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夜伊】厌春【短,完】

无七王无石板设定的AU,夜刀神狗朗&伊佐那社相遇又分离的故事, 有三轮一言和猫路过,开放式BE

-梗来自于lof@鹿菌捏着叶修的小肚腩微笑着说 / weibo@阿道夫ABCDEFG威斯曼 上周五写完修了下bug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算是写给第一季吧,纯粹怀念一下失忆白


伊佐那社说他诞生的地方冬寒成冰,骨子里都发冷,但他不喜欢春天。

夜刀神狗朗将竹刀挥下第一千次,汗水顺着额发滑落。他随手将耳侧松散下的黑发绕回耳后,望向正在指导其他弟子的三轮一言。温文的师长毫不吝啬对爱徒的夸奖,道馆内的弟子也纷纷投来钦佩的目光。

少年谦逊点头,调整了步法,又勤恳地与师长练习起卦稽古*1的连击起来。

已经是二月中旬,全国剑道大赛只剩不到半个月。

天气播报提及了回暖的消息,一言先生手植的桃花树也在渐渐温和起的空气里吐出浅粉混青的花苞,原本因为化雪而显得光秃秃的枝桠反抽出些生机来。

伊佐那社最讨厌的春天快要到了。

夜刀神狗朗分了神,被师长骤然的拔击一技*2直接破开缺口。他匆忙后退防守,想要借着扩大的距离退击。来往不过两个回合,师长击落他的竹刀,继而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努力过头反而不好,狗朗。]

[是,一言先生。]

夜刀神狗朗低头应了,除下防具打量了一眼外面的景致。

身后三轮一言站到他身侧,像是宽慰学生般悠悠然道,[何不抛却满怀伤,谢幕之时仍未至。*3]

[所见之物,深忆而吸附。*4]

伊佐那社消失了整整一个礼拜。


那是在一月中旬,即将迎来季节交替时发生的相遇。

夜刀神狗朗第一次见到伊佐那社那天他刚得到个好消息,他被确认将替师兄带领道馆弟子参加春季举办的全国剑道大赛,一言先生拍他肩膀时他觉得这是师长所能给的最大肯定。少年难以压抑自己的兴奋,崩坏了平日谦和的形象,在桃花树下自言自语着,便说出了要成为像一言先生那样出色的剑道家的理想。

然后,头顶的树桠上传来了笑声。

[既然那么想代表道馆,为什么不去和一言先生说呢?]

清凉的清甜的嗓音,浸浴了霜花冰雪与蜂蜜砂糖。

入目的是坐在树桠上晃动小腿的少年,积雪一样银白的发和琥珀色眼眸,露着对剔透的脚踝,半套着的单鞋后跟被压扁,正松松垮垮挂在他脚上。夜刀神狗朗下意识地退开了一步,那鞋似乎马上就要掉下来砸在他头顶了。

[你是什么人?偷听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快从一言先生的树上下来!]

[没关系没关系,他看不到的。]

银白的少年露出个不以为然的笑容,如他预料一般甩落了左脚单鞋。

[那也不行,一言先生对这棵树花的心思你怎么可能明白!偷听他人说话暂且放到一边,快下来!]夜刀神狗朗伸手扣住了那少年的左脚踝,入手的温度冰冷得不像是人类所能有的,说是冰块也不为过。他没去思考这非人的寒凉,径自用力就要把这不懂得敬重师长的少年拽下树好好理论一番。

看他衣着似乎也就和自己一般年纪,又待在一言先生的道馆,那么想必也是一言先生的弟子了。这么不懂得爱惜师长所植的树,作为他的师兄……

[等等等等,别拽我的脚!至少先听我……]

[我可不会原谅……]

[把话……唔啊啊啊啊!]

[不敬重一言先生之人!]

这句话之后,那银白的少年自树桠上被拽落。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带着慌乱和无辜离他越来越近,直到那整个人冰冷又柔软地跌进夜刀神狗朗怀里时,对师长过分崇拜而不去深思的少年才突然想起来,他师从一言先生那么久,与师兄弟们也一直相处和睦,是新人吗?他似乎从未见过这银白的少年。

下意识地接住他时,就像接住了一捧雪一样。


之后每日夜刀神狗朗都能在桃花树桠上看到他,还是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银白色的一个人,纤瘦得过分,手腕与脚踝都剔透如冰,仿佛气温再热一点他就会开始融化。夜刀神狗朗无意间与他肢体接触时总耐不住他体温的冷,次次盘算着给他披件厚衣服,而那银白的少年有时会拒绝,一溜烟也不留地避开,而更多时候,他会反过来冲夜刀神狗朗求情,笑嘻嘻道,比起衣服还是想要小黑带便当和点心给我。

那个人身周都是不健康的冷,笑得却很是温暖。

[珍贵的冬日里就是要吃些好吃的呀,以及我喜欢冷食哦。]

[……尽是些敷衍的浮话。]

次日夜刀神狗朗惯常来三轮一言的道馆修习剑道,庭院树上那少年正垂下眼睫笑着和身边树桠上一只粉白的猫做着跨言语的交流,琥珀色眼睛眸光柔软而清澈。夜刀神狗朗放下带来的寒椿果子与包裹香梅的雪兔团,迟疑着张口。

伊佐那社。古里古怪的姓,念起来时会让人嘴角扬起。古里古怪的名,鉴于发音他倒是也说过可以喊他小白。

[伊佐那社。]

伴随着呼唤,猫咪似乎是不悦地冲夜刀神狗朗叫了一声,撒开腿跳下树枝跑开了。她跑过夜刀神狗朗身边时还极为淘气地叼走了一块果子。

[你的猫?还是一言先生的?]

[都不是~一言先生养的不是黑犬吗?] 银白的少年无辜地笑,在夜刀神狗朗反应过来之前像猫一样飞快地拿起了食盒又蹿回了树上。

……食物小偷。

[猫是最近才认识的,我是借住在这里,不好养猫啦。]

[没想到你也知道你在给一言先生添麻烦。]

伊佐那社却是完全没在听的样子,自顾自拿起筷子便开始动作起来。正好一口大小的果子被不断夹起又送进他口中,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专注又明亮地盯着夜刀神狗朗。[都好好吃!明天也能带这个来吗!猫好像也喜欢这个!] 

[……你这家伙!]

[等一下等一下让我说完啦!小黑真是缺乏耐心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打断我的解释……那个,猫还说了,[虽然不喜欢黑犬,但他做的东西很好吃]哦。]

伊佐那社这么说着夹起雪兔团子,一脸幸福地塞进了嘴里。

[我也觉得小黑做的东西很好吃……]

[油嘴滑舌的家伙。]

凛凛的寒风里夜刀神狗朗被吹起的额发半遮住了视线,睁眼时银白的少年已经跳下树来,正捧着食盒抓紧解决到最后一个果子。银白的少年腮帮子被点心塞得满满的,说出口的话含糊不清,但夜刀神狗朗却是清楚地听到了。

[唔,不过我是喜欢小黑的。]


全国剑道大赛在三月初举办,正是回春气温逐渐攀升而春花抽出蓓蕾,嫩蕊盛开的时候。一言先生在二月到来之时依然不急不缓,而道馆的弟子们却纷纷沉不住气起来,训练时有些心浮气躁耐不下心,有些则急于求成地想再熟练新技巧。

一言先生在对击间击落又一柄竹刀,轻巧点破了这位学生的心思。

[春之将至,恋情如春日之花。*5]

那位被师长点破的师弟讪讪笑着,在同伴的打趣间坦诚心事,从与心仪之人的相逢到相识,再到前些日子向恋人发出来看他比赛的邀请。同伴们恍然大悟,一边交流着喜欢的类型,一边又发出了我也想谈恋爱的艳羡。

夜刀神狗朗被师弟们一同带入话题,茫然间脑子里掠过琥珀色眼眸。

[……破,破廉耻!]

伊佐那社并不知晓夜刀神狗朗对恋爱话题想到了什么不合适的。银白色少年依然醉心于今日份的点心,嘴里咀嚼着甜豆沙沾得牙齿上东一块西一块的。他嘀嘀咕咕着今天也和猫玩得很开心,可惜他只是借住不然绝对会想要收养她的。

[可你不会照顾猫吧。]

[小黑会不就行了。]伊佐那社理直气壮。

夜刀神狗朗于是不合时宜地想起许多东西。一言先生的话。那位师弟的经历。初次见到伊佐那社时他掉落了一只鞋。愈来愈近的琥珀色眼睛。扑到自己怀里的少年整个人都是冰冷柔软的。接住他的时候就像接住了一捧雪。

以及那句,[不过我是喜欢小黑的]。

[……小黑没有反驳呢。是在考虑怎么才能养好我和猫吗?]

伊佐那社为这沉默抬起头笑嘻嘻地调侃起来。他嘴角边还挂着一片叶子,那是夜刀神狗朗在做寒花的羊羹时点缀上去的。

这家伙……

[社,三月我要去全国剑道大赛。]

花粉过敏一般混乱麻醉的感觉,在寒冷冬日里带来的是无以名状的奇特热度,骨碌骨碌着促使夜刀神狗朗发出了邀请。

天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这似乎也不坏。

一言先生,这种感觉是什么,您能为您的弟子解答一二吗。


伊佐那社说他诞生的地方冬寒成冰,骨子里都发冷,但他不喜欢春天。

夜刀神狗朗记得天气播报说今晚开始就有暖空气到来了,那样的话很快伊佐那社就没办法继续每天坐在树上。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第一次见面时他气恼于这个银白的少年攀爬恩师的树,现在却反过来在担心树开花时枝桠会不方便伊佐那社坐。

[快春天了,我都还没见过小黑练习呢。]

[平时都在道馆内部练习,一言先生说也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

[那今天出来练习吧?]伊佐那社托着下巴道,他的鞋挂在脚面上又是一副要掉下来的样子,[要是看不到超帅气的剑道家小黑的话,我会毕生遗憾的。]

[社,剑道大赛。]

[可我是真的讨厌春天。]银白的少年道,[而且……我……]

夜刀神狗朗没能等到伊佐那社沉默后的下半句话。他望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许久,妥协地点头答应了。伊佐那社满足地笑起来,垂在额前的发轻轻摇曵,然后他冲他招了招手——竖立手掌,五指抬起又收拢的方式。夜刀神狗朗一时间没分清那是什么意思,招呼自己靠近还是让他快些把竹刀拿来?那大约是后者。前者那个动作猫倒是做过很多次,伊佐那社说那是在表达自己凌驾于黑犬地位让他快拿好吃的点心给她。

少年转过身去,一脚踏进半化的雪地。

身后桃花树上伊佐那社放下了手,小腿用力一蹬甩脱了左脚的单鞋。


伊佐那社已经消失一个多礼拜了,而全国剑道大赛还剩下不足一礼拜。

夜刀神狗朗硬着头皮红着脸向师长询问那借住的少年,却被三轮一言告知他不曾让什么银白色发琥珀色瞳的少年暂居,更没有见过他终日坐在那心爱的桃花树上。少年不死心,期望着伊佐那社是哪位师弟的兄弟好友,而师弟们都答了不是。

冬日渐远春景极近,一言先生的桃花还没开,还不知道开花后到底能不能方便伊佐那社坐在熟悉的枝桠上,贪吃的爱闹的少年就不见了。

夜刀神狗朗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了什么。

伊佐那社简直就像是为春天到来而远离的一样。

气象称还会有一次冷空气来袭,那么如果回到冬天,那家伙还会出现吗。

驱赶春日的小雪在冷空气来临的第二天降落,而夜刀神狗朗如愿在雪景里又望见了银白色的少年。他没坐在树上而是在浅浅的积雪的地上踱步,脚后跟与脚踝径自埋在雪里又踢开雪屑子,过分剔透的皮肤和冰没有两样。

夜刀神狗朗走上前去扣住他的手腕,却又怕他融化,极快地松开了。

[小黑,好久不见。]银白色的少年冲他招了招手——竖立手掌,五指抬起又收拢的方式。这一次夜刀神狗朗明白了那个手势,是道别。

少年沉默地点头,[……今天下雪了,小白。]

[啊,小黑也明白了啊……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呢。前几天回暖比我想象得夸张,没来得及和小黑解释,小黑能明白真是太好了。]

银白色的少年微笑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愈来愈近。扑到自己怀里的少年整个人都是冰冷柔软的。接住他的时候就像接住了一捧雪。

[我是真的讨厌春天。]

[今天下雪了,我遇到了小黑,真好啊。]

[非常幸运。]


气象播报在全国大赛的前一天宣布正式入春。

夜刀神狗朗去了一次道馆,那桃花树上的蓓蕾有了些开放的势头,而先前转冷那次堪堪积起的残雪终于化了个彻底。

伊佐那社最讨厌的春天终于到来了。


END


*1 & *2:现代竞技剑道里的两种攻击方式,前者是对战时在前辈指导下做不断打击,后者是类古流居合的手法。狗哥的退击也是一种攻击技巧。

*3:三轮一言大人原句。

*4:原句是【所见之物,无不像被深沉的回忆吸附过去。】,出自片山恭一的《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因小说结局与这篇结局有相似之处而化用了。

*5:我瞎编的,不是俳句。

12 Mar 2017
 
评论(9)
 
热度(2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