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极鲶骨lv99了吗
瞎bb搞cp的Ryoka
 
 

【鲶骨鲶】鱼与猫肉垫可以兼得吗【短,完】

-动物化日记体骨喰猫和鲶尾鱼治愈向日常,铲屎官/鱼塘主(审神者?!)第一人称视角注意傻白甜爽文(?!)注意,副cp冲田组路过

-没头没尾,私设如山,没有彩蛋,ooc没能避开,bug存在

-其实今天应该搞幼体化或者让他们俩出门带孩子的,但是觉得小动物也很可爱就放飞了,祝大家六一节快乐


【2xxx年x月x日     天气:晴】

大概是近期工作太过繁忙而拉上窗帘的卧室太过好眠的缘故吧,从不午睡的我难得被睡意侵占了脑海。在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糊住脸时,我下意识地握住了那毛茸茸的的肉垫按了一下——随后就被我家的猫甩开了手。

骨喰在难耐的门铃声之中冲我抖了抖尾巴尖,然后就不关己事一般地跑出去了。

好心的邻居帮我拿了个快递,里面是个保鲜箱,而再往里则是条鲶鱼,看起来和我家的骨喰差不多大小,一掀开盖子就摇着尾巴晃了我一脸水。

……诶?

我不记得我有预订过海鲜啊?

试着查了查快递单,上面只有我的名字却没有寄件人的信息。寄回去似乎是没可能了,姑且就当做是命运给我的加餐吧。

花了点力气把鲶鱼连着保鲜箱一起抱到厨房,这小家伙似乎并不知道我怎么计划着对它动手,依然优哉游哉地晃着自己的须子转着圈圈。厨房里我们家骨喰正闲庭信步地踩过柜子顶端,在见到鱼时却跳下来兴奋地蹭了蹭我的腿,一边蹭一边喵喵地急促地叫着。

自从饲养它以来还是第一次被蹭腿,太感人了。

红烧,炖汤,还是酱烤呢?

翻找菜谱时骨喰一直在围着鲶鱼边打转边叫着,一猫一鱼不知道怎么交流的,骨喰还伸了好几次爪子到水面去碰鱼鳍和鱼尾巴。果然骨喰到底还是猫呀,见到鱼就兴奋,天性使然。

……要是它别一边撸鱼一边拿肉垫猛力拍我就更好了。

给鲶鱼清理的时候我又被甩了一身的水。这小家伙表面一层粘膜滑溜溜的几乎按不住,尾巴还格外精神地不停拍打着,看样子是不肯就范。

就算是保鲜箱里送过来的鱼,但它也太精神了。

在我的努力与骨喰的阻拦——粉色肉垫的攻击之下,我总算是成功把鲶鱼按到了砧板上,抡起菜刀就冲着鲶鱼须动手了。

事与愿违。

厨房内一片寂静,我家的小白猫静静地炸着毛,粉色的肉垫……不,雪白的爪子,直接按在我的菜刀柄上。

而落下的菜刀刀刃则恰到好处地避开了鱼和我的手。

鲶鱼挣扎着晃了晃尾巴,我一时间没按住,它扑棱一下就从砧板上蹦回了保鲜箱,开始咕噜噜地转圈,看起来还挺委屈的。而我家刚刚彰显战力的骨喰马上就松开了菜刀柄,跟着跳下去用雪白的爪子……不,粉色的肉垫去顺了顺鲶鱼须,回头冲我哀哀地喵了一声。

等等。

我家的猫……似乎并不是想吃鱼,而是想撸鱼?


……


【2xxx年x月xx日     天气:阴转晴】

今天出门采购时遇到了那天的邻居,对方竟然在溜猫。

表达了对代拿快递的感激之后我顺手买了点玩具给邻居家的两只猫,似乎是叫清光和安定?它俩太黏人啦,毛也很好撸,对比我家几乎不给摸的骨喰简直是爱主典范。两团毛球抱在一起肉垫对肉垫扑闹的样子也很可爱。

和邻居愉快地交流了养小家伙们的心得,对方侃侃而谈,而我这才发觉,我都已经想不起来骨喰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家了。

它来的方式和鲶尾很像。都源于一个莫名其妙不知从哪儿来的快递,快递单上面只有我的名字却没有寄件人的信息,想寄回给原主也无从下手。而骨喰它就蜷缩在箱子里,安安静静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少见的紫色眼睛漂亮得像宝石一样。

和邻居聊起这样的从天而降的奇妙相遇时,对方正在关注不远处玩球的清光和安定。

邻居温柔地回复说,它们都是来自于命运的礼物。

这个想法太浪漫了,我很喜欢。

至于我家鲶尾,我仔细查了资料才发现它似乎更倾向于观赏用鱼类——想着对它红烧炖汤酱烤的我真是太过分了。

今天骨喰在家里陪它,我则负责买了一大堆东西,专用鱼食啊保温鱼缸啊还有装饰用水草。

……啊。

说了那么久,我好像还没解释我家鲶尾这个称呼?

是的,我也开始养鱼啦,还起了个名。

严格来说应该是骨喰负责撸鱼,鲶尾负责逗猫,而我负责养它们两个?

比起之前的冷淡,骨喰好像更不喜欢我碰它了,不是一只猫窝着就是在鱼缸旁边陪着鲶尾不知道喵喵交流些什么,太久没猫撸我要赶紧喂个鱼冷静一下——啊可恶,这家伙又甩我一脸水,可对着骨喰明明是转圈圈吐泡泡的模样。

它们俩之前不会就认识吧,要不就是快成精了。


……


【2xxx年x月x日     天气:雨】

除去我自认为的精通猫语,我觉得自己也完成了鲶鱼学的入门课程。

算算日子鲶尾也来我家有段时间了,为此给它的保温鱼缸翻新升级了一下。小家伙似乎很喜欢,难得拿鲶鱼须友好地碰了碰我喂食的手。

太感动了,不过一会儿还是得洗手。

因为它一直泡在水里的关系,其实我和它互动不如和骨喰亲近——虽然和骨喰也是单方面努力而它跑得远远的那种互动,但是从见面时我想拿鱼做菜的不共戴天之仇到现在鲶尾感觉到我来投喂就会自己跑过来,还是挺开心的。

每次回家时鲶尾总会给个甩尾打招呼,大约也算是对鱼塘主的一种认可。

具体来说的话,鲶鱼行为学的内容大概是甩尾,甩水,晃尾巴,吐泡泡,抖动鱼鳍,张嘴发声(我猜想是这样,但似乎发声部位是胸鳍与鳃?),以及鲶鱼须的接触?总体来说是个听话又活泼的孩子。

不过偶尔也会脾气暴躁一点。

之前邀请了邻居带上猫来我家做客,那家的清光还算自持来客,而平素乖巧的安定进门看到鲶尾就展现了正宗的猫咪捕食姿态,嗷呜一声就要扑进鱼缸抓鱼,为此骨喰差点还和它打了一架——

我们家小白猫那副浑身炸毛尾巴竖起的警惕模样我太熟悉啦。

比如说,我想拿鲶尾做菜时它就是这样的姿态。

还好没有打起来,邻居及时阻拦还顺了顺安定的毛,而那家的清光也以示友好地递给了骨喰他喜欢的球。鲶尾受了点惊吓还不知是生气地甩了一地水,而骨喰则惯例丢了一大把鱼食进去算作安慰。

等等?!

……骨喰你一直都是喂这么多的吗?

这样子的话鲶尾他容易吃撑还会长得太大,让他保持和你一样大就行啦!

从我家猫手里夺下鱼食袋子时我得到了一个久违的肉垫糊脸,而鲶尾则愉快地转起了圈圈,把水面上的颗粒物一粒粒吞进嘴里,然后给了我一个甩水。

这……

一条鱼的鱼生竟然以某只猫作为评判对方好坏的标准,这是不是有点违反自然规律啊。


……


【2xxx年xx月x日     天气:阴】

最近这段时间楼上的清光安定总在大半夜喵喵喵喵地叫。

前几天见面时邻居看了一眼我的黑眼圈,抱歉地感慨说这已经比预想得晚了,毕竟它俩按人类年龄换算都十九岁了,正是晚来了些又躁动不安的青春期。

结束这样的谈话之后忍不住就想了想,骨喰好像也有十个月大了吧,要是个人类男孩子估计就是就国中过渡到高校的年纪,成长期的年轻人。

鲶尾……等等鲶鱼的年龄是怎么算的?

我不管,总之把它也默认做是十五六的年纪好了。

回家时鲶尾惯例从鱼缸里探出头来给了我一个漂亮的甩尾算作打招呼,然后就探头冲着外边——鱼缸旁的骨喰看起来不太妙。白色的猫咪几乎是缩成一团半瘫软在鱼缸旁,平时圆圆的眼睛这会儿几乎全眯了起来,张着嘴露着牙,在我试探着去摸头时展现给我的也是粉色的肉垫而不是雪白的爪子。

旁边地板上新拆的鱼食洒落了一地,在一片红色的颗粒物中瘫着包被撕开的密封袋和零零散散掉落的几片叶子。

……它从哪里翻出来的猫薄荷?!

身为家中地位最低的铲屎官与鱼塘主,我向两位主子诚心发誓,这猫薄荷是我买来驱虫的。

……想着什么时候顺便给骨喰试试。

努力回想了一下,发觉这好像是那天和鱼食一起买的,都是给家里的小动物用,我大概顺手就把两个东西一起丢进柜子里了。

骨喰一向没有乱翻东西的习惯,最多就在家里到处逛逛,然后就是安静地趴在鱼缸边或是和鲶尾玩肉垫戳鲶鱼须的游戏。

没想到它不慎中了招。

在我专心按着猫咪肉垫无法自拔时,鲶尾猛力糊了我一脸水,还叫了几声。

嗨嗨,别闹了,骨喰没事啦。

……搞什么啊你还来?!

这是什么奇怪的时节吗,鲶尾的情绪似乎也很多变,明明刚回家时还很欢迎我的,现在却一个劲儿地往我脸上糊水。

糟,它该不会也和楼上的猫一样,也在发情期吧。

后来几天邻居家的清光安定半夜没那么闹腾了,我安安心心睡了几天好觉。不过见面时却换对方顶着黑眼圈问我说,两只小公猫发情期有点这样那样的举动是不是有点怪怪的,顺其自然是不是比较好。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我们家不是两只猫,而是一猫一鱼啊。


【2xxx年xx月xx日     天气:晴】

天气好像变冷了不少,给鲶尾的鱼缸稍微又上调了一点水温。之前的鱼食和观赏用水草它似乎不那么喜欢了,每次总想着捣乱,也要再补充一些新品牌,不然就只能让骨喰喂啦——骨喰一个劲地喂,它会变成小肥鱼的。

给骨喰准备的织物它倒是挺喜欢的样子,紫色和白色很衬它的眼睛。美中不足大概是它经常玩着玩着就把线头给扯开了然后把自己绕进去,要不就是把织物扔进鱼缸里,然后换鲶尾被线头缠住鱼须,开始胡乱晃尾巴。

送鲶尾和骨喰来的两个快递箱我都依然好好地收在房间里,未知寄件人的两张快递单也被我压平放在了抽屉的里层。虽然不清楚鲶尾骨喰到底是什么来历,但我想它们一定如邻居所说,是从天而降的来自于命运的礼物。

当然,要是鲶尾不那么喜欢甩我一脸水,骨喰能多露露肉垫给我捏就更好了。

总而言之,这本日记的记录内容大概就是鲶尾,骨喰,以及它们辛勤工作可亲可敬的主子……在家里地位低下的铲屎官鱼塘主的故事。

希望这个故事永不结束。


END


01 Jun 2017
 
评论(21)
 
热度(99)
© Ryoka | Powered by LOFTER