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星诘日光【短,完】

-现代paro,交往中异地恋的纯情鲶骨设定,开放式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

-赶工之作,放飞自我,11.28鲶骨日快乐

文学院里有一棵资历极高的夏栎*1,据高年级的学生说这棵树的资历比三任前还是四任前的学院长还老。尽管十月份所结的坚果已经掉得差不多了,但树冠依然高高阔阔,枝干也在寒风里被衬出了些凛然傲气。这地方气温降得快,松鸦*2渐渐都给冷下了山,多数时候是下山觅食,偶尔就成群地缩着脚待在树上。

学生们也一样喜欢聚集在夏栎旁,热恋的在冬日里交换个彼此的呼吸,学术研讨的就喝着热可可啃文学著作或是文件,他们口袋里要是有坚果类零食往往会洒一把出去,然后激得这群看起来可爱的松鸦怒嘎两声。

骨喰正抱着本书赶去图书馆。经过树下时因那张在文学院极为少见的东方面孔备受瞩目,有些人际广通些的便认出厚重围巾绒帽间露出的浅色的发。人群间细细碎语两句,便也互相交流了情报,得知这位路过的纤细少年就是学院那个绩点高得变态的坏家伙,文学院教授的宠儿,甚至,这家伙还可能会是文学院未来的新教授。

爱闹的那群人于是开玩笑一样喊他:Dr. Skeleton!这个奇怪的叫法听起来像是恐怖电影里的幕后黑手,看起来似乎是成功引起了骨喰的注意——至少他回眸了。

只不过他所做的并不是什么回应,而是认真盯了夏栎许久,然后拿出手机往他们那圈儿拍了几张,便又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夏栎树下金发碧眼的学生们有些不解。

[他在做什么?]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如传闻一样,是位怪人。]最先喊出骨头博士的那位似乎觉得尴尬一般,耸了耸肩扯出个笑容,[死读书的学霸?]

[他就是那样,要知道这位“文学院未来的教授”可从来没有参加过联谊和酒会。我和他同班一年多,甚至就没有听过他在学术以外的场合说过话!]

[我还以为这么聪明的家伙都很受欢迎——而且还是文学院很少见的日本人。嘿刚刚我听到谁说的他绩点高得吓人?我们就不能和学霸打好关系解决考试么!]

[哦,那我宁可自己啃书,他长得可不像愿意帮我分析茨维塔耶娃*3的人!只怕他都不愿给我念两句答案!]

[这可不一定,我听说就有人考试时得到了这位先生友善的小纸条……]

对学霸与未来新教授的八卦似乎驱走了刚刚的学习氛围,却让气温陡然上升。刚刚还忙碌于考试季的学生们甩下手里的著作或文件,吵吵闹闹地谈论起了骨喰的传闻,从文学院第一的成绩单到这位学霸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或是男朋友——无论什么情况,人们都是对恋爱话题格外关注的。

对骨喰的情感八卦最终似乎要以学霸不懂爱情这一方辩手获胜,正在这时,先前与男友在树下接吻的一位女性突然开口了。

[亲爱的们,你们才是不懂爱情。]

这句话一说出来果然引发了骚动,文学院的学生们熟读世界爱情著作,哪怕是最虚的学生自认为也能就最为知名的那几部作品写点洋洋洒洒的赏析,现在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这位女士,你是在质疑文学院的学生不懂爱情?]

[谈过恋爱的,在热恋的可不只有你。]更有几对儿这么反驳道。

那位女性摇了摇头举起手做投降状,[你们没望见那位骨头先生刚刚冲这儿拍照的表情吧,我觉得我不会认错,那是想到心上人的模样。]

[他看起来就像是首缱绻又温柔的抒情诗。]

浅色发的少年在图书馆书香木香与若有若无的热可可香间穿梭,一排排书架像是无尽的红色森林。骨喰在人满为患的图书馆寻到个隐蔽的空位,脱下了厚重绒帽。围巾,耳发与耳机线因为寒风而有些凌乱地缠在一起,骨喰费了点工夫才解开他们并叠好围巾。

口袋里手机呜呜震了两下,他拿出来时又是几下震动。

骨喰重新带上耳机,点开社交页面。在他发送过去的那几张夏栎与松鸦照片下,南半球的恋人回复了一长串信息,夹杂着语音文字与丰富的表情。

【去图书馆的路上看到文学院的夏栎掉了很多叶子。[图片][图片]】

【今年的松鸦好像是去年的那几只。[图片]】

【[语音](叶子都快掉光了,骨喰你那边果然看起来超冷!有好好围我送的围巾吗?)】

【[语音](第二张照片看到被风吹起来的围巾啦!】

超级活泼的语气。

【啊我记得这几只!那只头上有蓝毛的还比去年看起来长胖了……】

午后一点,空位右侧的窗台阳光落进一角,骨喰低头望着被照亮的桌沿,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的时差是11个小时。*4】

【诶?】身处南半球的恋人回复得飞快。

【你该睡觉了。已经过零点了——不,已经快一点了。】

【[语音](因为很想骨喰,于是就没能睡着了。)】

在按下语音播放的那一瞬间,对方有些懒洋洋又像是撩人的语气在耳边响起。像是要故意挑逗恋人一般,又像是普通地在诉说失眠的苦恼。

鲶尾的语音似乎介于情话与问候之间。

【我现在在图书馆。】

【[语音](又在学习吗?这么勤奋真不愧是我的骨……)】

【不方便听语音。】

【你明明刚刚一直都在听的不可能没带耳机!啊,莫非——因为我说了想念骨喰,于是在害羞吗?】

鲶尾对骨喰的直觉隔了11个小时的时差也还是准得要命。

【[语音](我们都已经聊起来啦就不要这样打断了。平时骨喰学业很忙,我的专业也是要天天在外面实习的,这样的机会真的不多诶?)】

【[语音](嗯……当然,骨喰要是真的很忙的话就忙完了再给我留言?我也会留言的,在认真学习时可不要看我们俩的界面哦?)】

骨喰叹了口气,望了一眼桌上的诗集,抬手把它从面前挪到了桌角。

这个下午怕是没时间好好读这本书了。明天再找时间弥补就好。

确实如鲶尾所言,这是分隔两地的他们不多数交流的时机。自己在文学院有写不完的赏析,鲶尾的实习忙起来也是完全不得空,在11小时时差与骨喰要求的良好作息情况下,他们的关系平稳却也平淡。除却每年固定的长假都会回日本以外,他俩几乎是没有什么相处的。要说的话,交往时间已经好几年了,但关系进展也就止于接吻——初次接吻是高中那时,两个人偷偷摸摸在学校的图书馆纾解思春期少年通病,而隔着三个书架就是在整理文献的图书管理员。

[你们俩高中那么大胆,现在却没什么进展呢。]那位图书管理员后来这么说了。[我当时在整理冲田先生的著作,差点就没能发现你们。]

骨喰偶尔也会想,他们可能就是这样平稳却平淡的交往方式了。不会去思考鲶尾有没有可能变心喜欢上南半球的哪位幸运儿,自己也没有想过可能会喜欢上鲶尾之外的人。两个人都不考虑分手,却也没有进一步要求。

他们的恋爱进展也许就止步于接吻。

毫无疑问他们是互相喜欢的,但这份喜欢究竟是不是能够转变为爱与未来呢。

北半球自己这边是午后一点的阳光,而南半球鲶尾那边是夜深的星空。他们的关系依靠社交软件来维系,太久不见了,现在听到喜欢的人语音说情话都会感到害羞。

【嗯,继续聊吧,鲶尾。抱歉我在图书馆,所以没办法说话。】

【真的?学习没问题吗?我真的可能会要和骨喰聊到天亮了。】

【嗯,鲶尾是在学习之上的。】

【但是还是尽量早点睡吧。】

对面很久没有回复,骨喰盯着屏幕疑惑地检查了一下网络,图书馆信号很不错,信息也是确实发出去了的。

果然是太晚了,他虽然听起来精力充沛,但还是累到睡着了吧。

浅色发的少年将诗集自桌角拿回面前,翻开其中一页后,将右侧耳机线扯近了一些。

【[语音]】

【晚安,做个好梦。】

【我也很想念鲶尾。】

在地球的另一端,黑发的少年却因恋人坦率的话语捂住了涨红的脸。

他的手机屏幕在黑夜里亮着。

【晚安,做个好梦。】

【我也很想念鲶尾。】

而在外放的语音里,骨喰清澈的声音轻声念着茨维塔耶娃。

【[语音]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就像这样,落入深渊。*5】

END

*1 夏栎,大型落叶乔木,9-10月结果,凑数用

*2 松鸦,山林鸟,多分布于欧洲,非洲和日本的鸟类

*3 茨维塔耶娃,俄罗斯诗人,散文家,剧作家,诗作题材主要为生命,爱情等。

*4 北半球与南半球,11个小时时差,留学生多的两个国家,应该很好猜

*5茨维塔耶娃的《像这样细细地听》,仅仅截取了明确描写爱情的那两句

28 Nov 2016
 
评论(4)
 
热度(93)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