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坐在金山上的猫【短,完】

-赌场paro,赌桌新秀鲶&表荷官里庄家骨设定,夜场大佬间的出千游戏,开放式结局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

-赌场描写全靠个人可怜的那几次上桌放筹码经历,bug不少请多包涵

-算是应邀的临时产物,weibo@髑貓子 生快+3.28鲶骨日快乐


如果说日赌场是剧幕的引子的话,那么夜赌场就是在那之后拉开的正剧。

纸醉金迷的会馆里欲望如同蜘蛛丝一般延伸,自水晶灯光芒为中心铺开的网中,金色的毒素纠缠住野兽双爪,四足,然后是心脏。

赌场就是这样的地方。

令人流连忘返的迷梦中有着挑逗心神的赌局,喧嚷如市的人群,以及无数被抛起又落下的骰子与纸牌。赌徒们在一步登天的诱惑面前化身狂热的野兽,或是孤注一掷,压上身家,或是步步为营,放线等鱼。

有人会因一时的妄念半生举债,自然也有人在这深渊里踏着金钱堆成的阶梯走上高塔。

不,也许不仅仅是由金钱铺路而已。

新赌客运气不错,连他撞见的荷官*1先生都有双令人心醉神迷的眼睛。

这也许是个好兆头。


大厅的某个角落里红黑色轮盘如同车轮一般疾驰,白色的圆球滑过木质的轮廓,每每摩擦过一个数字都仿佛有火花飞溅。围观的赌徒们本来也可能是舞台上的聚焦,然而这一刻他们选择后退,成为剧本里摇扇私语的龙套与跟班。

[这小鬼真是走大运……已经二十七局了,全中。]

[是二十九局,还全压的黑格……按规矩算,这局他要还能赢,就该来个大角色了吧?]

身边的看客屏息凝神,而黑发的少年毫不担心被全部压上的筹码,眼神飘飘忽忽地扫过了大厅。快半个赌场的人都围在他身边,邻桌人则稍多一些,筹码散沙一般,一个两个地分布在桌上,不知是否是因为那负责的荷官先生有双令人心醉神迷的眼睛。

冲邻桌那位荷官先生眨眼时,对方扭过了头。

白球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骨碌碌地在红黑二色的格子之间转动着。而在轮盘停下的那一刻,年轻的赌客证明了他最受眷顾。

仿佛是被当众剥落了小丑的面具,荷官再也维持不住礼节性的微笑。

面前的赌客吹了个口哨,在瞬间爆炸的尖叫和欢呼声浪中摊开掌心。荷官向督察丢了个求救的眼神,颤抖着手做了换算,将翻倍的筹码推向对面——那是一座他这辈子也赚不到的高塔,黄金为底,宝石作窗,颤颤巍巍地,叠了多少层的好运。

连赢三十局轮盘的少年。

他看起来就像只想要金山的猫。


鲶尾让督察帮忙清点筹码,自己则无聊地等待着临时的换班。有眼色的侍者怕他赢了便走,及时递来香槟,酒液摇曳着将少年的紫色眼眸映得灿烂,而头顶水晶灯折射而下的光芒仿佛无数蛛丝,一根根地缠绕,收紧,然后勒起了那头黑色长发。

[我是不介意你们换班,但这也太慢啦。]

[什么?还是轮盘吗?我是蛮喜欢的……但是稍微有点无聊了。]

[……诶?我不要你们找人陪我,赌局明明还没完呢……按你们的规矩。]

年轻的赌客走向邻桌,[现在该来个大角色了吧。]

在三十局轮盘全黑格激起半个赌场的浪潮时,自动骰博的荷官先生也不动声色地掀开了三十次令人叹息的骰盅。邻桌的电子屏显示了每次的记录,随机分布的大小单双似乎是毫无异常的1:1概率,每一局都有失者有得者。

而让少年起疑心的是,这位荷官先生所主持的赌局永远能避开赌徒们所压的具体数字。

鲶尾的好运并不是真正的好运,那么荷官先生的好运又是否掺杂了水分呢。散沙一般被压下的筹码与完美避开的数字已经足够说明了。

负责自动骰博的荷官先生有双令人心醉神迷的眼睛,这是个好兆头。而他的白手套下甚至还有双灵巧利落的手,这是个好游戏。

鲶尾露出温和无辜的笑容,在喧哗中心向面前的荷官先生举起香槟吐露了告白。

[为你的眼睛干杯。]

[夜场的庄家*2先生。]

连开三十次骰盅的少年。

他看起来就像只拥有金山的猫。


第二位主人公正式从聚光灯的阴影里走出,丢弃配角的身份成为正剧中另一个焦点。

特地为赌场新秀所开的贵宾室比起大厅装饰更是精细非常,头顶的水晶吊灯垂下燦色的流苏,座椅扶手曲线优美描金雕花,连赌桌上的帷布都闪着丝绸般的光泽。

仿佛是预见到将与谁迎来交织的旋转的舞步一般,骨喰脱下了白色的手套重新按住骰盅,将视线投向面前单手撑着赌桌的少年。

那惹出风波的赌客仍然气定神闲地笑着,冲他眨了眨眼。

[诶,新秀的贵宾待遇么,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黑发的少年这么说着抬起手将手搭在骨喰手上,力气却像是径自按在了骰盅上。骨喰微微皱眉。自白色手套下解放的皮肤似乎在那时张开了毛孔,被陌生人触碰的泛酸感中混杂进了共鸣——身而未行而意先通的振荡。

手背的触感让骨喰明白,眼前的赌客对骰盅与出千的熟练度都不会比自己低。

在鲶尾进入赌场时骨喰迎面撞上了这黑发的少年。披上荷官面具的庄家盯准了某位低调行事的富商,却未曾注意到路过的赌客那与野兽欲望不同的玩乐意味——如果注意到的话,他们之间的争斗将会提前三十局开始。

鲶尾是个老手,而且坏了规矩地点破了庄家的身份。

他想要的是,今晚夜场的赌资吗。

[纯粹手控骰子的庄家我很久没有见到了。]

名为鲶尾的赌客撩拨一般抵住白发少年的掌心,指甲摩挲过骰盅顶部。

他不紧不慢道。

[骨喰先生……是吧?能陪我玩玩吗?]

想要金山的猫开口了,而拥有金山的猫没有理由拒绝。


最为简单的三骰赌局,撇开了具体数字与单双的考虑,仅仅依靠那向上数字之和决定胜负。立方体仿佛被两股风所操控着,在盅内碰撞摩擦抛起掉落。手控骰子的两位玩家面上依然和睦,如同日常寒暄般漫不经心地交谈着。

[既然是三骰的共同骰盅,那么我压大。]

在几乎能够绞碎骰子的作弊较量间骰子最终停下,向上三面显示的是五五六。

尽管不满于未能达成最大值的现状,但鲶尾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将身侧堆积如山的筹码随意推倒在赌桌上,黑发的少年冲骨喰眨了眨眼。

[刚刚玩赢的一点礼物,全送给你啦。]

[感谢鲶尾先生的慷慨。]

[不过我今天运气不错,真的要按这个倍率来吗……?不仅仅是今晚夜场的资金,搞不好我可能能把骨喰先生也赢下来哦?]

白发的庄家少年闻言露出了极其细微难辨的微笑。而在魔术一般的手法之后,最大值的箭头瞬间左划,转而向最小值那侧展现了青睐。

二一二。

[明白了。但数字会是小。]

[鲶尾先生要是不满意这个胜负的话,还可以再加赌注。]

看似随意但实际上加重了三分力气,鲶尾隔着骨喰的手扣紧了骰盅,紫色的眼眸对视彼此。鲶尾依然噙着笑意而骨喰神色温和。

气定神闲间,暗潮涌动。

[嗯,是该再加点了。]

水晶吊灯投下的蜘蛛丝灵活地编织起黑发与白发,欲望的中心他们五指交叠,而立方体的结果则将为欲望画上句号。身侧香槟是被鲶尾用以赞美骨喰眼眸的那杯,那是只为胜利者准备的,而眼前的金山则可能成为胜利者的藏品。

想要金山的猫步步逼近想要攀上高峰。

而拥有金山的猫则怀抱着胜利不愿将它与别人分享。

[我的赌注到底该选骨喰先生这双漂亮的眼睛,还是这双灵巧的手呢。]

[那么我的赌注,就是鲶尾先生了。]


END


*1:荷官,即DILA(Dealer),赌桌上的主持人,负责开局以及收局,也可直接找他兑换筹码。大厅荷官制服我觉得挺难看的,不过如果是贵宾的话荷官会格外正一点。

*2:庄家,不同地区赌场似乎对庄家定义有差,这里的定义就是赌场游戏的操控者了,除却直接挑战庄家的情况都不受到赌局直接影响。


其实也有想过要不要写猫子说的荷官鲶和督察骨,性格很合适,但是试了试发现路人赌徒(审神者担当?)的戏份太多就放弃了……庄家骨和赌托鲶也很有趣,不过理由同上,鲶骨鲶推的审神者们大概会赌到倾家荡产吧。


28 Mar 2017
 
评论(11)
 
热度(6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