司解决了早餐。

这天是周末,他们久违地一起出了门。公寓楼下那个物业工作人员居然还在,鲶尾心情很好地调侃说,叔叔辛苦了,难道是卖身给我们粟田口了吗。

午后附近的沙丁鱼……不,居民们都出来散步了。骨喰很受小动物欢迎地被围了一圈,正有些不知所措想问鲶尾应该怎么抱猫时却发现,对方的处境几乎一致。

晚餐的炸鸡倒是炸得很成功,即便是骨喰这样不喜欢炸物的也都好好享受了和兄弟一起的餐桌气氛。在晚餐过后鲶尾嘀嘀咕咕着末日为什么要洗碗,却还是老老实实做了。他们收拾了周一的课本,像是还要和两周前一样穿着制服拎着包去上学一样。

骨喰帮他吹了头发,心想,两周前他们还在吵架,自己还在准备搬出去。

[最后是这个……!]

鲶尾在日历上的1月13日画了一个花丸,然后在1月14号的位置画了两个。

已是深夜,气温比早晨出门时还要再低一些。黑发的少年躺进被窝道了晚安,阖上眼又睁开。

[诶,你不睡吗骨喰,最后一觉了哦。]

[不,兄弟之前借的片子……说想要一起看的那部,]白发的少年有些犹豫,但他还是说出了那句话,[《2205》……?今晚要一起看吗?]

这是他们第三次吵架的起因,他听到鲶尾的某个同学说最近收了碟A/V,而回家时鲶尾则正好邀请他一起看借来的片子,于是他为这个误会生了气,鲶尾也是。但实际上他们都记不得吵架的内容了,也不记得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了。

当时自己还决定要搬出去住,但还好,法律真的下了规定不许他搬走。

黑发的少年惊讶了片刻,笑着接过薯片和爆米花。他从抽屉里翻出那张碟,因为地区封锁没能归还给他同学的圆盘在手指上晃着,晃着。

[当然要!明天可是末日,怎么能不通宵呢。]

他说这话时语气和平时期末考前临时抱佛脚一样,信心十足,好像没什么过不去的。


2205年1月14日到了,世界末日终究是无法跨过的。

一期哥没能设法把他们带回本家,最后的联络里尽是护雏亲情,骨喰沉默了半天说不来安慰的话,而鲶尾则抢了话笑说,历史修正主义者既然要来的话,他们在哪里等待都没有什么大区别,发生什么事情也都没什么大区别。

骨喰看着他的样子,想起来那天鲶尾拎着可乐奔回公寓楼的场景,他束起的长发散了一半,发绳掉在兜帽里而兜帽则歪歪扭扭地搭在左肩。他拉住自己喊说你不要命啦,那个挂在他右手腕的购物袋看起来很沉,正像钟摆一样晃着,晃着。

在末日来临之际,火灾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那天鲶尾是跑过来的。

他们起初站在阳台。那个漩涡响着转着突然就降落下来,骨喰在那一瞬间头痛欲裂,然后黑发的少年递给他一瓶止痛药,往自己嘴里也塞了一把。

他一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手拉住了白发的少年。

[我们走吧,骨喰。]黑发的少年一脚踢开了家门,[我早就想看看电影里那种画面啦。]

他们小步奔跑上天台,头顶的时空漩涡呜呜地叫着,烟尘蒙蒙,混沌一片,金色的闪电一劈进巨大的黑色空洞就马上被吞噬了,而很快这个国家,这座城市,这栋楼应该也许都会变成这样。

他和鲶尾站在楼顶,也许死掉的速度会更快。

骨喰下意识地拉紧了对方的手,后知后觉这也许就算是相亲相爱和死在一起了,法律规定的死在一起,他们决定的相亲相爱。

那个时空漩涡越来越近了,他听见鲶尾大声地说,其实我一直都不讨厌骨喰。

然后,自时空漩涡内坠落下了凶神恶煞的异形生物,鲶尾递过的止痛药瞬间失效。

2205年1月14日到来了。

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的十六岁忌日也到来了。


END


沙丁鱼与鲶鱼的梗是大家都知道的鲶鱼效应,以及这里私设的人类鲶骨也还是很能打><

这个末日日期大家都明白,所以他俩其实又回本丸了,时间溯行军掉下来之后两个人头痛晕倒的过程也是指人类→付丧神的过渡,当然,单纯当做他俩一起死来看也ok~

评论(3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