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彼得潘【短,完】

-神隐梗,审神者鲶&付丧神骨,伪极乐本丸的魔改童话剧情,开放式be

-忽略了身为付丧神的鲶在哪里这个问题,因为深究的话剧情就是另一个走向了……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圣诞快乐/12.28鲶骨日快乐

 

[你不会忘记曾为我而来吧。]*1

 

鲶尾在那一天遇见了神明。

恍然中他就站在城市圣诞雪祭的街尾,在飘雪中白发的少年仿佛从天而降,径直自寒色夜幕走进他眼里。石砖在那一刻生出荒草与灌木,身边的苹果糖店面从刚刚的喧嚷变为空无一人,风中摇曳的红灯笼则活过来,吞吐着热气舒展开光晕揽住鲶尾的肩膀。脚边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金色小狐狸呜呜叫着,将黑发的少年推向眼前的幻觉。

少年样貌的付丧神沉默不语,鲶尾想了想,递过了咬了一口的苹果糖。

奇怪,不应该是圣诞老人吗。

 

朱红色的一条长路,鸟居层层叠叠仿佛波浪一般。

浇满巧克力酱与霜糖粉的圣诞特供苹果糖上多了一圈牙印,两个豁口对称分布露出里面的果肉。鲶尾耸耸肩膀,毫不在意地就着付丧神刚刚那一口咬下去。

明明很好吃,真的有那么甜么。

前方带路的少年看起来与神明二字毫不沾边,就是和自己一样年纪的学生。穿着挺考究的制服,佩一把刀。十五六岁的模样,脸很出挑,气质则比自己更凛然一点,就算在凑过来咬那一口苹果糖时也是清清冷冷的。

被这位少年解释为通道的这条路似乎长得看不到尽头,蜿蜒曲折,一路上坡似乎要到达什么神明居住的地方去——他是这么猜想的。

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回头时都已经望不见雪祭的红色灯火。

那金色的小狐狸也不知去了哪里。

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的碎屑落在鲶尾头顶和肩部。黑发的少年抖落些,抬脚跟上了前方的神明大人,顺手也替他拍掉脑袋上那些几乎快和头发融为一体的雪花。

[粟田口鲶尾,叫我鲶尾就好。请多指教?]

黑发少年自我介绍道,晃了晃手里的苹果糖算是招呼。

[……骨喰藤四郎。]

[那么我也叫你骨喰就行了吧?神明大人什么的,我叫不太出口诶。]

[嗯。]

打发时间的闲聊间,眼前出现了路上最后一座鸟居。鲶尾还没来得及感慨这条路的漫长,骨喰左脚已然跨过最后一座鸟居的台石。少年样貌的付丧神迈上最高一级台阶,伸手解开了台石上方的注连绳*2。

纸垂与穗子在洒落的雪花间摇摇晃晃。

鲶尾手一滑,苹果糖嘭地落地。

台阶上遗留下黑色的巧克力碎屑与白色的霜糖粉,苹果糖骨碌骨碌地滚落下朱红色的长路,再也看不见了。

 

好一段时间之后鲶尾才意识到,他其实是遇到神隐了吧。

那个飘雪的圣诞夜,在自己向骨喰递过手里的苹果糖时,也把自己递给了神明大人。那由朱红色鸟居构架成的漫长道路也只怕是学者们所言泛灵观想的通道,鸟居一层层隔开了神明的居所与人类的世界,注连绳将祝福与灾厄分割。

他现在所居的本丸是人类本不能触及的世界,平日里勾肩搭背饮酒喝茶的那群家伙看起来似乎只是性格各异的普通人,但如果不是亲眼见证,谁会想到他们全部都是刀剑所化的神呢。

倘若能和现世的亲友联系的话,他们会相信自己每天都在和神明大人们相处吗。

鲶尾单手托着下巴嗤地一声笑起来。身边处理财政的近侍为此抬起头,轻蹙的眉下眼神带着些责备,不过在这位悠然自得的审神者看来倒是毫无威胁。

身边的近侍是名为骨喰藤四郎的刀所化的付丧神,那时来现世一言不发就把自己诱拐走了,为此还在本丸拿了个誉。在鲶尾尚且还没和一家付丧神打成一片时他叹着气做起了近侍的工作,从日常打理到财政危机,现在也依然是身边可靠的同伴。

[不处理事务你在傻笑什么。]骨喰叹了口气,拿起手里的财政记录拍了拍自家主上的脑袋。那根标志性的呆毛于是瘪了一瘪,随即又颇有活力地弹起来。

[只是想到了我们最一开始见面时的事情,骨喰你还记得吗?]

[记得的。那个糖,太甜了。]

[我问的是骨喰对我的初印象不是苹果糖啊……算啦。]鲶尾起身打了个呵欠,伸手便拉住了自家的近侍,[算钱真累……呐,一起去睡个午觉吗骨喰?]

如果要提苹果糖的记忆的话,鲶尾敢说自己绝对记得更清楚。可惜那个苹果糖没吃完就滚下通道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滚回现世了。

 [又在发呆。]回过神来时,骨喰已经抖开了被子,[不是说想要睡午觉么。]

在黑发少年的讪笑中他掀开另一边被角侧卧下来,浅色发丝柔软地俯身吻在同色的枕头上。骨喰将脑袋缩了缩,以几乎是埋在鲶尾颈窝的位置合上眼。

糟糕,这是什么来自近侍刀的特殊服务吗。

……这样怎么睡得着。

 

想念现世似乎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那一天午睡时间——只有骨喰好眠的午睡时间,除却像是烟花炸开一样的心猿意马,鲶尾在面对那张出挑的脸时又想起来一件关于苹果糖的回忆。

骨喰在苹果糖上咬下的那一口,牙印是很好看的。自己后来还以人类的嘴唇覆盖了曾经接触过神明之吻的缺口。在对骨喰的心情发生奇妙变化的时候,心情也像是苹果糖一样。

鲶尾于是有些想念,他觉得那是真的很好吃。

鸟居外那一层台阶上,它碎开的巧克力屑子和霜糖粉还在吗。

[抱歉……我也不知道。]骨喰是那么回答的,[你想吃吗。]

[也不是想吃不想吃的问题……就是想起来了,毕竟那是我和骨喰初次见面的定情……见面礼嘛。骨喰那时似乎不喜欢呢,真的有那么甜?]

少年样貌的付丧神认真地点了点头,[太甜了。虽然之前作为刀一直在现世征战,但现在这样浓郁的现世味道……不是很适合付丧神。]

[啊……是这样吗。]

器物百年而化妖。付丧神是器物放置化身,以身历与灵力来换取灵魂化作活体的神明。那时与现在不同的是,他们依然认同人类为主,却难以再次融入现世。

鲶尾心想,比起苹果糖,他也许只是有点想念现世的亲友了。

那个苹果糖在现世被浇上了巧克力酱与霜糖粉,那么后来是不是也腐烂在现世了呢。

 

鲶尾是曾经听闻过神隐的结果的,一是带着记忆平安回到现世,二是平安回去却被抹去记忆,三是被现世发现尸首,四是音讯全无。

自己现在的情况大概是第四种吧?身上的通讯设备在跨越鸟居的那一刻就失去了最基础的功能,来到本丸之后就再也不曾与现世的亲友有过联络。

鲶尾并不觉得神明远离现代科技有什么奇怪的。

他只是奇怪起自己来。

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在离开网络的情况下,是能坚持那么久不觉得无聊的吗。

最初跟随骨喰离开现世时他自认为是带着少年人叛逆冒险的心气去的,现在想来,也许那时就已经被从天而降的付丧神所迷惑了吧。

[如果我要回现世,骨喰会怎么样?]

浅色发的少年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模样,脑袋却是低下去了,蹭着枕头正埋在鲶尾颈窝处。

[……会送你回去……你想念现世的生活了。]

[嗯,有点想回去看看,我家老妈大概已经熬不住了……离家出走在我们家是很大的罪过。]

[……抱歉。]

[啊啊骨喰不用道歉啦,倒不如说是我没心没肺现在才想起我家老妈,还有学校里那群混蛋朋友……说起来,那个,骨喰能在现世长期居住吗?]

[……抱歉,不行。]

[那,我回现世的话,还能再回来这里吗?]

[……也不行……大概。]

[也是啊,毕竟骨喰这边是神明的世界,来一次就已经是人生的幸运了。]

侧卧的两人沉默了许久,骨喰先开口了,声音低低的。

[神隐……会因为这个讨厌神明吗。]

[在说什么啊骨喰,没可能会讨厌神明啦。说起来我之前其实是不信这些的,也没想过我会遇到神隐……现在回去的话倒还能和现世的人炫耀了哦。]

[……会讨厌这里吗。]

[没有没有,本丸的大家都很好,唔,饭菜也很好吃,而且我还把网瘾都戒掉了……]

[会讨厌……吗。]

[我喜欢你。]

 

离开现世的那天是飘雪的圣诞节。离开本丸的那天也仿佛呼应一般地下着雪。

鲶尾背对着骨喰将现世那身衣物换上。回头时骨喰也是见面时的模样——穿着挺考究的制服,佩一把刀。十五六岁,脸很出挑,气质则比自己更凛然一点。看起来与神明二字毫不沾边,就是和自己一样年纪的学生。

清清冷冷的模样,但依然是本丸里最可爱的那一位。

[和本丸的大家都告别了么。]

[当然,我还留了点礼物——虽然也是他们赚回来的就是了……小家伙们我也基本想办法支去远征了哦,和他们哥哥一起。]鲶尾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我应付不大来离别的场合……陪他们一起玩还好,万一哭成一片我可能也会跟着一起哭起来吧……那就太糟糕啦。]

[还以为你会说,那样的话你会想要留下来。]

[即便是现在我也想要留下来……但是就像骨喰受不了苹果糖的甜一样,神明世界很好,但普通人类牵挂太多想要太多,没办法永居下来啊。]

推开本丸大门时雪花像群蝴蝶似地携着风扑向两人。有片大的在鲶尾额头上撞了一下,又翩翩地碎开在一旁,只留了点冰凉湿滑的触感。庭院里那棵树上缀满了白绒一样的雪堆,风大一点便簌簌落下几大块,在空气里又像霜糖粉一样松散着撒开了。

鲶尾伸手去拍掉肩上头顶的雪,又替骨喰拂了拂头顶。

他看起来都快化在雪景里了。

 

骨喰依然做他的引路者。他们自本丸门口出发,穿过街道,路过万屋和乐器铺子,这条回现世的路和来时那条似乎一样蜿蜒曲折。鲶尾低头数着路上的石砖,心想也许下一脚踩下去这石砖就会生出荒草与灌木,旁边的店铺会瞬间空无一人,灯笼能成精,然后金色的小狐狸会呜呜叫起来。鲶尾已经记得它的名字了,是叫狐之助。

当然,实际上并没有发生那样的景象,那晚的奇迹只会出现一次。

骨喰来的那个夜晚就像是个荒诞的圣诞节玩笑。

寒色夜幕赋予鲶尾幻觉,冒险,与理想的少年。

而骨喰夺走鲶尾的时间,存在,恋爱,与苹果糖。

 

他们止步在那朱红色的巨大鸟居前,高大建筑投下的影子就在鲶尾左脚旁。鲶尾没有再说一遍那时午后穿插在被褥暖意与黑白发丝间的告白,骨喰也没有试图以神明的姿态再一次迷惑归家的人类。

少年们相对无言,直到骨喰拔出他的刀。

神隐的第三个结局是被人发现尸骨。

鲶尾在那一刻顺从地闭上眼,心想这大概也是骨喰的温柔和残忍吧。

 

额发被撩开,在冰冷的痛觉之后,神明大人将亲吻落在伤口。

鲶尾因这双重刺激蓦地睁眼,抚摸额间细小的血滴落在指尖。骨喰却已经背对自己解开了台石上的注连绳。纸垂与穗子在洒落的雪花间摇摇晃晃。

骨喰似乎也应付不大来离别的场合。

黑发的少年隐忍下鼻尖的酸意,走向那神明与现世的分隔线。

他想他已经不需要再说些什么惋惜的遗憾的话语了,告白与告别皆是。他无法带走本丸的任何东西,而深知这一点的神明以刀刃与亲吻回应恋爱。

[粟田口鲶尾。]

[……骨喰藤四郎。]他的近侍露出他们见面以来第一个微笑。

 

他从神明的世界坠落回现世。

鲶尾在离开的那一刻恍惚看见了那颗苹果糖的结局。它的巧克力酱和霜糖粉被蚕食,裸露的果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唯独被骨喰咬下的那一口依然新鲜,周围留下的那圈牙印很是好看。

那颗苹果糖会腐烂在现世,但来自神明的亲吻与伤口却永远有效。

 

[请千万,千万不要忘记。]*3

 

END

 

*1、*3:《彼得潘》中的台词。以彼得潘命名这篇圣诞贺文是因为剧情走向类似。

*2:注连绳,通常系在鸟居两侧下方台石的上方,有能够分隔人与神,灾与福的说法。

鲶尾是那颗幸与不幸的苹果糖。骨喰是受不了那么甜的苹果糖的。

25 Dec 2016
 
评论(6)
 
热度(75)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