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鸣狐婶】狐狸灯夜乐游春【短,完】

-现代paro,调酒师鸣狐&婶,别扭的试交往双箭头暗恋中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一点彩蛋,ooc没能避开

-给基友婶的万圣节贺文,万圣节快乐


狐狸变作公子身,灯夜乐游春。*1


她在酒吧遇到了鸣狐。

白发的调酒师,白衬衫黑马甲,手里正调一杯梦幻勒曼湖,看到她时似乎很是不解,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问。*2

[你的本职原来是这个?]她凑过去看那杯蓝色的酒时已经一身酒气了,还以一副新人不懂酒又偏偏好奇要试的模样抽了一张钞票出来,笑得很好骗,[这杯好好看,这杯的钱是直接给你就行么?15%小费?]

砂金色眼眸的青年望了她一眼,摇摇头,将手上的梦幻勒曼湖给了吧台旁另一位看起来颇为优雅斯文的男士,意思意思地倒了她一杯黑樱桃酒,还是全甜型。*3

旁边的男士笑了笑,一双眼睛里似是有弯月一般,[难得见调酒师先生照顾新来的小姑娘啊。]眼神在他俩之间扫了扫,意味深长地道,[认识的啊,女朋友?]说完又看懂什么一般,自己摇了摇头, [哈哈,看错了看错了,我也有看不清年轻人的时候。]

女朋友什么的,别人总是喜欢这么猜啊。

因为酒精的关系,她觉得自己稍微有点脸上发烧。实际上她和鸣狐不过是相识,非要说的话,充其量是相亲之后在努力尝试交往——算是朋友吧?大概。

[那小姑娘你可要加油啊。]后来那位男士在走过她身边时这么说了,又笑着对鸣狐挥了挥手,[我还是去玩玩,等十分钟后的狂欢吧。]

她喝了一口鸣狐给她的樱桃酒,觉得这还真是够甜的。

鸣狐自己的话,是会喜欢巧克力酒的吧。


狂欢时间的酒客们像是一群跑出精神病院的疯子。

她趁着酒性上来跟着身边的人蹦蹦跳跳,一头长发蹦得乱七八糟。昏红色灯光下,似乎所有人都在不知疲倦地跳着笑着,牵起的手和纠缠的腿,摇晃的玻璃杯和旋转的酒保,花朵般荡漾开波浪的蕾丝裙摆和挂在脖子上仿佛扁蛇的领带。

台上渐渐开始有或漂亮或英俊的人出来表演,高跟鞋与钢管,电吉他与立麦,禁欲气息的上身半裸的。更有一位男性直接抽掉了自己的腰带,紧身裤滑落到胯骨以下位置,下身露出的黑色布料柔软贴身,于是无数只手将花花绿绿的钞票塞进那迷人的裤腰。

她看得有些愣神,酒醒了半分。

[哈哈,这不是刚刚那个小姑娘么?怎么,没有对调酒师先生提什么要求?]

身边有人这么笑着,她回头时看见了之前那位点梦幻勒曼湖的男士,他还是一副极其斯文的样子,手里拿着两张钞票,她猜想他大概也是要把钱塞给台上的表演者吧。

[……要求?]

[哈哈哈哈还真的是超级新人啊。这个时间段,是可以向酒吧的工作人员以钱换物,或是换服务的时候。刚刚台上那位,就是应了足够钞票的要求哦。]

[……什么要求都可以?]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大胆呢。我想只要钱够,应该就可以吧。不过,你们不是认识么?那应该简单多了。]


替同事送完一个包厢的酒后,鸣狐在吧台旁被拉住,尚未反应过来时,手里已经被塞了一叠钞票。眼前的女性眼睛亮得像是狩猎的动物。

[我想看你的脸。能摘掉面具吗?]

面前的调酒师先生飞快摇了摇头,将钞票塞回她手里。如果酒吧的灯光不是那样的话,她也许能看得清,鸣狐这时眉毛微蹙,面具下的唇也是紧抿住的,似乎连一句拒绝都吝啬给予,又似乎是有什么别的情绪。

她把钱递过去,又被塞回来,如此反复。

她于是有些恼火。

拒绝拒绝拒绝,可他不是已经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了么。

为什么呢,偶遇熟悉的人于是故作清高?

她伸手用力一推,那股樱桃酒气便带着许多东西被推进了他怀里。钞票,钱包,以及她这位蛮不讲理的顾客。

白发的调酒师被仰面推倒在吧台上。钞票散落一地迎来一群人哄抢。钱包落地似乎正被她踩在脚下。她一脚踢开钱包,又居高临下得意地看了一眼被自己按住的调酒师。他那双砂金色的眼睛里映着酒吧明明灭灭的灯光的红,她看得迷了眼,刚刚的怒气和得意瞬间蒸发。

那个眼神,竟然像是悸动一般。

她从来不曾看过。

昏红色灯光下一群看不清容貌的人哄抢了钞票,继而为这位新来女酒客的大胆举动大声叫好起来,陌生的声音尖笑着尖叫着。

[好样的新人,亲下去!]

心旌神驰。

新来的女酒客低下头去,像是要给他一个赏赐,或是一个烙印。

趁着酒性,似乎做出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樱桃酒的味道被面具所阻断了。

她寻了一会儿角度,伸手探向他面上。

[不行。]一直沉默地,或者说是乖顺地任她胡闹的调酒师这时推开了她的手,第一次对她开口了。清冷沉稳的声线,非常年轻,给的是惯有的拒绝。

 [……抱歉。]

真的是……非常漂亮的嗓音。

[……就这一次,给我看你的脸。]她不管不顾起来,似是任性似是委屈道,[小费也好,酒也好,还有什么……会员费吗?今天的话,多少都可以。你就当我和普通客人一样,是在花钱看你的脸吧。明明见过那么多次面,我却连你说话的声音都才第一次听到……]

面前的人近在咫尺,见过许多次,甚至有过不少可以称作是约会的相处回忆——初次见面时鸣狐点的巧克力蛋糕,晚归电车上鸣狐递过来的电源,黑暗的电影院中鸣狐没能压抑住的轻笑……她以为他们即便不算是在尝试交往,至少也能算朋友。可仔细想来,鸣狐是怎么样的容貌,怎么样的表情,怎么样的声音,在这之前,她似乎全然不知。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对他感到好奇呢。

而那一副沉默的,冰冷的,永远在笑的面具啊,正是她第一次见面时就想取下来的东西。

 [我可能是喜欢你吧。]

面具被摘下,鸣狐眼角下的红色似乎比樱桃更艳丽。她已经听不到周围的人在指指点点这个痴情女青年与神秘调酒师的故事,只看得到白发的青年眼角深致。

恍惚之间调酒师似乎叹息了一声,又似乎没有。

她接触到了他的心,却不曾觉得自己与他有过近距离。


狐狸取乐水仙旁,清冷夜月光。*4


END


*1 江户时代俳谐师松尾芭蕉先生的俳句,原文是【キツネは若君の身を行います,明かりは夜春の远足に行くことを笑います.】

*2 上田和男先生发明的鸡尾酒Fantastic Leman,曾获世界鸡尾酒表演会银牌,配料有清酒,樱桃酒,蓝白两色柑香酒等。取名来自瑞士湖泊。【这里选用只是个人偏好

*3 Maraschino,主要在意大利北部、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酿造。【这里选用只是个人偏好

*4同样是松尾芭蕉先生的俳句,原文是【キツネの楽しむスイセンの侧 ,ひっそりした月の夜光 .】

31 Oct 2016
 
评论(1)
 
热度(30)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