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苦夏病【短,完】

-仲夏时节虚幻本丸背景,鲶尾骨喰没什么内容的流水账日常,kiss描写有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

-因为考试于是临时赶工,但这个超短还是迟了qwq非常抱歉,下一个鲶骨日会好好赶上的

-这个号意料之外地过百粉了,非常感谢,今后也请多指教



仲夏来得太快,在那阵让人被迫蜷居斗室的雷雨之后,闷热的空气与蝉声提前降临。庭院中踊子草*1如同跳舞的少女一般,在仿佛一夜骤生的杂绿色中滴落下水珠。野田藤*2也到了开放的时节,倒挂着绕满了本丸的廊架。


鲶尾踏过新生的苔藓,又拂开风铃一样垂落的藤萝串。


[兄弟你原来在……]


白发的少年仰卧在茶室的榻榻米上,正以少见的散漫姿态阖眼假寐着。在这样闷热的天气他依然整整齐齐地穿着衬衫与西装裤,只是较平时多解开了一颗纽扣。


鲶尾收住刚刚出口的呼唤,将手里的果盘放下,不作声地坐在了兄弟身边。


茶室里静而潮湿。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将西瓜冰的清香与野田藤的柔和一同滞留在了空气之中。檐下挂了一同新买的风铃,红尾的金鱼被封在剔透的琉璃里,摇摇晃晃着将日光折射在了骨喰的脸上。


在白发的脇差睁开眼时,鲶尾正伸手替他遮盖眼前的阳光。见兄弟醒来那黑发的少年笑了笑,转而替他拂开了微微被汗打湿的额发。


[睡得还好吗?我把西瓜冰拿过来了喔。]


[没有睡着……很热。]


[确实,明明还是四月,却热得让人伤脑筋。忍不住就想吃刨冰了呢。]


少年叼起冰块,顺手也将绑起的头发解开。牙齿一用力就同西瓜冰一起发出嘎嘣的声音,西瓜汁与融化的冰稍稍缓解了闷热感。


在白发的脇差坐起身时,鲶尾极其自然地靠上了对方的肩膀。


肩膀部位的衬衫布料一下子就被蹭得皱了起来。


[……像这样两个人靠在一起,兄弟会觉得凉快一点吗?]


[兄弟的体温比较低嘛。]


[……但像这样把头发解开会更热的。]


[因为现在手边没有第二根发绳,所以只好给兄弟啰。]


空气静了下来,庭院里的蝉鸣被闷热的穿堂风挟带着野田藤的香气传来。那短命的昆虫不知疲倦地叫着,听起来似乎要在四月末就消耗掉这一夏天的生命力。


骨喰抿住那根发绳,将头发拢到耳后束起。


鲶尾的发绳对短发来说有些过长,但相比较之前却少绕了半圈。付丧神的身体还会成长吗?额发也有些遮挡视线。


在扎起蝴蝶结时,黑发的少年还颇为坏心眼地拉住了另一头发绳,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兄弟要不也和我一起留长发怎么样。


[兄弟不会绑的话,就不要添乱了。]


[兄弟的头发很漂亮,但我对长发……没有什么想法。]


[呜哇抱歉!但是我是真的觉得兄弟长发会很好看。]


[虽然忘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但身为付丧神的第六感是这么说的喔。]


檐下泠泠作响了两声。藤萝的影子落在风铃上就像是花海一样。在骨喰侧头想说些什么时,那尾红色的金鱼跃出了风铃,自紫色的琥珀向少年游过来。


[还有就是,我也忘记拿刨冰机过来啦。]


嘴唇被覆盖上时骨喰才意识到,那是最后一块西瓜冰了。


鲶尾如同刚刚恶作剧一样任性,探进舌尖时也推过来半融化的冰块,接吻的甜味自冻层溢出然后泛滥成灾。这一季的仲夏来得过早,以至于西瓜还没到真正成熟的时节,舌头如鱼般梭游时都能感觉到那隐藏在清凉冰块下的果肉还是微涩的。在无人到来的藤萝茶室之中,白发的脇差阖上眼眸向身为兄弟,好友及恋人的黑发少年回礼,牙齿与冰块磕磕碰碰间西瓜与冰碴子不断被压碎又被某一方吞咽下去,在口腔热度里化为和茶室空气相似的热。


混合着冰水与果汁的亲吻搅和得唇齿间黏黏糊糊。


野田藤的香气与西瓜的甜味在分开时也是清晰的,先前被夏日灼烧得浓郁又燥人的感觉毫无缓解。


[……说想吃刨冰的明明是兄弟。]


[就结果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兄弟在意太多了喔。]


骨喰不去辩论这个,站起身避开鲶尾理直气壮靠过来的动作,转而走到了藤萝架之下。


白发的少年仰起头来拿下屋檐处悬挂的琉璃风铃。


里面那尾红色的金鱼依然以静态地被封存着,逆着光凑向野田藤的花朵看时,却像是游在花海里一样栩栩如生。


[怎么了吗?]


[……金鱼好像游出来了。]


天气闷热得不像话。



END



*1 踊子草,四至七月绽放的粉紫色花朵,日文名即有跳舞的少女之意。


*2 野田藤,日本紫藤的品种之一,现在也已经开放了。


一说苦夏病易产生虚幻感,这里金鱼游出来就算是有点暗喻了吧。

29 Apr 2017
 
评论(38)
 
热度(81)
  1. 奉莲儿Ryoka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吃了(;´༎ຶ㉨༎ຶ`)!!!!!!!!!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