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人生苦短,少年啊成为偶像吧【短,完】

-偶像paro,叛逆期鲶&骨设定傻白甜练习生笼手切江视角注意,开放式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ooc,删了太多敏感词可能有些影响剧情发展,见谅请慎qwq

-除了是个cp文也是个成长的故事……2.14情人节快乐~ 

——为什么想要成为偶像? 

这是几乎每一个新进会社的练习生都会被问的问题,笼手切江也不例外。 

那时他才刚刚通过选拔成为候补偶像,在面对这样早就在内心思考过无数次的问题时,他毫不犹豫地推了推黑框眼镜……不,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这是梦想。 

想要带给大家笑容,想要完成梦想,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 

年轻的练习生这么回答着,汗珠悬在了鼻尖。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几乎可以打满分的,绝对王道型的答案。 

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如愿看到了社长赞许的笑容,这位一手打造出新兴偶像会社的创始人甚至还走近了一步,似乎是想像平时一样询问自己的想法。年轻的练习生眼眸亮了一亮,几乎在那个瞬间看到了自己在花冠与彩带下的身影。 

啊,这就是梦想开始的时刻了,这就是梦想开始的地方了。 

新晋偶像笼手切江,将带领着会社一起创造出绝不亚于粟田口盛世的全新时代……要是和社长这么夸下海口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自负了呢? 

然而,在那一瞬间,某个少年朗声回答了。 

[当然是为了钱。] 

给出这样世俗,自私却又真实的答案的,是站在笼手切江身边的黑发少年。 

笼手切江在那一刻几乎是被吓到般侧过头去,想提醒同期练习生再大胆也别给出这样胡来的原因,却发现那是个全然陌生的新人,刚刚甚至都没有站在这里。 

那不知何时走进练习生队伍的少年看起来有些眼熟,和自己年龄相仿,回答问题时像在课堂一样高举着手臂,眼睛里有着从未见过的东西。 

笼手切江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他能够确认,那不是梦想。 

至少,和他想要成为能歌善舞的偶像这一点……不一样。 

而几乎没有间断地,这古怪新人身边的白发少年接着开口了。 

[……经济独立。] 

那双紫色的眼眸对笼手切江来说同样陌生。 

年轻的练习生突然有些慌张,他愣愣地看着那本该走向自己的社长笑容偏移然后又消失,下意识地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发觉它竟然已经滑到了鼻尖。 

啪嗒一声,他鼻尖那颗汗珠滴落了。 

在这样紧张到让人冒汗的氛围里,笼手切江不安的预感异常准确。 

社长出去打电话了,他攥紧了手里的出道名单。 

名为鲶尾和骨喰的少年,似乎是特别的。 

——偶像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倘若这个问题发生在一年半前,笼手切江大约会自信满满地推一推黑框眼镜,不,他会自信满满,脊背笔直地回答,是给大家带来笑容。 

能歌善舞,德艺双馨,用表演给大家带来笑容。 

这是他在经过正统偶像培训后用心得出的答案,没有人可以质疑他对偶像事业的热爱,也没有人可以质疑他为了梦想付出的热情和努力。 

但鲶尾和骨喰却说,偶像的本职工作是营业。 

[才艺业务不提,人设营业的话……骨喰就是盐系偶像嘛,而我偏钓系一点,要是不扮演这样的形象就是人设崩坏了。] 

眼镜少年在手上疯狂记录,不时还伸手把滑落的黑框眼镜扶回鼻梁。 

[还有就是……唔,CP营业。] 

黑发的少年有些迟疑地这么说着,松开了掌心原本紧扣的那只手。白发的少年整好衣领抬眼,手肘突然就撞击了他的腰侧,听起来很痛。 

[下,下次记得要敲门哦,笼手切江……君。] 

笼手切江一头雾水似懂非懂,一连串的词汇配上刚刚看到的那所谓的CP营业画面,让始终专心于提升歌舞技能的练习生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也让他忘了解释自己刚刚已经敲门两分钟了。 

在情人节新歌录制的空隙里,那两个人所在进行的事,就是CP营业的练习吗? 

面对面十指相扣,一方坐在化妆台上低下头的画面……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CP营业,在曾经的同伴之间没有见过。 

他最为熟悉的一位早在一年之前就离开了会社,早就充满怨气的少年把到期合约拍在社长办公桌上时也向笼手切江提及过这些词。 

[我不行,我没办法坚持虚假的恋爱游戏。] 

[反正CP营业已经有人做了不是吗?就那两位空降出道的,做得还很好。] 

解约离开的同伴眼睛里有笼手切江从未见过的东西。那绝对不是梦想。 

而在看到社长紧缩的眉头后,那位练习生笑着说,[做得……也太好了。] 

眼镜少年没能读懂气氛,却有些不解。 

尽管他也曾经有些不满,但在那一年里他却也认识到了,鲶尾和骨喰不仅仅是说说要做偶像而已,而是在认真对待那份事业。 

那样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水准让笼手切江的埋怨烟消云散,他认同了,社长的选择是正确的。 

毕竟,那两位连CP营业都很擅长啊。 

不过,在推开门的时候……似乎被鲶尾前辈瞪了。 

这,这也算是被另眼相看吧? 

——CP营业有什么忌讳吗? 

笼手切江觉得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要知道,一年多前他还是个除了努力练歌练舞就在被社长关照的新人,而在社长钦定他跟随前辈学习工作后,他终于进一步提升了才艺,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 

眼镜少年面对新来同伴闪亮的期待的眼神,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这个问题太难了,我不知道!] 

这句话是他现在能给出的唯一的答案。 

他自入社以来始终solo,社长对他的看好也使得他不需要考虑如何宣传自身就能得到足够的关注,也总能得到一些额外接触前辈工作的机会。 

但也许是自己悟性不足,还需要继续学习吧。 

只是,CP营业什么的……一直这样玩虚假的恋爱游戏……不会腻吗,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年轻的练习生这么想着,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前辈,耳返调好……啊啊啊啊啊抱歉!] 

入目的是前辈间惯例的CP营业练习,只是比起之前的暧昧感,今天的似乎更有了些所谓的禁断和超出气息——这也是他从前辈那里学到的新词。 

[……没关系。] 

这算是被,被骨喰前辈另眼相看了吗……不,也许该说是冷眼相看,白发的少年自鲶尾前辈腿上跨下时看起来真的很生气,连耳朵尖都是红的。 

那双紫色的眼眸也如同利刃一般,几乎就要刺穿自己了。 

CP营业的忌讳……原来是被人打扰啊…… 

眼镜少年在温度骤降的空气里语无伦次地解释新歌排练的注意事项,而后便不愿多留。 

在关门时,黑发的少年却突然按住了门框。 

笼手切江浑身一震,手机也仿佛受到惊吓一般响了响。 

[抱歉~能保密吗?CP营业还需要练习这种事情太不好意思啦……也麻烦笼手切江君下次来时先敲门?因为随时要工作的关系不能锁呢。] 

[辛苦你来通知啦,我和骨喰马上就去。] 

鲶尾前辈将耳返扣好,笑容看起来真挚很多。 

笼手切江松了口气关上门,衣兜里手机又响了一响,赫然是社长发了讯息过来……还是条不顾彩排急召前辈们去办公室的讯息。 

虽然CP营业的忌讳是被打扰,但这个情况下……他好像又得把门打开了。 

年轻的练习生深吸一口气,推了推已经滑落到鼻尖的黑框眼镜。 

——作为偶像,被偷拍到恋爱怎么办? 

笼手切江答不上来了,他母胎solo十几年都没有过女朋友,在会社做练习生后也满脑子就只有出道做偶像的梦想,连恋爱这种事情想都没有想过,更别提被什么娱记偷拍到地下恋情。 

而且社长也说过,偶像恋爱即是偶像失格。 

但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却正面临着这样的危机。 

有人向娱乐杂志投稿了新晋偶像表面做着钓系和盐系的人设营业,而私底下却是恋爱关系的爆料。即便是在面部打码的情况下,笼手切江也能辨认出那距离近得像是恋人亲吻的两位主人公,那个身形,那个发型,以及标志性的呆毛……甚至还包括了骨喰前辈的隐形呆毛…… 

绯闻的主人公不可能是其他人了。 

年轻的练习生在社长与前辈之间仿佛凝固又仿佛惊涛骇浪的僵持里手足无措,不多久就被客客气气赶出了办公室。 

门关上时他听见社长叹气说,这样我怎么和鬼丸先生交代。 

[在新歌发售前一周被爆料,你们平时都没有意识吗?不担心销量和评价受到影响吗?] 

[别忘记你们和粟田口,和会社都还有约定。] 

笼手切江愣住了。 

粟田口……?那个业内领军的大前辈,以养成系偶像为主推,最为知名又势力庞大的AWT会社? 

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其实是粟田口家出来的偶像吗。 

年轻的练习生回想起两人超出同期练习生的工作水准,回想起退社的那个练习生愤愤不平的说辞,也也回想起那天新人选拔时,社长在看到两人后笑容消失,在出去打了个电话后便更改了出道名单的事。 

那两个人说为了钱才做偶像,想要经济独立的话,一下子就有了解释。 

只是他还是没有明白,CP营业这种事情,是真的需要那么练习的吗。 

要不是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曾经向他解释过,他大约也会觉得,前辈们是真的在进行地下恋爱了。 

牵手和拥抱还好解释,但有些事情,是真的很容易被误会啊。 

爆料人不也说了,对CP营业这样虚假的恋爱游戏认真的人是笨蛋吗。 

[笼手切江君你果然是最先知道的啊……] 

黑发的少年拉着兄弟退出办公室,两人的手像是笼手切江当初见过的一样紧扣着。 

[那个是CP营业啦,一不小心做过头了~] 

他笑得很轻松,但笼手切江却不觉得他是在笑。 

[本来还想着,绝对不能再依赖家里了的……但这个情况,好像没办法了。] 

年轻的练习生突然就懂了,那是个营业性的笑容。

 

——对偶像来说,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一年半前笼手切江会回答说,是带给大家笑容,是完成梦想,是实现自己的价值,他曾经对这样的王道答案深信不疑,但在前辈们的负面新闻解决之后,他又有些迷茫了,这个问题真的有标准答案吗。 

对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来说最重要的是钱,是经济独立,为此他们离开本家努力工作,想要在情人节新歌上完成销量指标的约定。 

对那位退社的同期练习生来说最重要的也是钱,他为了钱想要出道,为了钱爆料,最终也为AWT会社的钱选择道歉并销毁剩下的照片。 

在后来笼手切江不解地询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时,那双眼睛里的东西是浑浊的陌生的,那也许已经是与梦想相反的东西了。 

但让笼手切江更不明白的是,同样不是单纯的成为偶像,但为什么呢,曾经的同伴和现在的前辈……给自己的感受却完全不一样。 

[快快快笼手切江先生,能帮忙送佩花去化妆室吗?要来不及了!啊对,麻烦您记得盯着他俩小心妆面!真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过来……] 

在笼手切江帮忙登记新歌首唱会进度时,那位被评价很吵的助理先生急急塞了配饰过去,年轻的练习生哦哦应了两声,抱起东西就跑。 

他一手按着自己快因汗水滑落的黑框眼镜,一手拿着佩花,奔下楼梯,跑过走廊,拐过贵宾接待室,而后抵达了首唱会后台的艺人化妆室。 

他看了看表,距离情人节新歌的首唱会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不过,鲶尾前辈以前特别提醒过,要大声点敲门。 

笼手切江深吸一口气抬起手。 

[那么,这就是我和骨喰的约定了。] 

咦?还在说话?……这种时候应该进去吗,要是又打扰前辈们的话,这次自己不光是被盯住,可能还会被教育了吧。但已经27分了……顾不了那么多了。 

笼手切江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那个,前……] 

他的黑框眼镜径自滑落鼻尖,掉在了地上。 

眼前所见的,已经不能归类为CP营业了吧。那是和爆料照片几乎如出一辙,任谁看都会明白,那绝对是恋人间在亲吻的画面。 

在初次看到那个爆料时笼手切江就一度有过那样的认知,但在前辈们耳濡目染的引导下,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并将其归类为了CP营业,而且,当时鲶尾前辈确实是那么说的。 

[是CP营业啦,不小心做过头了~] 

那样说着的鲶尾前辈露出的是连自己都能辨认的营业性笑容,而那时的骨喰前辈也分明紧扣着兄弟的手。 

有些笑容是营业,但有些事情,原来并不是营业。 

年轻的练习生手足无措直觉要完,甚至都做好了被狠狠训斥甚至威胁封口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前辈们这次的目光也好,笑容也好,都像是刚刚来到会社那样坦率又无畏,像是要做些什么让人另眼相看一样。 

[辛苦了,笼手切江君,这就过去。]鲶尾前辈这么说着递过眼镜。 

[……谢谢,以后要加油。]骨喰前辈的话意味不明。 

笼手切江愣愣地看着他们离开化妆室,在首唱会开始时才突然想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他刚刚忘记提醒了 

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唇妆糊了。 

——为什么想要成为偶像? 

这是几乎每个心怀梦想的少年都会被问的问题,笼手切江也不例外。 

这个问题他曾经在两年前被社长问过一次,也曾经在心里被演练过无数次,而现在,那样的场景重演了。 

年轻的练习生推了推黑框眼镜,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这是梦想。 

想要带给大家笑容,想要完成梦想,想要实现自己的价值。 

即便是在现在,笼手切江也依然怀抱着那样的想法。 

而这一次,他的兄长终于向他伸出了手。 

[恭喜,笼手切江。] 

自始至终都被社长看好的练习生得以出道,而在他回过头时,那曾经向他请教的新人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眼睛里尽是惊讶和羡慕。 

两年前的自己,是不是也有着那样的眼神呢。 

他按着约定请新人吃饭,一群少年吵吵闹闹地涌上街头,在寒风里大大小小的声音嚷嚷着,吃烤肉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吃寿喜锅才行? 

笼手切江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欲哭无泪地想,难怪当初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会说,他们是为了钱,为了经济独立才来会社做偶像的。 

啊不过,对他们来说,钱不过是个工具。 

追求经济独立的少年们想做的事情其实简单又大胆。 

那天情人节新歌的首唱会异常顺利,鲶尾和骨喰在上台擦掉了唇妆转而在对方脸上用口红画了唇印……好吧,那也许是亲上去的也说不定。单曲经粟田口的Staff再编曲后几乎是一开场就引爆了热点,而在之后,先前负面新闻造成的不良影响几乎全被优秀的业务能力压下。 

以及,AWT会社为之付出的巨大财力和优秀公关。 

但那都不是那天演出的高潮。 

在首唱会结束时,少年们扯下了胸口的佩花。 

笼手切江看得发愣,彩排的最后环节应该是惯例的新歌宣传才对。 

在让人紧张冒汗的氛围里,笼手切江不安的预感异常准确。 

[抱歉,我和骨喰暂时不会做偶像了。] 

他们向着台下鞠躬,而后丢下捧花,却唯独没有提新歌。 

那样的行为引爆了更为广泛和激烈的讨论,有人提及先前的偷拍照片,直指鲶尾和骨喰偶像失格应该被炎上,也有人扒出两人的背景,认为是粟田口和江系合作崩裂后偶像遭到雪藏,而更多人的态度则是,不管怎样,粉丝都应该得到个合理的解释。 

伴随着这样的讨论,新歌销量节节攀升了。 

就连社长都边数着钱边有些疑惑,觉得那两个人是不是在做反宣传。 

[我我我我我去问吗?!我不行的……]笼手切江哭丧着脸。 

[……不过,我觉得不是那样。] 

[鲶尾前辈和骨喰前辈……其实并不是为了钱才来我们家的吧。] 

有些人会因为虚荣心而做偶像,有些人会因为欲望而做偶像。 

那两个人做偶像的目的或许不单纯,但也不会浑浊。 

笼手切江被新人们推推搡搡着走过街头,在广场巨大的LED屏上看到了那天的新歌首唱会。 

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看起来闪闪发亮。 

年轻的偶像推了推眼镜,心想自己也许该买一张前辈的单曲。 

END

测试了一天敏感词终于搞定了……原来敏感词不是黑框眼镜啊(இωஇ ) 

总之是个我推偶像失格搞骨科+傻白甜江弟终于出道+爆料人是被刷下去的练习生这样的故事。 

最后还是让他俩退社了,偶像失格要不得,但是骨科好啊( ͡° ͜ʖ ͡°)✧ 

评论(2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