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萤婶】相见有时【短,完】

-本丸A的萤丸&本丸B的婶,相见有时后会无期,开放式be

-本丸A的刀剑男士们和本丸A的婶是和睦的亲友大家庭关系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一点彩蛋,ooc没能避开,脑洞清奇请慎

 

你在漫长的岁月里只往那看过一眼,那一眼还很匆忙。*1

 

天阴有雨,梅子要成熟了。

本丸的花花草草在雨幕里看起来有些凄惨。庭院中种植的抚子虽然叫常夏,但那些细瓣倒是有些可怜兮兮地垂落着,杂乱的败酱草与朝颜花也柔若无骨地在风里轻晃。萤丸打着一把小小的伞蹲在庭院里,伞檐滴落下珠帘一般的雨水,稍稍旋转伞柄,就像是挥开了一片青色的墨点。*2

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小小的付丧神愣了一下,起身踮起脚跳跃过庭院里或小或大的水坑,旋转的伞将水滴好来好去地尽数泼向灰色的雨雾。

门口的狐之助即便在下雨天,也依然准时地送来了文件。

收下了梅雨天气的通告,白发的孩童又探头往门外看了看,仿佛觉得什么人会来一般。自家本丸的地理位置有些偏僻,门口的石板路也斑斑驳驳,如果来访可得千万小心门口那块格外湿滑的小台阶。有一次自己去万屋帮忙买东西时,就在那里险些摔倒。

没有别的人来。

孩童样貌的付丧神打着伞,安静地关上了门。

似乎是到了晚饭的时间了,原先会在庭院或是田地打闹的付丧神们全都不见踪影,空气中嗅得到汤品浓郁的香气,萤丸隐隐约约能听到自家的审神者为晚饭惊喜地大笑的声音,还有其他的同伴们,像是在吵吵闹闹着这块肉应不应该通过猜拳的方式决定归属。

 [对了,我明天现世有点事情,大概会有个大半天甚至一两天的不能回来本丸,你们要老实一点乖乖等我……]

[主上您果然是恋爱了吗天天不回来……也不知道遇到的是不是个好男人,大家都很担心……如果遇到了什么恋爱苦恼请务必……]

[什么什么,大将恋爱了吗?!]

[要是主上遇到的不是足够风雅超群的男子那可不行啊……]

[我没有谈恋爱啊你们不要跟着长谷部乱猜!]

自家主上很是忙碌,明天又要出门的样子。

萤丸忍不住想道,自己似乎很久没有见过那位审神者了。


那位审神者来访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一个梅雨天气。大约是一个细雨蒙蒙的傍晚,萤丸闻声而去,打着小小的伞跳跃过水坑。推开门时,一盏暖灯悠悠晃进本丸。来访者似乎来得匆忙没有带伞,一手还抱着个盒子,浅蓝色和服上濡湿的雨点变做深蓝色,像是绘上去的斑纹。

 [哈喽,晚上好。门口的台阶真滑呢。]

自家的主上给来访者留了封潦草的书信,大意是,她似乎忙于现世的事务在零时之前都无法回来本丸,因而特意拜托了另一位熟识的审神者前来帮忙照料一会儿,希望自家的刀们好好招待客人云云。

唔,竟然没有给自己留信,明明说了一家人进出门都得互相交代清楚的。

 [她应该是真的有事情吧。那么,我就打扰啦。初次见面,一点小礼物。]

仰头招待客人的付丧神学着印象中合理沉稳的邀客礼仪欠了欠身,接过那个盒子,想了想又努力踮起了脚尖。

伞晃动着倾斜着罩住了来访者的头,那位审神者望着他苦恼地单手握紧伞柄下摆的模样惊讶了一瞬间,继而笑着接过了。

萤丸歪了歪脑袋,抱着盒子抬脚跟上了她的步伐。

然而走了不多步,那位审神者突然停了下来, [要不你还是自己打吧。]说完又像是怕被误会什么一样补充道,[我是说,你有被淋到。小孩子还是不要淋雨啦。]

萤丸摇了摇头拒绝了完全倾斜到自己这边的伞。

明明对付丧神来说,审神者才是小孩子,淋雨会咳嗽会发烧。

 [我们俩走路速度……我们俩好像走路速度不一样诶总是错开。我怎么说也是个大人,没办法做到让小孩子淋雨啊,更何况还是朋友家的小孩子。]

唔,又是身高的问题。

 [或者,萤丸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她将提灯换到拿伞的那只手,转而将那只空着的手伸了过去,[我们牵着走保持距离试试?……啊抱歉,好像是我逾越了,你家主上会不会不高兴啊?……你是不是也不接受被你家主上以外的人牵?]

意料之外,小孩子那有些肉感又格外柔软的手搭上来了,真的是很小的手,似乎只比她的掌心大了一点。雨有些大起来,旋转伞柄时挥开的水珠几乎能形成一个中空的圆环。她将伞倾向身边,侧头看了一眼一副可靠又可爱近侍模样的萤丸,心情愉快地走向本丸大厅。

[真是好可爱啊……我们家的萤丸也快点到来就好了。]

萤丸愣了愣,牵住她的手松了一松。

……原来,这位审神者自己的本丸里是没有萤丸的啊。


自家主上出门得匆忙,来帮忙的审神者与付丧神们打了招呼就忙碌起来,在本丸转悠了好一阵,又是在手入室帮忙治疗,又是去庭院一起挽救垂败的花草。在长谷部无意中埋怨主上怎么一声不吭就跑还给别的审神者添麻烦时,那位审神者还笑嘻嘻地说了句我不是来替她帮忙了么,同理同理,下次我有事就轮到她帮我照料本丸了,有来有往不要太在意。

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很懂得访客之道的人。

这一点在后来盒子被打开时更加得到了确认。面对一群小孩子嘴馋又紧张的局面时,她十分干脆地把这个礼物算在了自家主上头上, [你们家的主上可能会很晚回来,也不知道她来不来得及买礼物,这就算是我替她带的点心啦……我会问她拿小判回来的,所以请不用感到害羞。]

百福馒头,筑紫草饼,焦糖戚风蛋糕。*3

确实是适合在梅雨天午后一边喝茶一边品尝的点心。

比起围坐在一起研究如何分配的小短刀们,自己的待遇似乎更好一些,那位审神者偷偷摸摸给他多留了两块。在萤丸晃着小腿小口小口地咬蛋糕时,她又夸了他一句可爱,过了一会儿又压抑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还没等萤丸说些什么,这位审神者随即却又开始道歉说抱歉抱歉没经过你同意就摸你头了,还有,你家主上会不会不高兴云云。

尽管有点郁闷被摸了头,但萤丸对于来自他人的夸奖还是感到有点开心。被主上以外的审神者摸头还是第一次,而且她又夸了自己可爱。唔,摸头应该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可爱?

比起别的付丧神,她更加喜欢自己吗?

[呜哇,等我们家的萤丸来了以后我也要让他做近侍。]身后传来了这样的话语。

[您真的很喜欢萤丸呢。]长谷部轻声笑道,[我想很快您一定也会与自己本丸的他相遇的。]

[嗯,希望如此啦。]

窗外的雨雾弥漫开一片青灰色的墙。孩童外貌的付丧神吃掉了蛋糕的最后一口。

……啊,也许她只是喜欢萤丸吧。

而且她迟早也会迎来自己本丸的那位。


后来主上的现世依然总有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要处理,从第一次那样找别的审神者通知帮忙到第二次让狐之助带话就跑,再到第三次第四次匆忙到什么讯息痕迹都没留下就离开。

后来本丸似乎也渐渐习惯了自家主上这样匆匆忙忙两边跑的作息,偶尔还会再调侃说,诶,我们主上这么忙,是不是真的交到了男朋友啊。

后来萤丸不做近侍了,改成大家轮番来。萤丸还是偶尔会去应那扇被敲响的门,门外的狐之助永远风雨无阻,远征回来的付丧神们带回来的也都是丰富的资源和礼物。

只是萤丸再也没见过那位提着暖灯带着点心来帮忙的审神者。她还说过门口的台阶很滑,确实,那次出门去万屋就差点滑倒了呀,可得千万小心。

他有时会想,她大概已经迎来自家本丸的萤丸了吧。


又到了梅雨季节,那位审神者今天依然没有来。


END


*1出自斯台芬•茨威格的中篇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2抚子花,败酱草与朝颜花都属于秋之七草【植物苦手

*3依次来自东京普门庵,福冈如水庵和滋贺县【选用只是个人喜好

01 Nov 2016
 
评论(5)
 
热度(18)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