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回合制告白Round3【短,完】

-学paro,毕业生+幼驯染鲶&骨设定,两个人磨磨蹭蹭的毕业告白,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而且极度恋爱脑请慎

 -甜的甜的甜的,大家白情快乐~


[……我喜欢你。]

春寒料峭,风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潮湿起来的。

鲶尾被灌进制服裤脚的冷空气吹得一个哆嗦,握着车把的手剧烈晃了晃。他慌里慌张地扭转方向,后轮驱动着在粉色的林荫路上带出一条歪歪扭扭的车辙。在单车摇摇摆摆要向右侧栽倒时,后座的少年突然搂住了他的腰。

告白与拥抱同时刻进他的脑海,鲶尾最想说的话一下子又一次卡在了喉咙里。

[……祝贺你毕业了。]

仿佛初春般带着凉意的声音传进了耳中,黑发的少年幸运地在撞上树的瞬间停住了单车。他回过头去,白发的少年稳稳地坐着,一手抱着自己的腰一手拿着情书,那是封纸张纯白墨迹深灰的信,和塞满两人包的甜美告白截然不同。

在听到那句话时鲶尾觉得风都像是停了,但有些东西却像是涟漪一样在摇晃。他看着骨喰将信抚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骨喰还真是好好念完了全部啊……这是第几封了?]

[二十八。也是最后一封了。]

鲶尾诶了一声拍拍手臂,西装外套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树干的碎屑,被摇晃下来的新叶和花瓣则因为湿气变得黏答答的。他忍不住感到惋惜,他还是很喜欢春季制服的。

不过,即使没有弄脏它,今天也就是最后一次穿了。

中学的毕业典礼被安排在三月中旬,小镇的春天来得比别的地方晚些,直到现在也还是寒风瑟瑟适宜冬季制服的时节。回家的这条林荫路倒是应着前线播报及时开花,和学校的樱花连成了一条粉色的长街,像是为毕业季的笑容,泪水与告白特意应了景。

毕业典礼按部就班,但在仪式结束后鲶尾却找不到骨喰了,早上出门时约定好的合影,祝福,以及其他计划被全盘打乱。他在热情的师长与同级生间绕来绕去,询问他衬衣第二颗扣子归属的学妹们大多都穿着柔软的针织衫,塞进他手里的信封是樱花的颜色。

在又一次解释,或者说是道歉时,某位同级生突然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嚷嚷起来。

[喂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对骨……唔唔唔还不让说了……]

[每天都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每次遇到告白就说有喜欢的人,最重要的是你每年的巧克力都是送给骨唔唔唔……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黑发的少年将装满情书的包砸在那多话的脑袋上,大声反驳说青梅竹马当然是要一起上学一起回家,青梅竹马当然……当然应该每年送巧克力,而且骨喰也一样有送给他。

这么说着他就对上了不远处那双紫色的眼睛。白发的少年向他走近,鲶尾有些欣喜地跑过去,想说的话却突然卡在了喉咙里。

骨喰的包敞开着,也被那些柔软的樱花的颜色塞得满满当当,他下意识地侧头往对方衬衣第二颗扣子的位置看了看——看不到,白发的少年端端正正地打着冬季制服的蝴蝶结。

[诶,大家都在借着这个时候告白啊……]

鲶尾扯出个笑容。

[骨喰平时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我还以为……学妹们不会有那个勇气。]

但实际上他很清楚,那些平时不敢靠近骨喰的女孩子们,是比自己要更有勇气的。

她们会在自己骑车载骨喰一起回家时小心翼翼地发出吃冰淇淋的邀请,在情人节时把巧克力丢在储物箱就跑,而今天她们异常勇敢,她们好好传递了心意。

黑发的少年想到这里重新踏动了单车,车轮被风带得越转越快。他们包里粉色的信笺被吹得不住鼓动,仿佛要跟着飘散的花瓣一起飞上天。

鲶尾在心里一边诚挚地感谢着那些心意,一边却又希望风再大一些。

像刚刚那样由骨喰来念学妹的告白信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但也许是受毕业气氛影响,后座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有些不同,认认真真替学妹们袒露心声的青梅竹马让他静不下心,车也骑得歪歪扭扭。在归家路途的最初骨喰拆开第一封信,平静地读道,春樱开了,时间转瞬而过,我为这样的分别而心伤不已。

他一封封地读下去,在拆开第十四封信时语气有了波动。

[[一想到我曾经那样憧憬过鲶尾前辈,就觉得很幸福。]……]

[……[那么,能得到鲶尾前辈憧憬的人,一定是更加幸福的吧。]]

鲶尾苦笑一下,自己所憧憬的人吗……自己所憧憬的人正坐在单车后座上读这封信呢,他甚至还要问自己对信,对写信的人有没有什么看法。

[……这是第二十七封。鲶尾觉得,哪一封比较好。]

[额……那个吧,那个……]黑发的少年被一下问倒,绞尽脑汁地想了想才回答,[就那个……说没能得到衬衫上第二颗纽扣很遗憾的……?啊就她了!那是第几封?]

[……鲶尾收到的信里没有这句话。]

心不在焉的当事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是吗,那还真是……尴尬呀。]

风也适时地吹散了这句……尴尬的话,单车带着他和骨喰从落满春樱的长坡上直线滑下,三月中旬的风吹起鲶尾的西装外套,像是也要带走那上面沾染的潮湿。骨喰改用双手抱住了鲶尾的腰,手上第二十八封信被吹得簌簌作响。

在长坡滑行结束时,鲶尾听到风传来诗句。

[……我喜欢你。]

……啊,就是这句了,我喜欢你。

那句话被骨喰念得平静无波,但却又像是饱含了太过丰沛的感情。他明知那是骨喰在念别人的信,却还是因这句话差点松了车把。唉,他能轻松听过前面二十七封信,却偏偏会因为这最简单的话丢掉平衡。

他还弄脏了最后一次穿上的春季制服,时运不齐时运不齐。

[……那个,我想了想,写得最好的应该是最后一封吧,]黑发的少年估计了一下时间预备在十字路口减速,车把向左偏了一偏,[和前面的比起来……总觉得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嘛,这个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在很多套话之后被打了直球……?唔也不是……可能我……啊但是骨喰,我并不是对这个谁有什么想法……]

前座的少年有些混乱地搪塞着,觉得自己越解释越乱,完全没了之前和学妹拒绝第二颗纽扣要求时的坦率自得。

可自己总不能说,那是因为念这句话的人是骨喰吧。

骨喰是对告白信毫无好感的那类,尽管有时自己给他念的时候他会露出有些害羞的,可爱得过分的表情,但鲶尾却始终不敢以自己的名义说出那句话。他们是十几年的青梅竹马了,要是在这件事上骨喰生了他的气,他大概会在心里哭出来吧。

长坡抵达了尽头,十字路口近在眼前了。

单车的车轮还在飞快地转动,鲶尾向自己那侧转了转车把试着减速。风在这时突然变得很大,他险些没能稳住,而后座的少年也完全没料到今天还能迎来第二次翻车危机,下意识地就伸手抱住了自己,一直拿在手上的第二十八封信飘然落下。

在接住那张纸时,鲶尾一下子愣住了。

那是封纸张纯白墨迹深灰的信,和塞满两人包的甜美告白截然不同。特别的情书短而简洁,在最后以工整的字迹写着,我喜欢你,祝贺你毕业了。

鲶尾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春寒料峭,他被灌进制服裤脚的冷空气吹得一个哆嗦,勉勉强强才踩稳单车过了十字路口。他载着骨喰在两家住所中间刹车,慌慌张张地停好,拔了钥匙递给骨喰,然后又磕磕绊绊地和在花园里修剪植物的长辈们打招呼。

……这,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吧?果然是应该说些什么的?

黑发的少年思绪混乱,对他毕业时收到的第二十八封告白信来自青梅竹马这个事实感到了人生头一遭的得意……不,紧张。他想他必须好好告诉骨喰自己也很喜欢他,可他又有些不知所措,骨喰原来是喜欢他的吗?骨喰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白发的少年沉默不语,他的表情不是生人勿近也不是无感搭讪。

他看起来异常鲜活。

鲶尾突然想起他们一年级时的事情来。那似乎也是个初春,放课后骨喰在储物柜里收到了中学以来第一封告白信。那时的自己对这类状况还没有多么深重的好恶感,对骨喰被告白这件事有些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他好奇地凑近,在高年级学姐大胆的告白内容之外,还看到了青梅竹马那极为少见的,充满抗拒的不虞表情。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夺走了那封情书,觉得那告白信就是会让骨喰厌烦的东西。

[……不想看的话……我念给骨喰听吧?要,要听吗?]

黑发的少年磕磕绊绊地读着,白发的少年表情也渐渐缓和——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淡的生人勿近的样子。鲶尾偷瞄一眼放下心来,加快语速一口气念到最后。

[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黑发的少年抬起头,以自己都不曾发现的情绪认认真真地说道。

这么一想,他好像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骨喰的。

一年级的鲶尾还没有开这青春期的窍,他并不明白骨喰为什么会在这句话后由冷脸转变得那么不知所措,他只知道他的青梅竹马在那句话之后突然就独自拎着包走开了。黑发的少年攥着手里那封信愣了一愣,过快的心跳声促使他也快速追上白发的少年,搭上骨喰肩膀时对方的表情不是生人勿近也不是无感搭讪,他看起来异常鲜活。

青梅竹马那从未有过的模样刻进了他的脑海,但那句想说的话却卡在了喉咙。

在收到告白信时骨喰看起来很不高兴……他不喜欢。

这样的认知持续了很久,久到刚刚那一刻,他收到了对方的匿名信件,上面写着喜欢。

黑发的少年心跳加速。西装外套和衬衣下摆都在充满了花瓣淡香的空气里鼓动,黑色的领带绕在他手腕上,簌簌地拍打着那封纸张雪白墨迹深灰的告白信。

[你该不会是对骨喰……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啊,就像那位多话的同级生所说的一样,喜欢这种事情没什么不能说的。

他每天都和骨喰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每次遇到告白就说有喜欢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每年的巧克力都是送给骨喰的,而且骨喰也一样有送给他。他们其实一直都是喜欢彼此的,但却偏偏都在担心着,对方对情书无动于衷,对方会不会不喜欢被告白。

在深吸一口春天潮湿的空气后,鲶尾向前迈了一步。

自己接下来要说的那句话,一直想说的那句话,一年级时,二年级时,三年级时都没能说出口的那句话,不能再卡在喉咙里了。

他才不要输给一年级时那个没开窍的自己。


END


Round 1鲶尾无意识告白→Round 2骨喰有意识再告白→Round 3鲶尾正式告白,是回合制的恋爱战争了

评论(2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