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Treasure【短,完】

-日式西幻rpg童话故事,幼驯染关系的冒险家鲶&银龙骨,鲶视角,he

-没头没尾,关于龙化的设定私设如山,没有彩蛋,超绝我流ooc而且极度恋爱脑,没什么逻辑就是个无脑lovelove的小甜饼可能雷请慎

 -两个月没敲键盘的复健第一篇,希望还算能看?大家万圣节快乐~


鲶尾藤四郎从梦中醒来时,发现骨喰藤四郎在床上变成了一条龙。

确切来说,是半条。时值深冬夜深露重,他揉着眼睛坐起来找枕头,在睫毛划过指缝后看到了背对自己的半龙少年。他的同伴侧卧着蜷缩在床角,衣物下有着荆棘一般棱棱的突起,壁炉火光焱焱地燃烧照得那生着纹路的右耳尖。黑发的少年喉间一紧,视线停在对方手背。

银色的龙鳞是他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见到的第一片雪。

他屏住呼吸小心挪动,半个身子紧紧挨着床,半个身子往下探去拿掉在地上的枕头。炉子里木炭突然噼啪地脆响了一声,鲶尾藤四郎手指抖了一抖,险些把床头的糖罐打翻。他像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样偷摸着匍匐倒退,第一次为自己的睡相而羞耻而悔恨起来,满脑子都是骨喰要是这时醒了该怎么办。

作为一个立志寻找龙以及龙之宝藏的冒险家,他这时该为目标近在眼前而兴奋不已;但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他这时也该为和传说中的强大生物同床共枕而感到恐惧不安,求生欲取代回家心愿飙升至第一梦想。

可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鲶尾藤四郎专注而艰难地挪回床上,在脑袋平平安安压住枕头时想起秀吉师傅曾经说过的话。

——小子,你可听好了,世界上是有龙的,龙的宝藏也是有的。

——俺知道的!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别到处说!

他的师傅还在世时是个大人物,收的徒弟却不过是个头发长长嚼着糖果的小鬼。幼时的鲶尾只当师傅又在讲什么传奇故事,边似懂非懂地点头边和银发的同伴装出怪物模样喊叫,嗷呜嗷呜,嘎唔嘎唔,我们就是龙喔。

那银发的孩童愣了一愣,于是也学着张牙舞爪的鲶尾藤四郎伸出手张开嘴露出没换完的牙来。嗷呜嗷呜……嘎唔嘎唔……不给糖的秀吉是坏人类。

黑发的少年浑身僵硬地躺了一会儿,觉得这真是难熬的一夜。他呼了口气,袅袅上升的白雾和下渗的寒意很快抵消消失不见;他把手臂从被子里拿出来看自己的手,一直以来练习弓箭和剑术的茧已经有点厚了;他拿眼角余光去看柜子,那里面放着秀吉师傅留给他和骨喰的冒险日记,那也是他冒险的渊源。

——鲶尾什么都不知道!就得按着他去历练!

——等他找到宝藏,他就该知道俺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师傅还曾经说过,骨喰……

天渐渐亮起来了,隔着亚麻色的窗帘透进点光。木炭烧了大半夜快化成灰,只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烧断的脆响。鲶尾藤四郎,突然想再看一眼骨喰藤四郎,那个在寂静的黑夜里半龙化的少年,他的鳞片看起来很冷,像是银雪花。

他以比之前拿枕头还要谨慎的动作悄悄转头。面朝着自己安睡的银发少年是完全的人类的模样,睫毛轻轻颤着,呼吸也像叹气。鲶尾藤四郎伸手去碰了碰他的脸颊,和幼时记忆里的触感没什么分别。

[……啊,外面下雪了。]

现在的骨喰藤四郎看起来是个人类,人类总是这样温暖柔软的。


停留的小镇在这个早晨迎来了下雪天。壁炉里的火苗只剩可怜兮兮的一小撮,亚麻色窗帘背后玻璃霜花像是糖块结晶。鲶尾藤四郎翻开师傅留下的冒险日记,开始翻找那评价骨喰的只言片语。生前伟大死后闻名的大冒险家在文字里详细描述了他追寻传奇生物与神秘世界的故事,却将这一本书留给了[只会吃糖的不懂事小子],还嘱咐他一定要认真读一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龙的宝藏是真的存在的。就是藏得实在隐秘了点,俺居然差点没发现,一个劲儿往什么财宝去想了 ……结果到头来,是俺搞错了呀。

——这世上的宝贝可多得很呢……能让龙想守着的,多难得。

鲶尾藤四郎手指发冷。他回头看了一眼,炉火已经灭了,窗外的雪一片一片飘落垒成冷的绒毯,床上骨喰藤四郎还没有醒,背对着自己的那一侧只有两处瘦削漂亮的蝴蝶骨撑起衣物,换作之前鲶尾藤四郎绝对想不到那个位置是能长出那样尖锐锋利的龙翼的。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一路陪伴的同伴其实是条龙。

最初他算是半推半就地被推去继承师傅的冒险梦的。

出发那天是他十五岁的生日,黑发少年背着弓箭拿着刀剑在小镇的关卡和家人告别,一次又一次地把想去挖龙之金矿的某个弟弟塞回马车,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向兄长保证自己会按师傅给的路走绝不乱跑。

而在小镇外的第一个分叉口,他看到了骨喰藤四郎的背影。

靴子轻快地踏过。天边仿佛细浪一般的云横向翻卷。骨喰藤四郎默不作声地在路口等他,转过身时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罐子,三分之一是雪花一样的结晶。那是个昼夜交替的时候,银发少年把师傅留下的罐子塞进他手里,声音像是雪花,也像是小时候他们找师傅打闹时吃到的糖。

[在整理秀吉的东西时看到了,]骨喰藤四郎说道,[……旅途小心。]

[一期哥还说,他以前冒险的时候……。]

[啊,师傅真是的……一期哥也是……]

鲶尾藤四郎轻声埋怨了几句,将刀剑转而绑在了腿侧,从骨喰藤四郎手里接过糖罐。然后就再没有松开。

银发的少年有些疑惑地往回抽了抽手,低垂的睫毛轻轻颤着,呼吸也像叹气。

黑发的少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这样故意不松手的举动以前也有过,可这一次他却只觉得喉间发紧,莫名其妙就不敢呼吸。骨喰藤四郎还在等他放手。他突然想起秀吉师傅在那个糖果之夜和他私下说过话。

——骨喰很怕寂寞。他平时不怎么说话也不爱理人,但是却偏偏总和你一起扮勇者扮恶龙找俺要小孩子才喜欢的玩意儿……对,就糖啊。

——他和你一起过来时是在笑的,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但俺看到了,俺知道。

——鲶尾,你的糖要一直分给他一半啊。

[骨喰,师傅的罐子里还有糖诶,]黑发的少年笑起来,上下两层牙齿轻快地咬合,[龙的宝藏……我们一起去找吧。]

他的寻宝之路如果是叫做冒险的话,那么和骨喰两个人的能不能叫做旅行呢。


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在旅途中走过了很多地方,被秀吉师傅当做仙境的精灵之地,险些栽了跟头没能回来的人鱼海岸,以及他们现在所停留的,传说中离龙之深渊最近的小镇。他们现在住在镇上唯一的旅馆里休整,在这个早上就该按着冒险日记里安排的行程出发寻找,但鲶尾藤四郎却犹豫了起来。

他已经验证了龙的存在,那么龙的宝藏呢?

黑发的少年打开玻璃罐子,将雪花一样的糖果咬在齿间。

既然是龙的宝藏不是什么财宝的话,那就该是糖吧?秀吉师傅也说了,鲶尾,你的糖要一直分给他一半……那么,还有必要再走下去吗?

背后的床上突然有了些动静,黑发的少年慌里慌张地盖好糖罐,回过头时银发的少年已经卷着被子坐起来。骨喰藤四郎的头发有些凌乱,眼睛里带着朦胧的睡意,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好看的人类的模样。

鲶尾藤四郎走过去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来,[抱歉抱歉,吵到你了吗骨喰?]

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眨眼的瞬间开口了。

[……嗷呜。]

鲶尾藤四郎呆在了原地。银发的少年似乎还没醒,对自己刚刚发出的声音也毫无意识,只是坐在床上缩成一团。窗外的雪已经下了一阵,重重层层叠叠盖住旅馆后院。霜花凝成有玻璃罐盖子那么大的一片。窗户的边角处也冻住,鲶尾藤四郎推了推就满手冰屑子。他发现自己的心脏正跳成一个奇怪的节奏。

[……没有。]骨喰藤四郎在这时回过神来,也问了个奇怪的问题,努力维持的平静语气从雪花融化成温水,里面有些拙劣的试探,[鲶尾还想去吗,龙之深渊……那里的雪……说不定会比这更大,会很冷。]

[……那里说不定也没有什么龙的宝藏。]

就像是小时候扮成恶龙一起去秀吉师傅那里捣乱要糖一样,现在的骨喰在表达自己并不那么认同的事情时还是用着并不自然的语气。而就像是童年那个玻璃罐子里的糖块一样,骨喰想守着的,就是那样美好的秘密吧。虽然没有想到龙喜欢的宝物是糖,但其实鲶尾藤四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

他想他需要告诉骨喰这件事。

[说得也是呢,也许那里真的没有龙的宝藏,]黑发的少年倒出两块糖来,以十五岁生日时邀约的姿态认真地回答,[但我觉得很吸引人哦,龙。]

[龙的宝藏也是,既然抵达了这里,那么我还是想去看一看。]

鲶尾藤四郎没有说出来,他是想去看一眼龙的故乡。

这是他们旅程的最后一站。从籍籍无名的小镇到龙之深渊,他和骨喰走过无数个白昼和深夜。鲶尾藤四郎始终记得在怀揣着将独自一人冒险的矛盾心情时,骨喰藤四郎的背影让他感受到了怎样的亲切和坚定。骨喰藤四郎是身为神秘传奇生物的龙,却也是秀吉师傅嘴里怕寂寞的小孩,自己一直以来的同伴。

在发现真相的夜晚,他并没有感到兴奋,也没有感到恐惧。

虽然没有想到骨喰是龙,但其实鲶尾藤四郎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纠结的事情。


传说中龙的故乡是片望不到尽头的极寒之地,苍苍白雪,嶙嶙冰山。按照秀吉师傅在冒险日记里的记录,某座山峰的顶端是龙的诞生地,孤零零一座突兀冰山,远眺的话,得站在某个特殊的地方待到深夜某个时刻才行。

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里,龙就从那里面诞生。

鲶尾藤四郎少见地无视了骨喰对去往那个地点的抗议,嘴里嗷呜嗷呜嘎唔嘎唔地轻声怪叫。他想试探一下,那天骨喰的龙化是不是什么返祖现象,他会在那个时刻左右龙化,或是在靠近出生地的地方龙化。他拿着书往后翻了翻,又试图找到对龙的宝藏的描述,但那如他意料之中一样没什么内容,前面大篇大篇的内容仿佛都是虚晃铺大的师傅架子,只有几句话像是有意义的。

一句鲶尾什么都不懂,一句等他找到宝藏就该懂了。

还有一段却是真正的秘密,鲶尾藤四郎从来没有翻到过。

——龙这个物种……就讲俺所见到的龙吧,其实是很像人类的。不仅能拥有人类的外貌,而就连心都很像人类。会因为寻找宝物而奔波,甚至迁徙去往陌生的世界,也会因为想要守住宝物而留下,待在一个地方就过好些年。

——一期一振和俺当初带回去的龙长大一点以后就变成人类孩童的样子了,后来和一期一振那个弟弟,和鲶尾待久了以后……连心都变成人类了吧,按着人类的轨迹长大,还是个怕寂寞的小孩子,还真是看不出个龙样。

——不过,俺也是在他和鲶尾变得形影不离的时候发现他找到了。

——作为一条龙所想要守着的,他想要留下来了。

——能让龙想守着,多难得。

他们没能抵达秀吉选定的地点,天色已经很晚,摸不透时间,低到平生所未见过的气温也让人难以估计时刻。鲶尾藤四郎困得没精神去想师傅和兄长是怎么强悍又幸运地捡到骨喰回去的,也没精神去观察骨喰什么时候会开始龙化。他勉勉强强将快要结冰的书收好,想从背包里把师傅的玻璃罐子拿出来。

片刻后他抱着糖罐,学着骨喰藤四郎的模样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这么说来,骨喰那天晚上的睡姿也是这样的,像是条被蛋壳包裹的小龙崽。

刚出生的小龙崽吗?虽然很好奇,但鲶尾藤四郎觉得他只要看一眼那个地方就好了。龙之深渊遍布碎石和冰山,荒寂得像个世界末日,黑暗,冰雪,尤其是寂寞对人类来说都糟糕透顶。

他迷迷糊糊地想,骨喰就诞生在这样的地方吗,那还是有师傅有兄弟们在的小镇比较好,小镇上还有骨喰喜欢的糖。

在一阵让鲶尾藤四郎无法抗拒的困意来临时,他看到了身边的半龙少年。从下颌到耳根都被若隐若现的鳞片所覆盖,仿佛什么古老咒语一样攀附在耳边的纹路,发旋间荆棘一般小小的棱棱的突起,以及骨喰藤四郎身上因为鳞片而泛着的银光。鲶尾藤四郎还记得那个下雪的早晨,他在推开窗看见雪景时,心里想的却还是骨喰藤四郎的鳞片,他在这个冬天里看到的第一片银雪花。

他困了。玻璃罐子落在地上,糖果撒了一地。

龙的秘密就像是罐子里的糖果一样,要在揭开罐子吃到嘴里之后才知道甜。


鲶尾藤四郎做了一个梦,在那嵌满龙蛋的深渊边上他看到了骨喰藤四郎的诞生。和弟弟描述相似的一堆黄金与宝石里孕育着龙,自紫色宝石一般的蛋壳里出生的骨喰是一条银白色的幼龙,脸上的鳞片还没长好,看起来像是一片花纹不明显的雪花印记。背后突出的双翼骨骼单薄透着粉色,爪子也是软绵绵的家养宠物式。而在银龙的背后还有根鲶尾藤四郎没见过的尾巴。

在他想去伸手碰一碰曾经的骨喰藤四郎时,他听见师傅和兄长惊讶的声音。

——这条龙为什么是在悬崖上面出生的?俺看传说里都是在底下啊?

——先不说这个了,秀吉先生,他好像……

黑发的少年在渐渐温暖的环境里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小镇旅馆内。在床边坐着的银发少年垂着睫毛,看起来是个温暖的人类。怎么看都是个人类。

骨喰到底是变成人类的龙……还是变成龙的人类呢。

[哇哦~]黑发的少年清了清嗓子,在骨喰藤四郎岔开话题前语气夸张眼睛弯弯地笑起来,[我先说,我睡着前看到了,骨喰你长鳞片和翅膀啦。]

骨喰藤四郎开口时声音里有少见的苦恼,[……努力过了,但是按不下去。]

[抱歉抱歉!我不是说骨喰不好的意思!也不是故意要看的!不过骨喰的鳞片是真的很漂亮啊,虽然那天晚上只看到一点点,但是完全就被震撼到了……这么讲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之后我就那么想了,很吸引人哦,龙什么的。]

[唔,不过我好像……也就见过骨喰一条龙而已,还是这样喜欢吃糖的龙,难怪师傅总说要我把糖分给你一半啊……]

仿佛是为了不让骨喰尴尬一般,黑发的少年自顾自地又说了很多,从他那天晚上破天荒地失眠,再到他其实是想知道龙的故乡是什么样子才决定继续往前走。其实现在想来,他稍微有些明白了糖果之夜师傅找自己谈话的意思。师傅说骨喰是个很怕寂寞的人,也是个很不善于交际的人,但在每次和自己一起找秀吉要糖时骨喰却是在笑着的。除了宝物,骨喰或许还想有个一起守护宝物的同伴。

可玻璃罐子里的糖总会吃完的。骨喰再怎么珍惜秀吉师傅留下的东西,这样的回忆也是消耗品。等到罐子空了的时候,他要怎么办呢。

[……再买,]银发的少年皱了皱眉,语气一半理所当然一半疑惑不解,完全没有把这个疑问和自己扯在一起,[……鲶尾喜欢的话,可以当做生日礼物。]

[秀吉的糖,太甜了。]

鲶尾藤四郎愣了一愣,险些松手让玻璃糖罐掉下去。他和骨喰藤四郎对上视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走了岔路。

他到底还是被困在了束缚之中。

师傅因冒险而拥有的数不尽的财宝和魔法道具,家中弟弟天天嚷嚷的黄金宝石,冒险家们都拥有的各个种族的藏宝图,全都在将他带进偏离的轨道。即便他已经意识到了糖果也可能是宝物,却依然没敢去想那宝物也可能是某个人;而对于师傅那些其实明显得不得了的话,也没有往自己身上想。

——等他找到宝藏,他就该知道俺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能让龙想守着的,多难得。

——鲶尾,你的糖要一直分给他一半啊。

既然事情的真相如此……黑发的少年控制着自己的力气地把玻璃罐子稳稳当当放回了床头柜,而后他的上下两层牙齿轻快地咬合。

鲶尾藤四郎笑着开口。

[抱歉骨喰……接下来,我要说别的话了哦。]

人类和龙是很像的,他们会因为寻找宝物而奔波,甚至迁徙去往陌生的世界。龙和人类也是很像的,他们会因为想要守住宝物而留下,待在原地渡过时间。

骨喰藤四郎找到了。鲶尾藤四郎也找到了。

嗷呜嗷呜,嘎唔嘎唔。


END


秀吉喊鲶尾要分给骨喰一半的东西指的不是实物的糖,没有特别指代,亲吻温暖命运人生爱什么适合我推的都可以随意填空

嗷呜和嘎唔其实都不是龙叫,差不多是猫和熊,我瞎编的

这篇本来想扯的是虐来虐去的寿命论,不扯了,给我HE

评论(38)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