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Ph.D【短,完】

-学paro,兄弟阋墙,虚假和睦,病态关系的高中生鲶骨,试了下傻白甜新写法,开放式结局

-和微博ID@鲶尾藤四郎世界第一 一起的脑洞,删改添加有,虎弟和爹爹路过有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情人节快乐

九点二十七分时骨喰急匆匆赶到讲座会场,讲师还未上台,而厅内却几乎已经没有空位,吵吵闹闹挤满了精力充沛的学生。白发的少年关上讲厅的门,在挤挤攘攘的人群里一眼找到那最为显眼的一个。

黑发,低马尾,红色发绳,洋洋得意嘲笑他一般的那根呆毛。

他径自走过去,几乎想把手里的书砸到那个脑袋上。

[呀兄弟你来啦!]在极近距离鲶尾像是感应到他靠近一般,回过头来冲骨喰挥手,[今天起好晚啊,我就先来了哦。]

[……嗯,稍微有点睡过头了。早上好,兄弟。]

[早上好,还好讲师还没来,今天真是好多人啊。]黑发的少年拍了拍身侧的空位,[给你占了个座位,一起坐吗?]

那是骨喰最为熟悉不过的笑容,微微眯起的眼眸与假笑的唇角。

身边蹦蹦跳跳走过来同级的女生,一边嘟囔着怎么这么多人都没有空位,一边状若无意地望向了这边。骨喰隐约记得那似乎是对鲶尾纠缠不清的某位,告白失败不说,放课后无数次在教室门口坚持不懈地堵人而从未成功,还被自己告知了无数次鲶尾去了卡拉OK,去了电玩厅,或是约了人去打球。

白发的少年摇了摇头,[不了兄弟,我……不想坐那么前排。]

[留给别人吧。]他意有所指。

转身走开时毫不意外地看到那同级的女生惊喜的模样,正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询问鲶尾空位的归属。

黑发的少年那一刻表情精彩绝伦。

骨喰不去听鲶尾的回复,径自走到讲厅最后倚墙站了。

比起鲶尾早上藏起房间钥匙却锁上门想让自己迟到的恶劣行为,现在这算是一点回礼。不过鲶尾拒绝了她无数次,大概也算不了什么大麻烦就是了。

吵吵闹闹间讲师上台,讲厅打光下的这位先生过分纤瘦,一身古怪的装扮,容貌年轻得不可思议,高高束起的马尾末端锐利得像是刀刃。

简直就像是个穿越而来的古人。

[浦岛你太慢了!快点快点!]全场安静时鲶尾的声音格外突兀。

那被鲶尾敷衍了许久的女生愣了愣,然后说了句什么,望了一眼骨喰又跑开了。

那个口型,大概是在说鲶尾差劲吧。

讲厅门漏开一段,橘色发的少年在万众瞩目间捂着脸弯下腰狂奔到鲶尾旁的空位,然后脑袋遭了鲶尾一记拳头。

骨喰心想,那个空位果然是留给浦岛同学的啊。

鲶尾才没有那么好心。

讲台上的讲师似乎是某知名大学的教授,主讲内容是爱与哲学,过分有长辈感的语气虽然古旧了些但讲座却很是亲切幽默,提及死板的哲学著作竟然也讲得妙趣横生。

鲶尾耳朵听进内容,心思却不在台上的讲师身上。他几次扭过头望向那倚墙在最后的白发少年,对那副平静无波的无辜模样在心里咬牙切齿。

骨喰刚刚报复时也是这副模样。

那个同级的女生麻烦极了。

而骨喰却更胜一筹。

[嘿嘿嘿,在看骨喰君?]浦岛被邻座高频率的回头引起注意,橘色发的少年小心翼翼地抬眼望了望台上的小乌丸先生,轻声问鲶尾。

[诶,没啊。]

[那你还总回头……难道在看刚刚那个女生吗?可是你不是不喜欢她?]

[不喜欢啦拒绝好多次了,浦岛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会为你加油的哦。] 黑发的少年漫不经心地回答,将手里的笔转来转去。不知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又回了一次头,骨喰仍然在专心听讲,视线直直掠过他头顶定格在讲师背后的屏幕上,讲座正进行到亲情与家庭的主题。

亲情与家庭……啊。

这不正是让他和骨喰被束缚住的东西吗。

坐正回来时邻座的浦岛还在面红耳赤地解释,什么他喜欢的类型不是这种他们根本不认识云云。鲶尾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嘴里嗯嗯应付着,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直到浦岛开口说嘿嘿,谢谢鲶尾君给我留了个空位。

鲶尾友善地笑起来。

[不是给你留的,是给兄弟的啦。]

[诶果然???!!!]

过分响亮的一句,除了震慑到鲶尾,余音也在封闭的讲厅回响了一圈。

鲶尾心道一声糟糕,望向台上时小乌丸先生却已经走向这边,讲厅的灯光随着他的脚步移动,愈发有一股学者的压迫感。

鲶尾仿佛听见了远处那白发少年的叹息,本能一般回头时不偏不倚正好撞上那双眼睛,平静的冷漠的,没有他预料的嘲讽但也绝不关切。

[是年轻人的讨论呢,吾便也来一同探讨吧?]

讲师径自走到他桌前。

邻座橘色发的小子正拼尽全力想要将自己塞进桌子下的阴影里。

黑发的少年于是在心里又骂了一句浦岛。

[孩子,你觉得人短暂一生,谁可陪伴你最为长久?]

鲶尾微微一愣,似乎又听见了骨喰的叹息。

骨喰毫不同情鲶尾这样的遭遇。

小乌丸先生是位名师,鲶尾和浦岛同学却在这样的场合窃窃私语,这真是糟透了,而且还自带联动效应一般,让不少人望向了身为他兄弟的自己。

他和鲶尾在公共场合一直扮演着和睦而亲密的双子。这出戏他们自家庭内部演到学校,从小学演到高中,演技精湛到旁人提及他们的名字时几乎都是捆绑话题。

正直优等生形象的骨喰与友善又广受欢迎的鲶尾。

是能让人满意的形象。

骨喰讨厌这个捆绑,却也明白这样更符合世俗要求。

前排的鲶尾依然在被讲师发问着,然而父母,爱人,朋友的回答均被小乌丸先生微妙地笑着否决了。黑发的少年不以为意,答得越发偏差。

明明想到了却不肯说……吗。

白发的少年叹息一声。

在那声叹息落下之时,鲶尾仿佛听到一般飞快又望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他到底是有多在意刚刚的回礼。

骨喰没能捕捉到那个眼神,不过他大约也能猜到那是什么样的。他之前回过头来看那么多次无非是想冲自己表达愤恨或是再报复的情绪,而骨喰早就习惯了。

鲶尾就是那样,一旦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就立刻收起在众人面前友善热情的兄弟关怀,那最为讨人喜欢的笑容也被嘲弄的眼神代替。

[兄弟……啊不,骨喰,你今天也依然是假惺惺的正直模样啊。]

[真是令人作呕。]

记不清是从哪一天开始,鲶尾向自己直言了厌恶。

然后鲶尾也得到了相似的眼神回应,只不过不是嘲讽的,而是平静又冷漠的。

[我也是,觉得鲶尾那样的笑容很恶心。]

[呜哇,我们早该坦诚一点的。要知道,一直努力装作很喜欢骨喰真是太累啦。]鲶尾换上嘲弄的模样凑近骨喰的耳边,[这样至少,我在骨喰面前是不用掩饰了。]

[那在别人面前……?]

[装作亲亲爱爱的兄弟会比较好呢,骨喰也这么觉得吧?]

冷漠而独善其身的骨喰与假面下戏言恶语的鲶尾。

这是人们所不知道的形象。

连父母都不知道的隔阂,仿佛天生一般,互相厌恶却又彼此契合的双子兄弟。

[兄弟。]

清冷的声音自讲厅最后传达至前排。

[能陪伴一个人最为长久的,是出生以来便在一起的兄弟。]

讲座在午休前结束,学生们慢悠悠地走出讲厅。骨喰正以鲶尾最讨厌的乖巧优等生模样在问小乌丸先生问题,望也没望他一眼。黑发的少年打发走想道歉又想感谢骨喰帮忙解困的浦岛,懒散地靠在讲厅门口发信息。

[To 骨喰:今天真是谢谢啦兄弟❤小乌丸先生好难应付啊~帮大忙了O(∩_∩)O]

哇,这个语气真是够肉麻的。

自己都觉得像假面的小丑或是谄媚的弄臣一样。

虽然是难得的感谢,不过还真是不想给讨厌的人发消息啊。

黑发的少年面对显示已发送的信息迟疑了一会儿,又重新编辑了一条。

[To 骨喰:今天真出风头呢骨喰❤就那么喜欢卖弄头脑吗~那副可恶的优等生样子很难看哦O(∩_∩)O]

信息发送成功,鲶尾心情愉快地吹了个口哨,抬眼时骨喰却已经结束了交流——看来他的提问也不是什么高深了不起的东西。面前的少年平静地读完了信息,前后都没什么表情变化,不过,在看到第一条时他似乎轻微皱了皱眉。

鲶尾对这个反应感到很满意。

[To 鲶尾:不用谢,兄弟。不过下次还是不要和浦岛同学这样聊天比较好,请尊重讲师的小乌丸先生。]

[To 鲶尾:只是受不了鲶尾这么愚蠢而已,回答不上来还逞强的样子可笑极了。]

呜哇,这家伙超级混蛋。

鲶尾啪的一声合上手机盖子,坏心眼地张开手臂抱住骨喰喊了句谢谢兄弟兄弟最好了,满意地感觉到怀里那个人下意识的抵触和闪躲。同级生们对兄弟俩的亲密行为习以为常,熟悉的路过时则打趣两人关系还是这么好,鲶尾君今天可得好好感谢骨喰君云云。

和睦的双子兄弟则回以讨人喜欢的微笑与礼貌的点头。

然后白发的少年凑近鲶尾耳边,声音几不可闻。

[别碰我,鲶尾。]

[在我动手揍你之前,放开。]

[骨喰不会在学校这么做。]鲶尾恶意地笑道,[不过……骨喰看起来似乎是真的想和我动手呀,确实,我们还没做过打架这……]

突如其来的一股力气阻断了鲶尾的话语,他被骨喰干脆利落地推开。鲶尾正惊讶于骨喰为什么突然没了应付他恶言恶语的耐心,侧目时却了然了。

他看见了那个之前对自己纠缠不休的同级女生。

和之前告白的时候,和天天堵在教室门口想约自己玩的时候,和今天早上想坐在他身边留给骨喰的座位的时候,完全相同的紧张又期待的模样。

她说,骨喰君,今天放课后你有空吗。

奇特的情绪像海藻一样生长。

鲶尾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一时间竟然想不管不顾地笑出声。

被自己拒绝之后竟然又找上骨喰?

莫非是觉得骨喰比较好说话?

这眼光也太糟糕了。

这样短暂又轻易的喜欢,真差劲啊。

他侧目望向白发的少年,不出意外地听到礼貌拒绝的话语。这还是鲶尾第一次听到骨喰拒绝告白的邀约,而那几句话和自己拒绝人时竟然没什么区别。

[笑什么。]

[很好笑啊,骨喰不觉得吗?]

[什么……兄弟,喊错称呼了,应该是[兄弟]。]

连父母都不知道的隔阂,仿佛天生一般,互相厌恶却又彼此契合的双子兄弟。

[啊,确实如此。午休了,去吃午餐吧,骨喰。]

[……鲶尾……?]

黑发的少年随口应付了两句,伸手搭上疑惑不解的白发少年往前走去。骨喰起初想要甩脱肩膀上那只手,但最终却没真的甩开。

鲶尾心想,和骨喰之间这样持续又坚决的讨厌,反而还比较有趣一点吧。

能陪伴一个人最为长久的,是出生以来便在一起的兄弟。

一个人与父母的相处时间不过几十年,爱人与朋友的时长也许更少。

一同出生的兄弟能见证对方完整的人生。如无意外,寿命相仿,陪伴百年。

[我一点也不想和骨喰过一辈子。]黑发的少年耸了耸肩膀。

[我并不需要鲶尾的陪伴。]白发的少年皱起眉来。

简直就像是极致的喜欢一样,讨厌他。

END

标题Ph.D想表达的是强行拆词之后重新组合的内涵。希腊文里的Philo有爱的意思,而Sophy是智慧。拉丁文里Doctor则有教导的含义。

TIPS——

鲶尾到底回头了瞪了骨喰几次。

鲶尾你吐槽同级女生眼光很糟糕那里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啊,还是双重含义。

13 Feb 2017
 
评论(11)
 
热度(76)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