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向冰淇淋特供券中逃避【短,完】

-学paro,交往后约会前的鲶&骨设定,闪电恋爱的后果是迟来的害羞这样的感觉,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而且极度恋爱脑请慎

 -教练,我想学写甜文,我想学写谈恋爱

有着醇正与浓厚巧克力香气,点缀着红莓的冰淇淋。交织成大理石纹路,蓝莓与酸奶口味的冰淇淋。哪一个会比较好?

蝉鸣有了依稀的存在感,夏天快要到了。

话虽如此,但要开空调似乎又早了些。人群聚集的地方总有些闷热,测验的时间一分一秒地靠近,教室里尽是押题的氛围,白发的少年却远离了那样的热情独自侧趴在桌子上,手里的冰淇淋券被他举到刚好挡住太阳的位置。从四角漏下的日光不算刺眼,但薄薄的纸张还是被晒得滚烫发软,给人它快要融化的错觉。

说到冰淇淋融化,骨喰就想起上上周五,那也是个相仿的天气,太阳挺大,他和黑发的少年靠在自动贩卖机上边咬华夫筒边呼气。然后他听到对方说了一句话。蓝莓酸奶冰淇淋湿淋淋地滴落,富含的花色苷在干酪素里晕开时是一片浅浅的紫色。

……那么这一次也要吃一样口味的吗。

白发的少年在尝新和喜旧间左右摇摆,下一秒后座不知是叫大须还是叫村山的同学突然嚷嚷着我放弃了我不学了推开窗户,并不凉爽的风吹乱很多东西。在身后传来女生被气流掀起裙底的惊呼时,他手里两张冰淇淋券也自顾自挣脱飞行,向着他头顶之上。

他愣了愣,下意识要去追。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座位旁的鲶尾。

[嘿咻……我还以为是蝴蝶呢。]

像是完全没意识到正在打扰大须同学和村山同学吵架一样,黑发的少年单手抱着课堂笔记,另一只手则捏着他口中那欲飞的蝴蝶朝骨喰这么说道,看起来很有点得意于自己的侦察。而在意识到自己无意间介入了男女生矛盾之后他向右迈步,看了一眼手里的特供券,继而稍稍低下头覆盖住白发少年的视线。

[我接到了哦,骨喰。]

少年清爽的声音仿佛能够拉慢时间。

空气骤然闷热起来。骨喰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券又不会失效不用一直盯着看啦,比起那个,骨喰更应该看看别的……]

伴随着这句话,冰淇淋特供券轻飘飘地落在骨喰的眼睛上,还带着一点不知来自日光还是来自鲶尾手指的,让眼皮发烫的热度。

[我是说,测验——那个特——别麻烦的阅读测验——刚刚我还想找老师试图套点题来的……不过,骨喰的话,不用复习应该也没问题吧。]

白发的少年维持了那个姿势片刻才反应过来低头坐正,印着猫咪和兔子的特供券掉在他制服下摆,上面潦潦草草签就的四个平假名异常显眼。这会儿鲶尾已经在前座坐好了,正转过身来隔空向那姓名未知的男生描述外面更闷热,那么说着的黑发少年趴在椅背边缘视线向上,让骨喰忍不住想起那天混成大理石纹路的花色苷和干酪素。

……鲶尾特意转过来了……还看过来了。

骨喰叹了口气将鲶尾给他的笔记摊开又竖起,往里夹进冰淇淋劵,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脸埋进了那一堆密密麻麻的段落里。特供券上凑近才能闻到的甜香熟悉又陌生,骨喰一时间想不起来,也记不起鲶尾笔记里记着的雪野小姐是不是要考。

但他却想清楚了,这一次他还是不吃蓝莓酸奶味的冰淇淋了。

那个口味似乎融化得特别快一点。上上周五的这个时候,在鲶尾手里的华夫筒还干干净净的时候,自己的那个就已经沾满黏黏糊糊的液体了。而且,不仅仅是冰淇淋化得特别快,自己也有种要被那糟糕的沉闷天气融化的错觉。

[今天的冰淇淋,那个……其实是情侣特供,]那个午后黑发的少年把特供券递给他,低头拿门牙咬冰淇淋球,声音含含糊糊的,[刚刚店长告诉我时就想和你说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没能说出口。]

[最近……我好像变得很奇怪。]

一阵莫名其妙的闷热感在一瞬间笼罩了骨喰全身。白发的少年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但他知道,在自动贩卖机那突然变得刺耳的响声与虚幻的蝉鸣融合起来时,他手里的冰淇淋开始融化了,交织成大理石纹路的花色苷与干酪素黏糊糊地开始往下滴落,越过华夫筒,越过印着猫咪兔子的纸筒,越过他被日光灼烧得滚烫的手背。

而黑发的少年视线向上,眼睛像是富含花色苷一样弯弯的亮亮的。

白发的少年愣了一愣移开视线,一瞬间觉得那融化得乱七八糟的冰淇淋也没那么糟糕。

[稍微有点突兀,不过我觉得这件事越早说出来越好。]

明明刚刚还在边吃冰淇淋边解释,但在这一句鲶尾却说得特别清楚,也特别干脆。

再然后,骨喰丧失了接下来六十秒的记忆。

也许糟糕的并不是这闷热的天气,也不是融化的冰淇淋球,而是用那样的姿态和眼神吐露心声的鲶尾吧。在从馥郁的巧克力香气里回过神来时,他和鲶尾就已经以和睦友好的前后桌同学情谊为起跑线向前迈出了新的一步。

那一步迈得很快,快到蓝莓酸奶冰淇淋都还没彻底化完,可在那之后的一步,骨喰却不知道该怎么迈了。而更让他不知所措的是,他似乎没办法普通地直视鲶尾的眼睛了。

像是富含花色苷的,时常有意无意地以上目线望过来的眼睛。

【……我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在遇到雪野小姐之前,我把这忘得一干二净。那些令人怀恋的事物,心痛的事,咬牙切齿一筹莫展之类的事,她就代表着所有这些情感。】

阅读测验上的话在翻页的瞬间变得晃眼。

白发的少年一目十行地读完节选片段,耳朵里入夏的蝉鸣声隔着玻璃窗轰隆隆的,空气里紧张又炽热的氛围丝毫未褪。他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前座,鲶尾头顶那一根翘起的头发正伴随着他趴在桌上的努力而不时摇晃,看起来很是好笑。

可测验大忌是心不在焉。骨喰从记忆里回过神来试着去背自己的笔记,背不出来,他又试着回想鲶尾给他的笔记,那上面似乎是写着什么的,关于考点,关于雪野小姐。

【只要看见她撑着雨伞穿过雨中的校园走来,我就无法抑制……眼看就要回想起什么。 】

……确实是鲶尾记过笔记的内容,笔记内容不详。

白发的少年叹了口气,在这样的时刻他想起来的是被自己夹进笔记的冰淇淋券,那上面画着猫咪和兔子,特供的口味是巧克力红莓和蓝莓酸奶,前者镶嵌,后者双色混合。

他甚至还记得一些更具体的,像是那家冰淇淋店在名古屋东区,像是黑发少年在把特供券给自己时说过,等测验结束就再去一次,以及那特供券上签着潦潦草草的四个平假名,他也理所当然地记得那写的是时下流行的双人姓名缩写。

以及,他记起了那没有刻意去想过的六十秒。

在任课教师从讲桌后面打出最后一个哈欠时,骨喰才意识到自己也许丧失了比那这六十秒更多的时间,记忆,或者说是意识。选自《哀愁的预感》的片段阅读并不难,可他偏偏没有写……似乎只有他没有写,任课教在最后喊住了自己。

[虽说学生有选择不答题的自由,但真奇怪啊,在别的题都答得很不错的情况下,却唯独不写这道……能告诉我原因吗,骨喰同学。是你不喜欢这个作家?不喜欢这个题材?]

[……不会?咦,这道题对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难度……]

——骨喰同学,你难道没有恋爱过吗?

还是春天,只是夏天将近而已。

名古屋的云色和天空一派晴朗,今天他们也因测验而提前放课,午后的日光透过玻璃窗炫目高照。白发的少年拎起包,从中将鲶尾的笔记挑出来,而后翻到夹着冰淇淋特供券的那一页。鲶尾的字迹虽然潦草了一些,但实际上很漂亮,笔记内容也很全,他甚至还接着片段抄了后面的一句话,骨喰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有没有向老师套到题。

【……一般大家都会那样的吧。】

左侧窗外忽然传来声音,骨喰一愣,扭过头去开了窗,并不凉爽的风席卷着将笔记本里夹的冰淇淋特供券吹出教室。那两张纸自顾自飞行,向着鲶尾的方向迎面扑去,在翻飞时确实有些像单薄的振翅的蝴蝶。

白发的少年捏住冰淇淋券的边角,感觉手指碰到的地方发烫。

[哇哦,还好没被吹走。]

黑发的少年接过特供券,以上目线望向自己时眼睛里像是富含着花色苷,过分坦率又过分专注,会以这样的眼神看人的鲶尾真是太可怕了。白发的少年下意识地想要避开那样的视线,但这一次他没有,他稍稍低下头来遮住了黑发少年的视线。

[唔,骨喰?突然靠过来是怎么了……刚刚老师有提为难你的问题吗?]

……比起平时那样的逃避,也许靠近会更好,在感受到内心之后,靠近会更好。

——骨喰同学,你难道没有恋爱过吗?

——有。

在被师长提问的时候,他稍微想明白了一些事。

其中之一就是,对这个问题他想给出的回答无可置疑就是肯定,喜欢也好交往也好,他有过那样的经历,而实际上,他就正处于那样的恋爱之中。

他和鲶尾的交往始于半个月之前。在名古屋东区的那个下午,日光炙烤的高温和口腔内冰淇淋低温的急剧交错是一种极为刺激的享受,而鲶尾突如其来的告白是比那更为刺激的日常剧变。听到鲶尾心声的自己好似一瞬间远离了寄身的世界,只能感觉到冰淇淋融化在手上那黏黏糊糊的触感和少年仿佛能拉慢时间一般的清爽声音。

[无论是放课后一起吃冰淇淋的时刻,平时转过头来然后被提醒老师在看的时刻……还是现在这样,被骨喰认真注视着的时刻……啊啊!化了!化了骨喰!]

[唔……我刚刚说到哪里了?嘛不管了……]黑发的少年拉过他的手腕咬下一口冰淇淋球,说话有些含糊不清,眼睛却还是弯弯的亮亮的。

在花色苷与干酪素不断越过华夫筒,越过猫咪兔子纸筒滴落的轻响中,鲶尾的下一句告白极其干脆。

他说,我对骨喰有了特别的感觉。

骨喰记忆丧失的六十秒至此结束。

[……不,没什么。]

白发的少年摇了摇头,将包里的笔记递了回去,然后他迟疑着踩上了窗沿。

那一天也好,今天也好,想要从和睦友好的同学情谊里拓展关系的不仅仅是鲶尾而已,糟糕的也并不仅仅是以明亮眼睛告白的黑发少年。在闷热的晴朗的入夏时节,滴滴答答融化着的冰淇淋和少年的心其实保持一致,黏糊又清爽。

骨喰想起鲶尾在笔记最后抄的那句话,那是他不慎避开却又没真正避开的重点。

【所谓的恋爱,一般大家都会那样的吧。】

窗外的少年睁大了眼睛,富含着花色苷的上目线过分坦率又过分专注,会以这样的眼神看人的鲶尾真是太可怕了。但更可怕的是,他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伸出了手臂。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将会有要和鲶尾一起度过的无数个六十秒。

现在还是春天,但名古屋的夏天近在眼前。

那么,有着醇正与浓厚巧克力香气,点缀着红莓的冰淇淋。交织成大理石纹路,蓝莓与酸奶口味的冰淇淋。哪一个会比较好?

END

*1 标题改自庵野秀明的访谈,原句大概是[向恋物癖中逃避]这样的意思,这里的骨喰对自己也喜欢鲶尾这件事比较迟钝,被鲶尾用自下而上的视线看还会紧张,于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告白场合的冰淇淋券和冰淇淋,对本人反而有些逃避的意思。

*2 冰淇淋梗的一部分来自于丰国神社官推说去德川美术馆那里吃刨冰,[夏の徳美さん名物「かき氷」も頂きました!美味しかった(*^^*)]。名古屋东区也是德美所在的地方,而骨喰分不清记不住的大须和村山都是名古屋的店名。

*3 花色苷和干酪素,蓝莓和酸奶里的成分,对颜色有比较大的影响。

*4 【】内的测验题内容出自吉本芭娜娜的小说《哀愁的预感》。

有玻璃渣暗喻,见评论

评论(6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