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oka

希望明天也是晴空万里

【鲶骨鲶】Nendoroids in Wonderland【短,完】

-沙雕童话,黏土人鲶尾骨喰的大冒险,放飞自我没有内容胡说八道,HE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我流ooc全是妄想娱乐之作请慎

-黏土人我推太可爱了

 

童话故事的经典开端是很久很久以前,但这一个却发生在未来,发生在比黏土人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出荷还要遥远的未来。虽然不及2205年那么遥不可及,但也绝对不是明天就能上演的。

那么,就用暧昧不清的[某一天]来讲述吧。

[完蛋了骨喰,我是一个没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啦。]

某一天黏土人鲶尾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是2015年最火的女性向网页游戏刀剑乱舞的衍生周边,所以他理所当然地继承美少年付丧神细腰长腿身姿之外的外形特点——黑发,紫瞳,长马尾,以及头顶那根神气活现的呆毛。

他是个二头身的黏土人,长期待在审神者用来展示吃土卖肾所得物的玻璃柜子里,为满足人类对物件无生命的愚蠢想法而不敢动弹,只有在无人之时才能和兄弟出来散步。白天这个房间里光线充足,玻璃反射出的影子在他紫色颜料绘制的视野里不甚明显,而且奸笑社出产的PVC小短手摸不到自己的肩膀更摸不到头顶的呆毛,是以他能够发现呆毛出走实属不易。

[……兄弟没有把它放在盒子里么?] 白发的黏土人扭动关节,侧过头看。

这个和黏土人鲶尾一同住在玻璃柜子里的是他的兄弟骨喰藤四郎。双子对刀设定相似,而衍生的黏土人骨喰也同样还原了人设中的漂亮脸蛋,简洁衣装以及端正安静的站桩姿态。作为每个游戏里几乎都必不可少的三无担当,在说出这样疑问中带着担忧的话语时,那张有些天然又有些凛然的初始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但作为兄弟,黏土人骨喰的语调在这时却有了一点小小的波澜。

[我都是戴着它和你睡觉的,]黏土人鲶尾哀凄凄地说,一蹬腿坐倒在玻璃上,腿短短的,脚小小的,[昨天和骨喰一起散步的时候,我也能感觉到它有在动……完蛋了,那是我人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它离家出走了。]

他叙述着自己的感受,身体不受控制地发颤,长马尾鱼尾巴一样摆动,初始笑颜都快要褪色变成灰模。这让黏土人骨喰更加担心地去拍了拍他的肩,算作一个未完成的拥抱。

白发的塑料小人用PVC脑壳想了个点子,[……等到审神者不在家时,我们去找回来……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就把我的那一根给兄弟。]

他认认真真地许诺,就差当场那么做,然后他就被用力撞了大头。黏土人鲶尾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手指不带用力地扯了扯和自己很像的那张脸谴责说,骨喰你那根是隐藏呆毛,你不可以磨掉你的头发部件啦。

[黏土人的保养可是很重要的哦。]

他们在午后进行大冒险,以双双出柜,哦不,从玻璃柜子里出来作为开始。对他们来说这个屋子就是整个世界,这个本丸就是整个王国。黑发的黏土人趴在玻璃层上用全身力气拉着悬空的黏土人骨喰,在对准脚下的懒人沙发后才大胆松手紧接着跳下去。柔软的填充物上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个小小的压痕,像是贝壳被带上沙滩,霜花结在窗户,也像是用拇指和食指指肚小心地触碰喜欢的人的脸颊。

黏土人鲶尾一手举着塑料小刀一手拉着黏土人骨喰的手出发了,两个小小的冒险家决意在这个王国做彻底的出阵,然后捡回那根珍贵的呆毛。这是个漫长而艰难的旅程,虽然没有敌刀,一路上也能遇到许多友好帮助他们的周边,但每次黑发的黏土人抛起骰子决定方向时却沟得厉害——有一次他们打扰了正在约会的景品手办前辈,差点就要看到二头身不宜的秘密恋情画面;有一次他们遇到夏祭亚克力的花丸鲶骨,坐下来吃刨冰吃到关节发麻才停止;他们还跟着手偶指偶一起唱歌跳舞,三个齐藤壮马的声音和三个铃木裕斗的声音从八重樱开始唱,也以八重樱为结束,两个想法单纯的PVC脑壳有一瞬间忘记他们还在寻找宝物。

最印象深刻的一次是遇见电脑。

黏土人鲶尾抱着鼠标戳了戳收藏夹里那个神秘的网链,然后便看见了和自己,和兄弟一模一样(在他看来)的付丧神美少年们,细腰长腿的那种。

[……纸片人的我和兄弟看起来好帅喔。]

鞋子不幸卡进键盘的黏土人骨喰听见他这么感慨。

或许该将这次出阵称之为不达目的没有休止没有尽头的旅行?他们如同探索太空神秘的航天员,寻觅历史真相的考古学家,立志环游全球的船长,一处处地找过去,从书房到厨房,从餐厅到卧室到阳台,无论是有着同类午后聚会的房间还是人迹罕至的角落,塑料心脏的跳动在日光角度的偏移中加快又归于平静。

PVC脑壳的坚持很可爱,却也古板呢。

在从储藏室去往客厅的路上他们遇到了戴着猫耳和兔耳的mochi,那是他们今天遇到的最后一对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虽然长得可爱,但是腿特别短,说话还会带奇怪的语癖。

[……你们有看到兄弟的呆毛吗?]

[那大概是……那——么长的一根,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它是兄弟……最重要的呆毛。]白发的黏土人比划着描述,得到了第一个肯定的答案。

黑猫mochi努力蹦哒着说,喵喵喵!呆毛!见过的!喵喵喵!客厅!

鬼城的所在地在客厅!其他的周边也听到了,故事进行到这里可能性终于出现。两个小小的黏土人骑上黑猫和白兔向客厅全力进发,机动瞬间飙升的感觉并不怎么舒服,但这是值得的,在客厅附近他们看到了那根丢失的呆毛,被笼罩在水晶吊灯所投射的炫光下的呆毛,圆润的弧线有着苍蓝与灿金的边缘。那该是光与影的两面,光的一面是寻宝成功,影的一面则是boss出现,看起来非常难打。

那是在这家中地位还要高于审神者的生物,有着紫色眼瞳和雪白皮毛的喵星人。它正趴在鱼缸旁边的地上玩耍,卷起的尾巴将那根呆毛一抛一接,抛得很高,接得也很稳。

[啊!那是我的呆毛!]黏土人鲶尾大喊。

猫咪闻声看了过来,瞳线缩了一缩,尾巴还在惯性地将呆毛做娱乐活动。鱼缸里的鲶鱼在这时打了个转,嘟噜噜地吐出气泡发出怪声。

身边也传来了像是什么东西要发动的声音。白发的黏土人侧过头去,看到那小短腿的黑猫mochi像摩托车一样正在摩擦脚爪,而兄弟正紧紧盯着猫咪的动作。黏土人骨喰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有些不知所措,单纯的PVC脑壳里突然飘过今早被扯住脸蛋时听到的话。

[黏土人的保养可是很重要的哦。]

他想要拦住黏土人鲶尾,[……等一等兄弟,那个高度的话,会掉……]

[这次是真的出阵啦!]

黏土人鲶尾毫不犹豫。

所有跟过来的周边都惊呼起来,每一个的声线都是齐藤壮马和铃木裕斗,高高低低的惊呼声汇成溪流,汇成湖泊,最后汇成海洋中高高拍起的惊涛骇浪,向上迎接那根在水晶炫光下飘扬而去的呆毛。在这样的惊呼声里,小小的黑发的黏土人骑着猫耳mochi鱼跃而起,他奇迹般地没有坠落,而是乘着风浪越跳越高,越跳越远,直面白猫的姿态仿佛一位无畏的武将。

这正是他身为黏土人的大阪城战役,他只能选择胜利,或是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没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

倘若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在家的话,ta一定会感慨眼前的场景,这是玩具总动员?还是博物馆奇妙夜?恋侣关系的景品手办在目不转晴地看着;手偶和指偶像是一家四口一样紧紧牵着彼此……坐姿扭蛋是最为稚气却热血的一组,他们肩并肩头靠头,以国小生看运动会的姿态努力呐喊道,一决胜负吧猫咪先生——

一决胜负!黏土人骨喰急促地呼吸。他突然有了些奇妙的感觉,自己的PVC脑壳里有什么本能正在复苏有什么记忆正在被连通,紫颜料视野里一片炫光。他的坐骑兔耳mochi突然开始以超高频率晃动耳朵。

[……还没结束!]电脑里突然传出了声音。

白发的黏土人下意识地看向那个PPT页面,随即又马上意识到什么猛然向前冲去。水晶吊灯的绮丽光芒下猫还在上升,而和他朝夕相处同住一层玻璃柜子的兄弟却正从最高处坠落,他和黑猫mochi都在被万有引力牵引至地面。那是不知有他们几头身高的上空,也是黏土人鲶尾真剑必杀所能届到的最接近他呆毛的地方,那里高得像是天守阁的第八层,远得像是遥遥无期的2205年。

不,塑料小人绝不能从那里坠落。

他的兄弟也绝不能失去呆毛。

黏土人的塑料心脏第两千七百二十九次怦怦狂跳,兔耳mochi像是知晓他全部心意一样全力扇动耳朵,全力奔跑。

这个屋子里的童话在他抵达鲶尾落下的地点时变成了奇迹——本该只有放置语音的网页游戏又一次自行突破了系统限制,在梅雨景趣前,最初的纸片人骨喰藤四郎,少年模样的近侍仿佛指引一般开口。

[……一决胜负,] 付丧神的声音轻而易举地刮起暴风,[……此后即是,必杀之剑。]

黏土人骨喰骑着白兔腾空而起。

他与黏土人鲶尾擦肩而过,放心地看到他被沙发上的景品娃娃骨喰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一瞬间鱼缸里的鲶鱼似乎开心地转了一圈,将气泡吐得嘟噜噜响。而伟大的黑猫mochi更是完好无损,他仰面向上全力蹬腿,正试图凭借自己的力量鲶鱼翻身,还对着高处大喊,喵喵喵!黏土骨!喵喵喵!

景品娃娃鲶尾也小声地感慨起来。在沙发上空,那个一直都很安静乖巧的黏土人和mochi在一瞬间出现了媲美极短的高速机动,他们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上升,白兔mochi完美契合着气流的变化,经过全力助跑和扇动翅膀后的飞行如同风神使一般轻盈,却又如雷神使一般迅疾。黏土人骨喰仿佛被付丧神少年灵魂附体,他从观赏型成为战斗型,在顷刻之间便抵达了和白猫相同的高度——不,或许要更高一些!小小的PVC手臂和纯天然猫爪距离那根罪魁祸首的呆毛都很近很近了——五公分,那一段是触手可及的五公分。

这是玩具总动员?还是博物馆奇妙夜?或许都不是,这该是哈利·波特,是魁地奇大赛的决胜时刻。景品手办,景品娃娃,手偶,指偶,亚克力立牌……每一个有着齐藤壮马和铃木裕斗声线的周边都喊了起来,想要将同为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的力量传递出去,因为他们在根源上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来自于那两位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谁都不愿意世界上出现一个没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

快了,就快了!坐姿扭蛋的国小生鲶骨咬着嘴唇红了脸,把兄弟的手牵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紧,他们深吸一口气,跟着大部队一起喊出最大声的一句——

[骨喰——!]

……咦?有哪个鲶尾藤四郎破音了?

周边们有些茫然地互相张望,眼神里出现了疑问和探究。刚刚是谁破音了?是哪一位齐藤壮马声线的拥有者破音了?真是不可思议,但现在不是追究谁业务能力不足的时候,他们很快又重新专注于魁地奇大赛,风神使选手和猫咪都在下落,那根将要决定历史的珍贵呆毛已经不见踪影了。

在几秒过后,历史维护主义者和他们的对手都安然无恙地降落。白发的黏土人咚地一下摔进景品娃娃鲶尾怀里。猫咪荡漾着尾巴成为胜利者,吃食群众鲶鱼为此快活地扑了一地的水。夏祭亚克力鲶尾摇了摇头,将最甜的一口草莓刨冰喂给身边正叹气的立牌花丸骨。这是一场漫长而奇妙的战役,刀剑乱舞周边史在此迎来转折点,世界上那千千万万个鲶尾藤四郎周边之中即将诞生第一个没有呆毛的,可叹可悲可怜可爱,任哪个鲶尾藤四郎看了都要摇头,任哪个骨喰藤四郎看了都要叹息。

[……骨喰你……我才不想增加这样的回忆!]

在万籁俱寂中有谁突然开口了,声音疲惫无力,是刚刚破音的黏土人鲶尾。他逃离了柔软的公主抱,按住二头身骨喰的肩膀然后猛地拉扯,导致两个PVC大头砰一下相撞,力道之足让同类的景品手办忍不住絮絮私语,那两个脆弱单薄的脑壳会不会受损掉色变成笨蛋?你看,被呼喊名字的那个骨喰正呆愣愣傻乎乎地去摸那个地方,他都忘了他们黏土人是摸不到自己的头的了。

但他们不能否决黏土人鲶尾这一刻的举动,也能够理解他为什么突然紧张——他也一样源自PPT页游里那位笑容灿烂的付丧神少年。虽然作为塑料小人他有着自己的小举动小脾气,或许是一千个哈姆雷特里最奇怪的那一个,但鲶尾藤四郎即便失去呆毛也还是鲶尾藤四郎,他在想着某些事呢。

无论你从溪流的哪一段开始向上漫步追根溯源,你都能找到那清澈的泉眼。

是那样的,奸笑社赋予黏土人以外形,而原型则是他们思考的根源。即便是塑料心脏也会开心,也会难过,也会明白什么是拥有什么是失去。

[刚刚骨喰掉下来的时候……我想起来了。]

[黏土人需要保养……骨喰是塑料小人呀,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掉下来,会哗啦啦地变成部件的,]黏土人鲶尾吸吸鼻子,踮起脚尖,有些后悔地摸了摸黏土人骨喰的脑袋,[……我也差点忘掉了,我掉下来碎掉的话,骨喰会难过。对不起。]

[做一个完完整整的黏土人比较重要。就算没有呆毛也没关系。]

鲶尾藤四郎们和骨喰藤四郎们相视一眼,默契地鼓起掌来。历史改变了,从这一刻开始,世界上诞生了没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而他被其他的同类理解,接纳,并欢迎。这个屋子里发生了大事,但审神者不在家,ta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也想象不到——水晶吊灯的炫光下曾经有鲶鱼摇摇尾摆,小小的黏土人骑着黑猫mochi和白兔mochi腾空而起,将那珍贵的呆毛当作金色飞贼去接,周围每一个声线都是齐藤壮马和铃木裕斗。他们还会唱明日天気になあれ呢——忘れられない……白猫さん?

白猫先生突然从沙发那一侧动了。

胜利者抬起脚来,闲庭信步。没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挡在最前面却后退了一步,举起自己的塑料小刀做无意义的恐吓,而黏土人骨喰头顶弹起呆毛,十二分警惕地看着那雪白的爪子靠近了身前的兄弟,粉色的肉垫下是那根呆毛。

[……喵。]猫放下爪子,物归原主。

大家都愣住了,原来他们以为的对手其实并不是什么反派角色,猫咪先生并不是想抢走呆毛,只是想要帮忙,或许在周边们不了解的世界里种族里,这只有着紫色宝石一般眼瞳的猫也是骨喰藤四郎之一,而那抖动鱼鳍晃动须子的鲶鱼是鲶尾藤四郎——开玩笑的。总而言之,这个本丸的黏土人鲶尾重新得到了他的呆毛,融入集体成为了一个角色特质完整的衍生周边。

黏土人鲶尾环视一圈,举起塑料小刀也举起兄弟的手。

他开心地说,[谢谢你骨喰,我是一个有呆毛的鲶尾藤四郎啦。]

现在该是举办庆典的时候!背景不是玩具总动员,博物馆奇妙夜,也不是哈利·波特,而是刀剑乱舞!宴奏会挂件成为乐师,景品手办送上祝福,手偶和指偶手拉着手转圈,坐姿扭蛋轮流去摸猫咪的鼻尖说谢谢你猫咪先生。黑猫mochi一脸赞叹地看着白兔mochi转动耳朵飞行,而夏祭亚克力的鲶尾骨喰在鱼缸边上吃着永远也吃不完的刨冰。这样的场面好不热闹,就连那个神秘莫测的PPT页面里都隐隐约约有谁换了景趣笑着说,骨喰你看,就算是昔日辉煌荣光的大阪城也没有这么其乐融融呢。

在未来[某一天]的童话故事就此成为真正的HE。而在审神者不在家的时候,在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的周边王国里,属于黏土人们的小小冒险和小小守护仍在继续。

 

END

 

不知道在写什么……不过写得还挺开心的~

评论(4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