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告白缺席【短,完】

-时间错位paro,准备告白的鲶&未来的过来人骨,开放式 HE,恶搞番外有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御守),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

-今天鲶骨极化了吗?没有。刀剑乱舞两周年快乐

空气里清晨的味道层叠而上。太阳东升,热度自被褥暖进身体。骨喰极轻地坐起,发丝与布料摩挲的声音将身侧安眠的人与梦境分离。

在骨喰将搭在自己胸口的手小心翼翼地挪开时,手的主人蓦然睁眼。黑发的少年调皮地将他按回被窝,坐起来给了他一个笑容。

[今天兄弟醒得好早啊,早上好。]

[……早上好。]骨喰点了点头,重又坐起。

为什么喊兄弟。

而且没有早安吻。

鲶尾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什么,掀开被子站起来径自就开始更衣。

违和感自深水之下浮上表面后冻结冰层,轻飘飘地在水面漂来漂去。骨喰叹了口气,心想也许是太早醒来带来的迟钝,一低头才发觉两人被褥分开,鲶尾的乱成一团。他起身拿起自己的衣服,发觉这是很久以前没修行的那身。

内心的冰层折回磷峋,连峰成块。

眼前的少年不可能是别人,无论是以兄弟,挚友,还是以恋人的眼光,骨喰都深知他不是别人。自己不可能认错,也没有认错。

只是称谓抵触习惯,言行撞击回忆,时间错位历历可见。

骨喰骤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跨过时间,回溯过去,这里是他熟悉的地方,却不是他熟悉的时间。

[鲶尾,现在是西历什么时候。]

本丸的主上与狐之助都动作极快,紧急报告与官方回应前脚接着后跟。

大新闻在付丧神中传开,原本带着酒罐子的捧着茶杯谈心的都拥成一团讨论起后辈的情况——无论他们是否真的都比当事人年长。

鲶尾刚刚从万屋回来,向庭院里的付丧神们打了个招呼便慢悠悠地散步回粟田口大屋。

[是这样啊……兄弟和未来的自己互换了呀。]

[……我想是的。]

那时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他却没有感到不安。

不过是有件事不适合做了而已。

鲶尾心想,不管他是哪个时间段的,这也都是骨喰,他按照平时那样对他就行了。于是他和往常一样,与骨喰一同更衣,洗漱,梳理头发,然后出门找了主上。未来的骨喰梳理头发的手法一样娴熟,帮他绑起长发时利落干脆。

微凉的五指穿过发丝挑起红色的发绳,指尖抵在脑后时触感酥酥麻麻。

就算知道现在这个骨喰来自未来,但喜欢的人就在这里,也还是会心跳加速啊。

黑发的少年停在粟田口大屋前,懒洋洋地斜倚在门上望进去。

骨喰正被兄长与好奇的弟弟们围住,或是担忧或是紧张地询问起多年之后本丸的景象和见闻。

未来的骨喰话比现在多了一点,笑容亦是。对弟弟们微微弯起嘴角时侧脸线条柔和而美。那双藤紫色眼眸在看见鲶尾时闪了一下,随即又回归了静而无波的湖面。

鲶尾下意识地避开眼前的目光,将手里的东西抛起,接住,又抛向更高。

[呀呀,鲶尾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门口呀。]路过的小狐狸叫着跳下鸣狐肩头转而搭住了鲶尾,蓬松的尾巴晃了晃拂过鲶尾的耳畔。

[嘛,让秋田他们先问完想问的我再过去骨喰那边不是更好吗?]

[可是你看起来有点紧张。想送过去的东西,还是早些送过去比较好呀。]它抬起爪子安抚地拍了拍鲶尾的头,又攀回了鸣狐的手臂。

[不过。] 青年那沉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眼前那道金色的线伴随着青年的话语一同落下,黑发的少年一下子怔住。

[想说的话,要晚点再说了。]

鲶尾在早餐后去了万屋。

铺子里老板娘在打瞌睡,和呜哇呜哇会发声会笑的奇怪玩偶组成并不和谐的协奏曲。别家近侍三三两两地在选购各自本丸所需的商品,有几位甚至抱了满怀的道具。

少年绕过付丧神们走近贩售便利道具的货物架子,踮脚直向最高处。

神格的时间来自未来,而本体的时间却处于当下,这样的差异会给骨喰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吗。之前一直在用的护住的确实是是骨喰的神格,但现在这个身体里是未来的骨喰,那么是不是也能保护好呢。

还是再买一个新的吧。

那时黑发的少年那么想着,叫醒了瞌睡的老板娘。

两个都带上的话,不管是哪个,应该都会很安全。

鲶尾接住被无数次抛起又接住的御守极,叹了口气。

本来都准备好今天告白了,看来只能拖到原本的骨喰回来了。

倚身在大屋的门框,鲶尾向骨喰抛过金色的护身符。

御守夹着风划过,在空气与沉默上方坠落。小而精致的,轻而柔软的,像是抛过了亲吻,带着对方的温度熨帖住少年掌心。

 [保护一下神格,兄弟要好好带着直到回去哦。]

骨喰有些错愕。

这个本丸的时间对骨喰来说是很久之前,久远到那时他和鲶尾还是普通的兄弟。在他所熟悉的时间段里,他们早已互相坦诚感情发展为了恋人关系。

那个时间段有额头的早安吻,称谓是骨喰,夜间他们会盖同一条被子。

而这个时间段没有早安吻,称谓是兄弟,鲶尾睡相糟糕所以被子会分开。

幸运的是鲶尾依然是鲶尾。黑发的少年在得知情况之后几乎是瞬间就接受了现状,既没有什么担忧的模样也没有觉得欣喜,还完全没事人样地要求自己帮他绑头发。骨喰为此觉得轻松,甚至为他也有喜欢搭一只手到自己身上这个毛病而感到有些安心。

现状并不坏。

而现在鲶尾避开自己的眼睛,抛过来御守极。

[……不可思议。]

[骨喰是说我给你御守极吗?]

[嗯,有过这样的事情。]

[好神奇啊,做过的事情重合了。] 黑发的少年笑了笑,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不过既然是给御守极,那看来是很危险的情况……呐呐,未来的我是什么时候给的?为什么给的?]

食指摩挲过御守上的字样,骨喰抬起眼来。

[告白的时候。鲶尾说送这个就算求婚了。]

空气温热而沉默,那块挡住阳光的云似乎挪开了,一片金色从门口照进洒开,灰黑色与暖黄的分界线清晰明确。少年们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头挨着头,像是组成了什么图案。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影子缓慢地动了动,然后几乎是跳了起来。

[诶诶诶诶诶!我告白了?!]

[我还送了这个说求婚?!]

眼前的少年对这个反应不以为然,平静地继续说下去,[嗯,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告白应该早就已经发生了才对。我和鲶尾交往时间应该更久一点。]

告白应该早就已经发生了才对。

我和鲶尾交往时间应该更久一点。

未来的骨喰给了现在的鲶尾会心一击,仿佛是在说你开口太晚了。

虽然对自己告白会成功一事感到很开心,但是前一天尚且还在苦恼告白的少年人对被点破动作慢一事还是感到了难以形容的微妙感——或者说是,输给了未来的自己的微妙感。

[抱歉,我不能接受这个。]捂住脸的手在这时被温柔地拉过,白发的少年将刚刚收到的御守极放回他掌心,[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再给那个我吧。]

[这是很珍贵的回忆,我已经拥有了。]

金色的御守在少年掌心与阳光下闪闪发亮。

不知何时才能说出口的告白,如同露水滴在花冠。

其实没写完而且忘了让两个骨喰换回来但是姑且打上END

恶搞吐槽向番外——

[抱歉,我不能接受这个。等到一切恢复正常,再给那个我吧。]

[我知道啦,但是还是感觉像被拒绝了一样。]

[抱歉,但是那个我应该也会拒绝鲶尾的。]

[诶,可是你们……我们,额,你们……不是在交往吗?要拒绝什么?]

[……早安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在短暂的沉默后,鲶尾尖叫了起来。

[……不可以!]

后来骨喰花了很长时间解释早安吻是在额头,这才让鲶尾稍微放下了心。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点绿。

明明自己都还没有亲过骨喰的,哪里都没有。

15 Jan 2017
 
评论(10)
 
热度(86)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