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亚特兰蒂斯之梦【短,完】

-又是虚幻极乐本丸论,基本骨喰视角,意味不明小短篇,火焰描写有,渣不甜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逻辑不通,ooc没能避开,魔改妄想有,请慎


- 5.28鲶骨日快乐(我在零点前写完的!),还有一篇真•傻白甜的六一发




那是漫天横流般疯狂的火浪。


被不断丢下的火架一个接着一个张牙舞爪地叫嚣而起,浪人与平民们遗弃钱财,遗弃盔甲。赤红的火焰张开双臂,随着乱风这造物的漆工为城中的混乱又添上了厚重的一笔,将所到之处的尖叫哭号都化为黑色的灰烬。


骨喰藤四郎咳出一口带着腥味的水来。


血的味道呛过喉咙又滑过舌尖,熟悉得让人心惊。


藤紫色眼中所见是半身皆化为金红的大阪城。那原本巍峨宏伟的一座城此时正被随风四处乱窜的火舌不断剥落下金箔墙漆,通往天守阁的道路一片火海。


[兄弟也听说过那个吗?让噩梦消失的办法。]


在静寂的天守阁之中,黑发的少年曾这么问过。


城中近期一直不甚太平,平民对时下情景的担忧与埋怨都有些压不住。而在孩童间却是似喜似忧地流传起了摆脱梦魇的方式。


——在噩梦中合上眼默念一个人的名字三遍再睁开眼的话,噩梦就会变成美梦。


但任谁都明白,这样的愿景只不过是孩童的游戏,或是自我安慰般的谎言。


在真正的灾难到来之时,没有人能够因此获得救赎。


[每次自噩梦醒来时都能够看到兄弟吗……这真是件好事啊。]


在那炽热的天守阁之中,黑发的少年将他推开,笑着这么说了。


白发的少年阖上双眼,然后在心里喊出了那个名字。


……鲶尾藤四郎。




骨喰听到有人叫他,声音清清爽爽,语气也是。


[再不攻击的话,今天的手合就是我的胜利了哦?]


白发的少年睁开眼,看到鲶尾依然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些什么,手上却百无聊赖地将刀刃送回了鞘中。他们此时正处于手合室之中,自己手里还握着刀。


黑发的少年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兄弟从睡醒就一直是这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怎么了?是做了什么噩梦吗?]


[……梦见了大阪城的火焰……和燃烧的天守阁。]骨喰轻声开口。


即便现在身处于和平的本丸,梦中的场景也依然挥之不去。


腾上高阁的火焰灼热夺目,就像是一层赤红的薄暮。那天鲶尾藤四郎所在的地方是城中心的天守阁,那栋建筑始终窗口紧闭,大火那狂肆的芯子一点点舔舐着窗沿,久久地萦绕着金箔斑驳的外围。


自己不知为何身处水中……


[诶……会不会是太累了?]


[也许是最近一直有接到指令的缘故?过段时间要是还这样的话,去申请一下假期怎么样?不过我想泡个温泉早点睡觉就不会做这种乱七八糟的梦啦。]


黑发的少年替骨喰收回刀刃,笑着按住他的肩膀走出了手合室。


[嗯,也是。]




每次自噩梦醒来时都能够看到兄弟,这真是件好事。


骨喰望着身侧的鲶尾这么想道。


黑发的少年改变了跪坐的姿态,正向审神者据理力争着陪同兄弟休假的重要性。言辞间夸大了些对自己噩梦与不佳状态的描述,字字句句一副不让我和兄弟一起休假我就要罢工了的样子。


白发的少年叹了口气。


除去对自己状态的夸大,最近都和鲶尾在一起是事实,有鲶尾在身边会比较放松也是事实。自己存在记忆残缺也不善言辞,对本丸中粟田口兄弟之外的同伴交际也有些苦恼。鲶尾则是健康又活泼的类型,在本丸嬉笑打闹间几乎看不出他曾经遭遇过与自己相同的事情。


唯独让人在意的是,鲶尾似乎失去了关于那场大火的记忆。


那天的记忆就像是只为骨喰一人独有一般,而且鲶尾也不曾受到这样噩梦的困扰。


申请休假一事最终以近侍的胜利告终。


[诶,我吗?我不会纠结于奇怪的梦的,毕竟现实才更加重要啊。]


而在被骨喰发问时,黑发的少年这么说了。


[兄弟总想着那个梦可不好。]


[而且我一直都安然无恙地陪在兄弟身边,并没有在天守阁啊。]


骨喰惊愕地抬起眼来,对方那双藤紫色的眼睛里全然是不知晓噩梦的坦然。


————在噩梦中合上眼默念一个人的名字三遍再睁开眼的话,噩梦就会变美梦。


黑发的少年还在笑着。


[不过兄弟梦里也这么关心我,我还是觉得很高兴的喔。]


骨喰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甩开了肩上的那只手。




若不是兄弟的那句话也许就不会发觉了吧。


本丸的温泉很好。每天和兄弟道晚安的时刻都很早。已经很久没有出阵或是做内番。药研与石切丸甚至也来询问过情况。在鲶尾细心安排的一系列的放松疗法之下,骨喰却还是一次次梦见了大阪城的火焰。


简直就像是整个夜空都在燃烧一样,火星跌落炸开满城的烟雾与灰尘。


白发的少年望向天守阁,再次阖眼祈祷后,梦境就又一次在那里戛然而止。


睁开眼时他如愿看到了身边的鲶尾,敞开领口打着呵欠,头发散着落在枕头上。


[早上好兄弟,昨晚还有做噩梦吗?]


[……没有,是个好梦。]


骨喰伸出手去牵那缕黑发,但却没有握住。


——原来这边才是梦啊。




——在噩梦中合上眼默念一个人的名字三遍再睁开眼的话,噩梦就会变成有那个人的美梦。


——要是在美梦之中做同样的事情,就能够回到那个噩梦里去了吧。


白发的少年阖上双眼,然后在心里喊出了那个名字。


……鲶尾藤四郎。




END

29 May 2017
 
评论(22)
 
热度(52)
  1. 赐我欧气吧Ryoka 转载了此文字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